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水浒之权臣 > 012 智深师侄,我来了
    即便庙会已经过去多日,状元红的热度依旧未曾衰减,不少人特意绕大半个汴梁城,就是为了去金水桥的岳家店买上一枝状元红来尝尝鲜,唯一可惜的是,岳家店立了规矩,每人限购一根,每日只售卖五百枝。

    五百枝看上去不少,可是每日一开门连一个时辰都用不了就卖完了。

    除了山楂口味的,岳家店还特意推出了橘子的,同样受欢迎。

    这件新出现的事物一致获得了汴京城百姓的好评,不少人感叹,“不愧是状元公,这脑子怎么长得,随便一点东西,都能变得如此美味,只可恨这贼老天不顺人意!”

    骂老天爷不顺人意的不止一个人,汴京城内的百姓没少骂的。

    庙会当晚,高衙内的三处别院就走了水,除了被带回府中的师师姑娘之外,其她三位貌美如花的娘子在当天夜里全部不知所踪。

    “不知是哪方强人所为,当真可恶至极!”

    不少人全部当做是强人所为,纷纷谴责,甚至开封府派出了经验丰富的捕快衙内,却依旧没有收获,听说这件事情甚至传入了宫内,当今官家都发了话,要开封府尹好好整顿下这城内的治安。

    除了汴京百姓替高进鸣不平之外,最烦闷的当属秦桧,那日状元公可是说过,只要自己高中,就做主将潘金莲婚配给自己。

    现在好了,金莲没了,巧云也不见了,就连阎惜娇母女也不知所踪,这两日当真是饭也吃不下,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这两日,他没少跟着高进在太尉府门前,当街大骂那伙强人。

    当然,秦桧心中对于高进也有些不满,你说你金屋藏娇就好好藏着,非要拿出来显摆,真当有个太尉老子就什么人都不敢惹你了?

    在大街上跟平民老百姓显摆一下也就算了,还非要去樊楼跟前瞎晃荡,好了吧,老子的金莲姐也搭进去了!

    “狗日的!”

    秦桧学着高进的模样卷起一个纸筒喇叭,在太尉府前大声骂着那伙不知名的强人。

    太尉府前这两日可是热闹无比,状元郎带着下人在府门前,当街大骂的事情千载难逢,好热闹的汴京人是决计不会放过这种热闹的。

    甚至有那家境富裕之人也取来纸张卷成喇叭状,学着高进的模样帮着一起骂。

    “诅咒那采花贼不得好死!”

    “彼娘之!”

    “太阳!”

    “太阳!”

    “太阳!”

    “……”

    太阳是什么鬼?

    不管了,骂着有气势!

    一时间,太尉府门前的骂声统一了起来。

    一声又一声的太阳不绝于耳。

    三天的骂战,终究还是让御史台的人动了起来,一封封弹劾高进的折子如同雪花一般飘进了内阁,压了三天,蔡京借口压不住了,全部进呈。

    官家在庙会的第二天就害了病,听说宫里的御医轮班倒,当今的病况依旧不曾好转,这个时候按理说作为臣子的是不该拿高进这种事情去烦官家,可是几位大人仿佛没了往日的恭谨,童贯,杨戬等人尾随在蔡京身后,一同面见当今,要求尽快处理高进的事件。

    就在蔡京等人离开后,官家又召见了高俅,不知说了何事,只知太尉离开时,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然后没多久,梁师成携了圣旨前往太尉府宣召。

    圣旨的内容,在这个时代基本没什么保密性,很快就传开了。

    高进这个新晋状元郎耽搁了半年之久的差事终究是下来了,只是听在汴京百姓耳中却透着一股子怪异。

    高进知琼州,这是其一。

    虽说之前由于在樊楼之上骂了蔡京等人,之前也有消息说高进会去极南之地任知州,但是一直悬而未决,毕竟高太尉的面子也要考虑,大家也不相信会让一个堂堂的状元公去天涯海角做一个知州。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当大家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偏偏这道旨意就下来了。

    可是接下来两条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琼州并入广南东路,高进监广南东路军事。

    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命在当今官家这里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了,大家也并不奇怪,堂堂状元公知琼州本身就够可怜了,和一帮南蛮子打交道,监广南东路的军事,也是一种保险吧,或许这是对高太尉的一种安慰?

    每年十颗滚盘珠,赋税全免,兵壮自筹自理就过分了啊,那地方生活下去都困难,朝廷还不拨饷银,这是哪们的道理?

    酒牌?

    这东西有什么用,从那鬼地方售酒来汴京?为什么不是盐引?

    就在大家为高进鸣不平的时候,另外两条任命也分别传达到了另外的两个人手中。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即日起亲赴广南东路,任广南东路使,掌一路军事,杨志任副使。

    两人随高进一路上任。

    这个倒是还有那么一点官家的作风,这应该是官家看在太尉的面子上,给状元郎找的两个护身符。

    只是这又有何用,广南那地方距离这汴京城实在太远了,不知状元郎这一生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回来。

    在太尉府门前每日喝骂采花贼已经成了汴京百姓的一种习惯,今日早早就赶来,却发现院门大闭。

    莫不是状元郎伤心了?

    这可不成,必须让状元郎看到汴京百姓对他的支持,没说的,纸张已经准备好,掏出来卷成喇叭状,整齐划一的喊了起来。

    为了让状元郎听得清楚,大家今日喊得格外卖力,一时间,整个汴京上空都回荡着两个字。

    “太阳!”

    “太阳!”

    “太阳!”

    “……”

    一直喊到了日照当空,肚子咕咕叫了,才有太尉府的门房出来告知,状元公已经离开了。

    走了?

    人们懵逼了,合着这一上午白喊了,而这个时候开封府的衙役也赶了过来,开始驱赶众人。

    高进离开了,不过却还未出城,而是来到了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最近从五台山来了一个大和尚,生的好生凶猛,听街上的泼皮说过,前两日,这大和尚竟然将一棵大柳树生生拔了出来。

    林冲不知高进,来此地是为何意。

    “智深师侄,我来了!”

    还没踏进菜园子,高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