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交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玩火自焚
    在杜矶眼里,朱慕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而且,还是个胆小怕事,贪婪无比的汉奸。这种人,他是瞧不起的。如果是在其他部门混日子,他还能想得通。但是,却在政保局这样的保密单位,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死很简单,一颗子弹就够了。但死了后呢,你的所谓事业,还能完成么?就算别人完成了,你也化成灰,看不到了。还是跟罗泽谦一样,识时务者为俊杰。”朱慕云缓缓的说。

    “跟你这种人,我无话可说。”杜矶嗤之以鼻的说。可他心里却是猛然一动,自己身份之所以暴露,是因为罗泽谦?

    回想起罗泽谦劝自己效忠党国时的斩钉截铁,杜矶突然觉得心灰意冷。自己打定主意,要誓死效忠党国。但是,劝自己效忠的人,竟然这么快就背叛了。

    “也就是今天宪兵队的人都去前线了,要不然,你活不到明天早上。”朱慕云叹息着说,他希望,杜矶能趁着今天晚上越狱。也只有今天晚上,他才有机会。

    “今天晚上死,与明天死,又有什么区别?”杜矶说,朱慕云真是个猪脑子,短短几句话语,竟然透露了那么多的信息。

    罗泽谦投敌,导致自己暴露。古昌宪兵队,也上前线支援。如果自己今天晚上,有机会离开的话,几率将是最高的。可惜,此次自己是孤身前来,如果有人支援的话,里应外合,一定可以顺利逃离。

    朱慕云没有再劝,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杜矶是搞行动出身的,能否脱身,就看他的本事了。越狱这种事,本就没什么胜算可言。他能做的,就是尽量给杜矶创造便利。可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朱慕云不可能出手去营救。

    毕竟,以杜矶的身份,还不足以让朱慕云冒险去救他。一旦让邓湘涛知道,肯定会严厉批评。对杜矶,他只能尽量营救,却不能尽最大努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很多时候,朱慕云都要权衡。

    政保局也经常会抓到一些抗日人员,面对他们的时候,朱慕云怎么办?很多时候,他只能视若无睹。幸好,他不负责行动,二处在这方面,也没立什么功劳。很多时候,他会提前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比如说,今天晚上,朱慕云将周志坚等人,全部带到了六师在古昌的指挥部。汪清海亲自率领部队在西流河作战,朱慕云自然是不会亲临战场的,他只能在指挥部观战。汪清海去了前线,指挥部由参谋长林君阳负责。

    “朱处长,今天在西流河,遇到了新四军之主力。师座已经亲自带人上去了。”林君阳说,西流河的战斗,很是“激烈”,汪清海身先士卒,草岛信夫也带人去支援。

    “现在战况如何?”朱慕云心领神会,但看破不说破,他会装聋作哑,在旁边看戏。

    “伤亡很大,但我们还在坚持。”林君阳说,不管朱慕云是否看透,他都要将朱慕云当成不知情来看待。

    “六师真乃虎贲也。”朱慕云赞叹着说。

    西流河的战斗,在凌晨的时候才结束。朱慕云一直在指挥部守着,既是为了第一时间掌握六师的情况,现时也是将周志坚等人支开。如果他们在宪兵队,杜矶根本没有机会。朱慕云离开宪兵队的时候,观察了一下,整个宪兵队,只有一个班的宪兵。而他们要守护整个宪兵队,后面那几间牢房,只有一名看守。

    朱慕云得知汪清海要回来了,更是特意在外面迎接。他借着六师指挥部的电话,连夜向李邦藩汇报了六师在西流河与新四军的遭遇战。此次战斗的规模很大,六师出动了一个团,新四军方面,可能也有一个团,或者相当于团级之部队。

    李邦藩叮嘱朱慕云,要密切关注,如果六师真的与新四军在拼命,一定要及时汇报。不管如何,李邦藩对朱慕云的报告,还是很欣慰。六师能与新四军作战,汪清海还能亲自上阵,都说明了一切。

    “汪师长,恭喜六师成功狙击新四军。”朱慕云见到汪清海后,脸上布满了笑容。

    这种笑,是因为朱慕云看到汪清海脸上乌黑,身上的军服也弄脏了。显然,汪清海不但在前线指挥,还亲自带队冲锋。

    “六师已经没有退路,只能背水一战。”汪清海坚定的说,他今天晚上,确实率领部下冲锋,差点还攻下了新四军的阵地。

    六师的人,看上去有些狼狈。毕竟刚从战场下来,身上没一处干净的。然而,让朱慕云奇怪的是,草岛信夫竟然挂彩了。这怎么可能呢?他满脸疑惑的望向汪清海,汪清海胆子真大。

    “草岛队长,你没事吧?”朱慕云走过去关切的问。幸好,草岛信夫只是手臂受伤,手臂挂在脖子上,并不妨碍走动。

    “没事,只是擦伤。”草岛信夫不怎么会说中国话,只能用日语与朱慕云交流。

    “六师今天晚上的表现如何?”朱慕云将草岛信夫拉到一旁,低声问。

    六师会说日语的人不多,他将草岛信夫拉到一旁,听到他们说话的人就更少了。

    “很英勇,这是12月23日以来,六师表现得最顽强的一次。”草岛信夫说,之前他也看过六师作战,完全没有今天的勇敢。可以说,六师面对新四军的时候,一触即溃。今天晚上,真是很出意外。

    “六师伤亡大么?”朱慕云问,既然草岛信夫都挂了彩,想必六师的伤亡会更大。

    “很大,战死者上百,受伤者更多。”草岛信夫郑重其事的说,六师死的那些人,他没有亲眼看到。可是,那些受伤的,他都看到了,有枪伤、弹片的伤,还有断手断脚的。

    “宪兵队呢?”朱慕云问。

    “我们死了六人,伤八人。”草岛信夫遗憾的说,对面的“新四军”火力很强,他负责最难啃的一个山头。

    朱慕云很是吃惊,汪清海这是怎么安排的?明明只是演戏,怎么会死日本兵,怎么能死日本兵呢?汪清海这是玩火自焚,搞不好就要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ps:今天事情特别多,非常多,要赶两个场,也没有存稿,又是周末,只能尽量更新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