<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隐婚:娇妻难养 > 第241章 新帐旧帐一起算!
    司徒瑶在那晚喝醉后,又连续在龙芊芊家里呆了三天,连房门都没有出,每天吃、睡,打游戏,让龙芊芊每天一放学就得往家里赶,就怕她的小姑姑万一想不开往墙上一挂或直接给手腕开一刀。

    但其实,她真的想多了,她的小姑姑好得很,每天都把做饭阿姨买过来的水果点心消灭得干干净净,如此三天后,她便不管她了。

    周一的时候,司徒瑶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接到同事的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去上班,她这才想起来,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竟然就这么过去了。

    而某些负心汉依然没有出现,司徒瑶决定,今天再请一天假,然后好好睡一觉,晚上出去找个男人来滋润一下自己枯萎的身体。

    这么想着,她在挂了同事电话后,直接关机然后蒙头继续睡。

    —

    中午时分,姜恬与黄局长终于将上次那个项目的事情谈妥当了,自然是要请他们一行人一起出去吃饭的。

    饭局设在g城有名的私家菜馆,一行人抵达时,菜馆经理带着两个人在门口等着。

    这家菜馆一向只招待特定客户,姜恬今天能预订一个包厢,靠的还是龙家的关系。

    若是今天前来这里用餐的是云锦溪,菜馆经理亲自前来迎接情有可缘,但是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而一同前来的黄局还未必有这个面子,那_

    这两年来,云锦集团将总部搬迁至g城后,姜恬会时不时陪着云锦溪与一些重要合伙人或供应商到这边用餐,菜馆经理对她也算是熟识的.

    看到她们一行人过来时,有礼道:“姜小姐,您预订的包厢已经准备好了.我让人带你们上去.”

    他这样一说,姜恬便知道他等的另有其人了,点头谢过后,他们走进大堂往二楼而去时,在菜馆经理的带领之下,大门外进来一群人,脚步声刷刷而来,让姜恬他们一行人在步上楼梯时忍不住回头。

    这一看,姜恬懵住了,他怎么还在g城?

    龙震恒正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直直往他们这边而来。

    这下子躲也没处躲了,也别想着,或许他没有看到她的可能了。

    不仅是姜恬,连黄局也震惊到了,但他很快地反应过来,脸上堆着笑,有些慌乱地步下已经踏上来的两层台阶,朝龙震恒一行人向前两步_

    “龙先生,这么您也到这边用餐?”

    “是挺巧。”龙震恒客气地点了点头,眼神却一直放在没有说话的姜恬身上。

    “嗯,这几位都是我们局里的同事。”黄局见龙震恒的目光一直放在姜恬身上,心里不由得一抽。

    这种饭局对于他们来说很平常,但是前几天这位刚刚上任的封疆大吏才到他们那里去视察了一轮,指出他们的很多项工作上的不足,现在见到他,他还是紧张不已。

    龙震恒没有理会黄局指的那几位,而是朝一直低着眼的姜恬开口:“姜小姐,又见面了。”

    被点到名的姜恬不得不硬着头皮抬眼,与他那双深沉得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双眼对上,客气有礼地回应该:“龙先生,你好。”

    招呼过后,黄局笑着退开两步,“龙先生先请吧。”

    龙震恒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带着人上楼。

    —

    二楼包厢。

    “姜特助,没想到你认识龙先生。”黄局笑问道。

    姜恬手里握着茶杯,轻抿了一口才回道:“云总结婚的时候在龙家见过。”

    龙震恒是g城龙氏家族的人,场面上稍有点职位的人都知道。

    而龙家刚刚办的一场喜事虽然没有对外公开,但该知道的还是有人知道的。

    姜恬这么一说,黄局他们更没有再深问下去。

    倒是与姜恬一同参加饭局的开发部某经理有些好奇地问黄局,“刚才那位龙先生是什么大来头?”

