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600章 奇异的感觉
    既然都成了自己人,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和周纯文讨论资产如何折现的这些细节性问题都交给了范大少,刘浪现在要做的是,出南昌,去赣南。

    至于说怎么和那边接上头,刘浪相信,周大老板会有办法的。

    虽然已经是一条藤上拴着的蚂蚱了,可当听说刘浪要去那边找人,周纯文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看范子冉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周纯文再度在心里把刘浪在华商集团的地位调高,至少,这是一个不逊于范子冉地位的家伙,甚至,有可能是范旭东那一个级数的人。

    以周纯文的老奸巨猾,那会看不到美丽尊贵的劳拉小姐,对胖子经理的态度可要比范大少和蔼的多呢?甚至不光是和蔼,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儿。

    就是那种意味儿有些太过天方夜谭了,周纯文一时间还不会往那方面去联系。

    “这个人,目前应该在那里,不知道周老板听过这个名字没有。”刘浪写下一个名字,放在周纯文面前。

    “这个,请刘经理稍等,那边的业务一向是我的一名属下在打理,我让他来看看。不过,我们得换个地方。”周纯文抹抹头上的汗,说道。

    让范子冉和小洋妞儿在周家继续等候,刘浪和周纯文由后门悄悄出门,在南昌城里转了十几条胡同,才到一个门户紧闭的小宅院。

    “笃笃。。。。。”周大老板很有节奏的在黑色木门上连敲了几声。

    未几。

    “来了。”门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刘浪似笑非笑的看了周纯文一眼,这位倒真是个细腻心思,把和属下的接头地点放到外室这儿,就是有人跟踪抓个正着,也可以用偷偷摸摸来见外室来打掩护。

    “咳咳,刘经理别误会,这是我那个心腹下属的女儿。。。。。。”周纯文一看刘浪那个表情,那还不知道刘浪转的是什么心思?忙解释道。

    门打开了,探出头的是一个扎着一条麻花大辫子浓眉大眼显得英气十足的大姑娘,一见周纯文,脸上的笑不由荡漾开来,一边把门悄悄打开,一边说道:“周伯,一听敲门声,就知道是你来了。”

    等目光转到一边的刘浪身上,大姑娘微微一怔,自从她来到这座小宅院,周纯文可是第一次带外人来。

    “这位客人是?”

    “英秧子,你爷呢?”周纯文却是没解释,抬手将刘浪迎入小院。

    “爷在呢!”大姑娘忙关好门,一边回答一边好奇的在刘浪身上上下打量着。

    “怎么?我脸上有花?”刘浪走进院子,一脸好笑的对充满着好奇的大姑娘说道。

    “你,是坏人?”刘浪口无遮拦的语气让大姑娘顿时柳眉倒竖,眼神中也充满了警惕。

    刘浪。。。。。。这感觉,咋有点儿熟悉呢?

    “英秧子,怎么说话呢?这是周伯的朋友。”方才对大姑娘很和蔼的周纯文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

    乍被平时待自己如子侄的周纯文猛一训斥,大姑娘显然有些不适应,一时间有些呆了。

    “周老板,不怪她不怪她,是我有些太过口无遮拦了。”刘浪忙替大姑娘解围。

    浓眉大眼英气勃勃的这个江西妹子给刘浪的第一印象很好,虽然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刘浪对大姑娘的感觉,怎么说呢?他现在熟悉的几个女性,无论是纪雁雪,还是柳大记者或是小洋妞儿,在第一次和他相见的时候,可没一个人给他留下如此奇异的印象。

    这倒是颇为奇怪的一件事儿。

    “谁要你假惺惺。”大姑娘却是不领刘浪的情,一甩头自顾自地走了。

    一条粗长的大辫子差点儿没把刘浪给扫着。

    “刘经理,是这样的。。。。。”周纯文忙给刘浪解释起来。

    原来,虽然从那边拿钨砂的价格甚至比周纯文自己矿里出产的成本还要低上五成,但毕竟和那边打交道的事儿是掉脑袋的事儿,没有可值得信任的人,周纯文可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而这座小宅子里住着的这对父女,就算是周纯文最信任的人了,亦是周纯文和那边的联系人。

    之所以周纯文敢如此信任这对父女,完全源于在刘浪看来一个很老套的故事,但在这个时代,故事虽老套,但绝对实用。

    数年之前,男的本是赣南山间的猎户,一家虽然生活清苦但也三口之家和和美美过得还算不错,可天有不测风云,刚才那个麻花辫大姑娘的娘因为患了一场急病,人最终还是没了,但不仅把家里的积蓄都给花没了还连带着欠下了不少的利子钱。也就是高利贷的钱。放贷在这个时代的江西,早已是司空见惯。

    光靠打猎能还清高达上百银洋的高利贷吗?显然是不可能的,放贷的地主就带人抢了彼时年龄不过十二三的麻花辫大姑娘抵债,身为猎户的男的那里会依?拎着一把猎弓和猎刀在半路上就把地主和五六名随从给杀得干干净净,但自己也挨了一枪,带着麻花辫大姑娘逃跑的路上遇到了下乡找矿的周纯文,被周纯文给救下,并给了银钱给就近安置到了兴国县,父女两自此也对周纯文死心塌地。

    直到数年前红色政权占领了赣南并发现了钨矿,周纯文这才想到了父女俩,好不容易联系上后,这父女俩就主动揽下了这个全家掉脑袋的差事。这两三年来从未出过任何差错。

    就算周纯文来这里也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走,所以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这也是周纯文给自己留的一条路,哪怕就是这对父女被抓了,也不会牵扯到周纯文身上来,顶多出钱打点打点罢了。

    果然这帮家伙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刘浪也不由为周纯文的投资眼光竖拇指了,路上救个人都能救一条财路出来。

    在这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时代,这救命之恩当然没得说,绝对杠杠的值得信任。

    两人正说话间,一个壮汉走了过来,五月的江西已经有些热了,壮汉就穿着个马褂,露着前胸的健硕的腱子肉显得极为孔武有力,一双大手跟个蒲扇似的,见到周纯文先是认真的抱拳躬身施礼:“老爷来了,老郎刚才在练刀,听英子说了才知道您来了,来迟了。”然后又冲刘浪抱抱拳:“贵客莫怪。”

    刘浪。。。。。这还真是人如其名啊!以刘浪的眼光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四十许中年人一身的功夫还真的比一头狼厉害的多,也怪不得那个乡间地主带着五六个人五六杆枪还被他一弓一刀全部放翻,叫老狼,还真没辱没了他。

    “早就跟你说了咱们是一家人,你还客气。”周纯文嗔怪了一句,拉着刘浪介绍道:“来,老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经理,你老爷我未来的顶头上司。”

    一听这个介绍,老郎看向刘浪的眼光顿时凶狠起来,嘴里说道:“老爷,你是被谁威胁了?”

    周老板是独门产业,那里来的顶头上司,除非是生意被人吞了,否则焉能如此?哪怕是地下的,也算是在商业上混了几年的老郎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事实上他也没想错,周氏的产业全部折现入了华商集团,也算是被“吞”了,只不过是周纯文高高兴兴被吞的,就像后世的融资收购一样。

    其实,这也算是刘浪的c轮融资了。现在刘浪手里还有百分之九的股份待售,等到d轮融资的时候,这百分之九的股份将会是个天价。

    那时候,不管是小洋妞儿还是周大老板,都会为进入得早而感到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