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棍碎天 > 第六百六十一章:岩温兄,你是君子吗?
    常风将岩温遇险的消息告诉项华阳之后,项华阳也是大惊,知道岩温对楚国利益的重要程度,立刻表示一同前去,至于借到楚国的事情,项华阳自然可以轻松摆平。

    当彩蝶之翼横穿虚空之时,常风和项华阳两人也没有停下,按照先前商议的对策,各自传出数道传信玉简调集手中掌控的力量参与到营救之中。

    待所有安排做完,转头望了望虚空,看着犹如一道七彩之虹划破虚空的彩蝶之翼,常风心中也是一句感慨:“这彩蝶之翼,当真不错。”

    做为飞行法宝,彩蝶之翼是除了飘渺仙境破空飞舟之外常风见到最为快速的法宝,从这件法宝也是看出,南蛮六部之中也是有着不错的炼器大师。

    想到这里,常风不禁转头望了望身边的站立的苦海,心中思索着怎么也要找寻找个机会让这位六阶炼器大师炼制一两件飞行法宝供自己使用。

    但就在此时苦海的传音之言却是传入了他的耳中:“主人,此番营救那岩温要做好两点,一,绝对不能暴漏你和阳王的身份;二,要想好退路,毕竟,救下那岩温是一回事,能够从天蛇部之中平安返回元蚕部是另外一回事。”

    简单的一句话语,却是令常风脑海一震,先前只是忙着部署救援岩温的事情,苦海提到的两点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或者至少暂时没有想到,心中不禁连声暗道:“幸亏带着他了,到底是老江湖啊!”

    苦海的提醒可谓是极为重要。

    自己的身份自不用多说,除了有限的几人之物,无人知晓他的身份,一旦暴漏,飘香酒馆必然趁虚而入,倒杨联盟在楚国南蛮的势力必然会遭到血洗,甚至还会波及的更广。

    就是项华阳,也不能公开显露身影,毕竟,楚王项溪先前已然明确宣布了保持中立的态度,若是让杨玉龙抓住把柄,山海国就会出面施压。

    只要他们不暴漏身份,就算杨玉龙猜到了楚王庭之人的援手,也是无可奈何,毕竟猜到是一回事,抓到当面对质却是另一回事。

    至于退路,有着营救岩温这个目标,常风还真的没有做一个好的谋划,所想的只是带着拥有的势力赶到将其救下即可,现在发现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逃跑路线、如何抵御路途之上的阻击、在天蛇部制造什么样的混乱……其中还有着大把的文章可做。

    略微一思索,常风转而对着身边的项华阳和玉孔雀说道:“项兄、孔雀,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有两件事情我们必须提前布置一下。”

    ……

    天蛇部北部,一处名灵蛇暗渊的地方。

    元蚕王岩温嘴角占着血迹,眉心一道元蚕纹身若隐若现,犹如心跳一般,但却是色彩暗淡,裸露在外的两条臂膀之上被两条极为细长的黑色小蛇缠绕着,但却是只见蛇身蛇尾,不见蛇头,而在他的脖颈之处则是一道淡淡的红色圆圈,不知是何物形成。

    他的处境显然极为不妙,周身法力波动的极为混乱,两条手臂之上的黑色小蛇无法驱除,脖颈之处的红色圆圈散发着红芒似乎时刻会收紧一般,岩温似乎随时都会被制服或者灭杀一般。

    在他的两侧,则是元蚕部的两名渡劫修士,每个人的情况也是好不到哪里,其中一个胸膛一片焦糊,破开了一个大洞,另外一个则只剩一个凝实的虚影,显然肉身被灭,只剩元神元婴存在。