    黄局闻言,笑了笑,“徐经理,这位可是刚刚上任的封疆大吏。”

    闻言,不仅是徐经理一脸肃然,连姜恬握着茶杯的手都紧了又紧,随即又有些释然了。

    龙震恒是个顾全大局、雷厉风行的实干型为政者,加上他们家的人脉及背景,步步高升是必然的事情。

    而她,最多也就是现在这样,一辈子能做的就是这样。

    她永远也跟不上他的脚步,他们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不过,她很满足自己现在这样的生活。

    那就这样吧!

    席间,几个男人吃吃喝喝聊得很开,倒是姜恬一直心不在焉的。

    饭局结束后,他们一行人出来,正好看到龙震恒他们的车子率先离开了。

    不用再碰上,也好,她想。

    姜恬与徐经理都喝了酒,她想着下午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便想着去看看司徒瑶,于是请徐经理先回公司。

    她也喝了几杯酒,自是不能开车了,便站在路边等计程车。

    这个时间段并不是上下班高峰阶段,照理说应该不会没车才对,可她等了五分钟,硬是一辆车也没有。

    下午三点,天气放晴,阳光明媚,气温也随之升高了很多。

    大概是喝了酒,站在阳光下的姜恬觉得有些热,便将身上的长外套脱了下来,挂在手臂上,然后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点车,结果也是绝了,竟然没人接单,她退出来,决定再等两分钟。

    南方的初冬,不下雨的话,白天的气温高达20多度。

    姜恬脱掉外套后,上身是雪白笔挺的衬衫,下摆紧紧地扎在黑色的职业套裙里,白色衬衫外套了一件与裙子同色系的小马甲,剪裁合身的职业套装明明很生硬死板,可穿在她身上却变成了恰到好处。

    黑白简色衬托着曼妙的身姿,在阳光照耀下另有一番风情。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车子里。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开车。”龙震恒看着后视镜好一会儿才对小杜的道。

    小杜很快下车离开。

    -

    姜恬又等了两分钟,没等到车,便决定到对面的地铁站坐车过去。

    好久没有一个人慢慢地行走在路上了,这种感觉还是挺享受的。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落到身上,让人觉得似乎所有的烦恼都可以消失不见般。

    她正走着,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姜恬?姜恬?”

    姜恬停下脚步,疑惑地回头,却意外地看见一个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

    “周世纬?”

    “真的是你!”男人从车上下来,微笑着与她招呼:“好久不见啊。”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

    自从毕业之后,姜恬跟班上的同学就没有过联系了,更别提周世伟还不是他们班上的,着便走人。

    很快地,姜恬便煮了一碗简单的鸡丝面,司徒小姐却吃得像是非洲难民一样。

    “瑶瑶,你今天不是收假上班了吗?”

    这会,姜恬才有空当问她。

    “不想去就不去。”司徒瑶一边吃面一边回答,声音含含糊糊的。

    “你这工作倒是轻松啊。”

    “怎么?想来?回头我问问我哥能不能把你也塞进来,我们好做伴,比你那个工作强多了,钱多事少离家近。”

    姜恬笑,只当她开玩笑。

    “对了,你的飞扬哥哥前天下午就回来了……”

    “别跟我提她,跟你没完。”司徒瑶扬起两根筷子警告道。

    姜恬:“……”

    —

    司徒瑶面条吃到一半的时候,龙芊芊放学回来一进门就闻到了久违的面条香,扑着过来跟司徒瑶要抢着吃。

    姜恬对这两个孩子的行为已经无话可说,去厨房给龙芊芊再下一碗,但是龙芊芊就喜欢跟司徒瑶抢,那是一种乐趣。

    “滚开了。”司徒瑶死死地抱着碗,连一口汤也舍不得分给小侄女。

    “滚什么滚?你才该滚回家结婚了。”龙芊芊双手扳着她的手腕。

    “老子这辈子只玩男人不结婚,滚。”

    “去,太奶奶今天刚给你看了结婚日子,就两个月后,你自己看着办吧。”龙芊芊很认真道。

    “龙芊芊,说人话。”

    司徒瑶的脸慢慢地也严肃起来。

    好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人话就是上个礼拜小姑丈去了家里,跟家里的长辈们商量了你们的婚期。”

    “芊芊,我可以相信你一次吗?”

