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怜悯不是爱情
    跟姜轩现在是彻底闹翻了,就算秦昊和任晗之间没什么,他俩也不可能再履行婚约,任晗的母亲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所谓木已成舟,就算她阻止任晗和秦昊在一起又有什么用?姜家那边算是已经得罪死了。

    “晗晗,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我是支持你还是不支持都已经没什么好纠结的,不过,你父亲那里恐怕是很难交代,马上就要过年了,到时候带秦昊来家里见见你父亲吧,至于结果,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送走了任晗的母亲,整个病房再度只剩下秦昊他们三个人,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都没人打算率先开口,气氛一时间就沉寂尴尬了下来。

    蔡伊研私下里压根就是个话痨,忍受不了这种压抑沉默的气氛,要不是因为今天她确实不是主角儿,她早就开口讲话了、可等了老半天,她还是没等到俩人开口,实在忍不住了,张口打破宁静的气氛,笑道:“秦昊,你今天老帅气了,要不是有你在,我和晗姐还真不一定能撑得住场面。正好,为了纪念你和晗姐在一起的日子,今天我请客,想吃啥尽管说,我让人送来。算了,要不还是我自己去买吧。”

    说着,她又道:“你可要好好对晗姐哦,晗姐对你那可是痴心一片,以前多干练的一个人,现在三句话不离你,简直就是一颗心都扑在了你身上,就连生病的时候还不忘你交代的事儿,为媛媛制定出道策划……”

    见蔡伊研嘴巴像是没把门一样什么都往外说,任晗也急了,连忙嗔怪的阻止说道:“伊伊,说什么呢,还不去弄正事儿……”

    蔡伊研嘿嘿笑道:“我懂,我懂,我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不做电灯泡,我去隔壁玩会儿游戏,你们聊,你们聊……”

    说完,一蹦一跳的出了病房,至于吃喝之类的生活琐事,自然是交给助理去办了,好歹也是大明星,突兀的出现在大街上,就算装扮的严严实实,假若被人侥幸认了出来,想走估计都走不掉了。

    只是,她似乎并不是真的那么开心,出了病房,她就微微叹了口气,满脸的笑容也随之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忧虑。在她看来,秦昊和姜轩别无二样,并非良配,真要说不同,只能说秦昊更坦白,更有担当一些。

    这或许就是男人最不缺少的一部分,是他最大的闪光点。

    她不否认,秦昊确实是个优秀的男人,长相不差,性格又好,本事又大,身份更是随手就能改变她们命运的大人物,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但是,他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这个缺点足以让所有倾慕的女人望而止步,想想,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这该是一件多么疯狂的事情?

    任晗的义无反顾让她担心,可在大家都明知道秦昊有着老婆,同时在外面还有不少女人,甚至和她们经常见面公司的那位总经理都有一腿,即便是如此,依旧是不愿放弃的情况下,她似乎也没什么立场和能力去阻止。只是希望,晗姐不要再次遭到伤害,女人的心都是很脆弱的,特别是现在她又处于极度不自信的敏感时期。

    有些时候啊,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来什么,她所纠结的问题其实秦昊何尝不是?特别是在面对二人独处时候,任晗那情意绵绵的眼神让他心中顿感愧疚,压力极大。

    “别傻站着了,先坐吧。”任晗拍了拍床边的空位,示意秦昊过来。

    秦昊干笑着走了过来坐下,尴尬的气氛让他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很不喜欢,四下看了一眼,随手拿了个苹果,道:“饿吗?要不我削个苹果给你吃吃?”

    “好啊。”任晗心情显然看起来很不错,稍稍犹豫了一下,尽量让自己不再紧张,“伊伊你知道的,就喜欢胡说八道,刚才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就当没听过,别有压力……”

    “那敢情好。”秦昊长舒了一口气,三下五除二将苹果削好递了过去,轻松地说道,“你也知道,我刚才在伯母跟前那么说也是被迫无奈,当时他们逼你逼得那么紧,如果我不找点借口,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当然了,我主要还是看不太惯姜轩明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做法,之前在酒店还敢威胁我,要不是看你面子上,我之前就已经狠揍他一顿了。而且,作为公司的老板,你这样有能力的经纪人我确实不想这么放走,我还指望媛媛到时候出道你能多带带她,你要是走了我还真不一定能找到个放心的经纪人……”

    任晗愣住了,她只是想让秦昊不要因为蔡伊研的话感觉压力大,就像平时一样慢慢相处就好了,可她万万没想到,秦昊竟然误解了她的意思,将真心话给说了出来。

    “所以说,你只是因为同情才帮我的?”任晗双手死死地拽着被子,以秦昊的身份,想找什么经纪人找不到,她还真是可怜人,爱情需要的可不是怜悯,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对方,哀怨说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跟我划清界限?你就这么担心我会跟你扯上关系?”

    此刻的这一幕任晗真心是无法接受,她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些,只是她自己不太愿意去相信,最关键的是,秦昊并没有给她任何缓冲的时间,就这么毫无征兆,理直气壮的将残忍的现实揭露在她面前。

    哪怕,哪怕是骗骗她也好吧,她又不奢望太多,只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追求爱的机会,可即便是这样,秦昊连这个都不肯给她,张嘴就将她所有的希望给打碎,还是亲手打碎,碾灭。

    任晗纱布阻隔下那混乱而绝望的表情秦昊看不到,可那悲伤的语气,绝望的眼神却让他心头一凉,他显然也反应了过来,任晗原来并不是那个意思,他似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至少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并不适合让对方知道。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几句不让任晗那么痛苦的话,却发现字到了嗓子眼,根本无力出口,都已经将眼前这个女人推下了万丈深渊,说那些有的没的还有什么用?

    怜悯可不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