    而在元蚕王岩温的周围则是一地的死尸,有身着元蚕部战甲的护卫,还有天蜈部的兵将,中间只是夹杂着一些天蛇部修士的尸体,显然之前交战的双方主要是元蚕和天蜈两部的修士。

    在岩温对面,则是两部人马,其中一方是天蜈部,他们的情况也是颇为悲惨,两名满身伤痕的渡劫修士护卫着已然昏死的天蜈王龙高湖,身边只剩五名重伤的天蜈部护卫。

    至于另外一方人马,则是显得兵强马壮。

    天蛇王杨玉龙居中,身边环绕着四名渡劫修士,周围三十多名护卫列阵排开,而在诸多护卫中间则是颜色各异的灵蛇,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在这些人马周围,无数的山体被夷为平地,地面之上随处可见炸裂的深坑,诸多合抱巨木横七竖八的歪倒着,连同一些修士的身躯,灵虫的尸体燃烧着散发着浓浓的黑烟……可谓是山崩地裂,一片狼藉。

    毫无疑问,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而参与恶战的自然是在场的三方人马,如今的场景只是最后决战之前短暂的平静。

    对于眼前的一幕,杨玉龙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最终,天蜈部的一位渡劫修士打破了平静:“杨玉龙,我天蜈部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一切可以做的了,就连本部王上都是被岩温打伤,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哈哈……不错、不错,此番困住岩温,你天蜈部可是功不可没,这一点本王是认可的。”杨玉龙一声大笑,笑声之中带着一种帝王威严。

    “杨玉龙,兑现你的承诺。”另外一起天蜈部渡劫修士满脸怒气,但也只停留在言语之上。

    这一次,杨玉龙没有多说什么,手掌一抬,一朵洁白如玉的灵菇飞向了天蛇部众人。

    眼见如此,那名渡劫修士凌空一抓将那朵洁白如玉的灵菇摄在手中收了起来,等了一会儿但见杨玉龙没有任何动作,大怒的喝问道:“杨玉龙,你承诺的而是冰火灵菇,为何只给我们冰灵菇?”

    “冰火灵菇都给了你们,龙高湖还会听本王的?”杨玉龙则是一声冷笑。

    “杨玉龙,老夫和你拼了。”杨玉龙话音未落,其中一名天蜈渡劫老怪就要爆发,但却是被另外一名摁住,随后对着杨玉龙说道:

    “杨玉龙,我们已然对元蚕部族之人动手,也就绝了双方合作的可能,日后只能跟随你天蛇部全力出击,现在你已然胜券在握,为何还要难为我等?”

    “本王信不过任何人,本王只相信自己。”探出一只手掌,杨玉龙在虚空之中狠狠的一攥,可谓是霸气十足。

    显然天蜈和天蛇两部双方有着约定,但杨玉龙并没有遵守,而且这位天蛇王也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

    在天蜈部那位修士怒视的目光之中,杨玉龙随后说道:“放心,只要你们天蛇部全力助本王扫平元蚕部,待本王称霸九部之后定然会亲自向贵部之王道歉,所得利益也会优先照顾贵部,但是现在你们只能服从。”

    “啊……杨玉龙,你个小人,你个小人。”那名要拼命的天蛇修士大怒着咒骂起来。

    “哈哈……小人,我就是小人又如何?”杨玉龙一声大笑之后,不在多言,冷冰冰的说出了最后的决定: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若是不知好歹,本王不介意给你们天蜈部换一个王,想来那高高在上的王位,你们天蜈部定然有着大把的人想坐上去。”

    “啊……噗……”那位天蜈部的渡劫老怪暴怒不已,愤怒之下喷出了一口精血,而另外一位渡劫老祖则是卷起昏死过去的天蜈王龙高湖和一众受伤的护卫,拉着那暴怒的老者急速离去。

    “哈哈……君子?跟本王说这些狗屁道理,哼,试问修仙界之中有几个君子?君子能够执掌天下?”

    斜着眼扫了一下逃离的天蜈部修士,杨玉龙将目光望向了岩温,满脸笑意的说道:“岩温兄,你是君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