    “刚才我妈咪打电话告诉我的,不信你自己打电话回家问呗。”龙芊芊信誓旦旦道。

    她的信用值有这么低吗?

    想想真气人!

    这会,司徒瑶也顾不上护着面条了,推开椅子起来就去找电话。

    两分钟后,司徒瑶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兴冲冲地往外跑。

    “哎,你去哪呀?”龙芊芊看着弯腰穿鞋子的司徒瑶喊道。

    “去杀了姓云的。”司徒瑶咬牙切齿道,甩门而去。

    —

    姜恬端着煮好的面条出来,不见司徒瑶。

    “瑶瑶呢?”

    “去会情郎了。”

    龙芊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坐不住了。”

    “我觉得是我小姑丈有麻烦了。”龙芊芊笑得一脸得意,“我还以为她能作多久呢?明明就喜欢人家喜欢死了。还矫情地等人家来哄她。当初不是夸自己多有勇有谋才把飞扬哥哥拿下的嘛,有本事再把人家拿下一次啊,偏要作死作活的。好了,现在终于找到借口主动找人家了。不过嘛,矫情是女孩子的权利。”

    姜恬:“……”

    有她这么说自己小姑姑的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嘴巴都一样坏。

    龙芊芊说罢,又有些神秘兮兮地道:“恬恬,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我舅舅的车子在外面。”

    姜恬:“……”

    不可能的吧?

    —

    我艹,我艹,我艹。

    这都是什么事啊?

    司徒瑶一想到刚才电话里她问奶奶结婚到底是什么意思时,奶奶一副云淡风清地说着_

    “不就是你跟飞扬的婚礼嘛?唉,前几天飞扬过来,我们都商量好了,你就安份一点等着做新娘就行了。”

    好歹她也是重要的当事人好吗?办婚礼这么重大的事情竟然都没有人想要通知她一声,是不是太不尊重她这个当事人了?

    她在家里的位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有可无了?

    还有,云飞扬这个混蛋什么意思?

    回来理都不理她就直接上门跟她家人说要办婚礼?

    办个狗屁婚礼?

    谁要跟他结婚呢?

    谁稀罕呢?嫁给阿猫阿狗都不嫁给他。

    她都打算今晚要出去找个男人滋润一下了,结果?

    气死她了!真的是气死她了!

    气得她眼眶都疼了!

    车子以急速狂飙的速度直接往云锦集团而去。

    —

    司徒瑶到达云锦集团总部时被前台小姐给拦了下来,谁让她自从公司总部搬过这边来后就没有过来呢?

    已经气炸的司徒瑶直接将手里的包包甩到前台办公桌,“马上让云飞扬给我滚下来。”

    前台小姐被司徒瑶这嚣张得不行的态度吓到了。

    “还不快点!”司徒瑶气得脸蛋发红。

    安保人员正要过来时,龙翼从专用电梯里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谁惹我们瑶瑶生气了?”

    安保人员看到龙翼认识司徒瑶,便止住了脚步,前台小姐提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

    “云飞扬在哪里?”

    “来来来,龙哥哥带你上去,瞧你气的。”

    很想看戏的龙翼将司徒瑶给拉进了专用电梯。

    不过,在电梯里不管他怎么问话,司徒瑶一点也不愿意多说。

    出了电梯,在龙翼的指引下,她直接往他的办公室而去,连敲门都省了,直接踢开,然后又顺脚踢上。

    “瑶瑶妹妹什么时候成小太妹了?啧啧……”龙翼摸着下巴感叹。

    龙杍走到他身后低声道:“少爷,欢欢小姐的老师刚才打来电话,说要请您过去谈谈,时间快到了。”

    闻言,龙翼挑了挑眉,“欢欢怎么了?”

    龙杍清了清喉咙,委婉道:“好像是欺负小朋友了。”

    ------题外话------

    ╮(╯▽╰)╭,那啥,你们都不理我,我看看哪一对的呼声高我就写哪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