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笙 > 第四百三十四章:采莲
    最终,陆铮还是决定同意杜奕衡的提议,与众人同游平湖。

    当然这不能说明他内心里是多么愿意的,他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没办法,谁叫今儿来平湖游船的人实在太多了呢,就他们说话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足足有十几条船开出去了。

    看着远处越来越多的画舫游船,陆铮决定还是跟好友们一道走吧。

    有熟悉的人在近前,总比陌生人要好吧。

    不过,上船的时候问题又来了。

    文韬提出想跟陆铮他们同船而游,理由么,看那边拉着手明显相谈甚欢的谢婉容跟安笙就知道了。

    就两个姑娘家,还说得到一处去,同游倒也实在情理之中。

    既然单独湖心泛舟已经做不到了,陆铮也就不纠结这些了,大方邀请文韬和谢婉容上自己的租用的画舫。

    司契跟听风已经机灵地先跳了上去,然后放好长板,请郑妈妈她们扶着两位小姐上船。

    待陆铮他们四人上了船后,陆文、杜奕衡和林子轩也上了另一条船。

    而文韬租用的那只船,则弃之不用了。

    两条船一同行进,湖面上波光粼粼,远处还有丝竹声传过来。

    大概是有人租了花船,雇了歌妓弹琴唱曲。

    陆铮他们都不好此道,更何况还有姑娘家在,便叫船工往远离乐声的地方撑船。

    不过,今日游客实在太多了,纵使船工撑船技术过硬,仍旧无法躲过熙攘的群船,找到一处真正的清净之地。

    杜奕衡倒是对此不甚在意,站在船侧,折扇一甩,对着湖面晃着脑袋酸了一句:“暖风熏得游人醉。”

    陆文跟林子轩躲在里面喝茶,对他这副样子都敬谢不敏。

    另外一条船上,陆铮与安笙,文韬与谢婉容四人两两对面而坐,气氛稍稍有些凝固。

    陆铮不是善谈之人,但文韬却历来善于活动气氛,可今日,竟然也成了锯嘴的葫芦,一言不发了。

    安笙还好些,可谢婉容便有些尴尬了。

    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与陆铮见面,没有文韬从中调和,她一个女孩子,实在不好搭话啊。

    可陆铮不是文韬最好的兄弟么?

    文韬为何在陆铮面前,也这般寡言少语了?

    难道,还是为着自己?

    思及此,谢婉容心内不由苦涩,见到安笙的那一点儿高兴的情绪,也渐渐淡了下去。

    她这个年纪,哪里能没做过往后与丈夫琴瑟和鸣,红袖添香的梦呢?

    可现如今,文韬的冷漠狠狠地打了她一个又一个巴掌。

    谢婉容不禁有些丧气地想,若是她跟家里说,不想结这门亲,家里会不会同意呢?

    一个不喜欢,甚至讨厌自己的未婚夫,将来即便成了婚,也难保不是一对怨偶。

    她虽不在邺京长大,但到底也是大家氏族里出来的姑娘,见识本不短浅,明白有些时候,有些取舍是必须做的。

    可是,现在的她仍旧太年轻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生生忍下这些委屈。

    今儿个回去,便跟表姑母说了吧......

    谢婉容心里划过一丝浅淡的叹息,然后,将苦涩的情绪硬压下去。

    她本也是个豁达的姑娘,这段时日,为了文韬,她屡次怀疑否定自己,现如今看来,不是她不够好,只是她与文韬缘分不够吧。

    既是无缘,便不该强求。

    想通了这些,谢婉容反而轻松了起来。

    安笙多少察觉到一点儿谢婉容的变化,也感受到了她跟文韬之间有些奇怪的气氛。

    不过,男女之情,历来不好外人插言,她便也没有说什么。

    见谢婉容有些不自在,她便主动与人说起话来。

    观莲节么,说的最多的,自然还是莲花。

    莲花可是好东西,不仅好看,还好吃......

    安笙说着说着,便提起采莲蓬的趣事,谢婉容听得有趣,含笑神往。

    往年也有人在平湖里采莲蓬,不过那多是小舟才行,像他们这般大的画舫,撑近了,可要伤到荷花的。

    陆铮见安笙说到采莲的时候,心生向往,心里便微微一动。

    他转头看了看距离已经不远了的荷花丛,对司契招了下手。

    司契见了,忙跑过来,弯腰问道:“世子有何吩咐。”

    陆铮指着不远处的荷花丛对司契道:“叫船工将船停在那处。”

    司契的视线随着陆铮的手指定住片刻,随即颔首应是,然后转身跑去告诉船工停船。

    安笙也跟着看了一眼,见陆铮指的地方确实视野不错,那边已经停了不少船只了。

    不过,她一向不爱凑热闹,且深知陆铮亦是如此,可陆铮如今却这般吩咐,便觉有些奇怪。

    但是她并未说什么。

    兴许陆铮是为了让他们有个更好的视野赏荷吧。

    船工撑船技术很好,得了陆铮的吩咐,便将船稳稳地停在了他指的那个位置。

    船停好之后,陆铮便率先站了起来。

    安笙心想,这该是到外面去赏荷了,便也跟着站了起来。

    文韬和谢婉容随后站起,四人一同出去,在船板上站定。

    到了船板之上,视野就开阔多了。

    平湖占地极大,站在他们如今这个位置上,甚至一眼望不到前面的边际在何处。

    安笙跟谢婉容一到外面,二人的贴身丫头青葙和惠珠便一人撑着一柄油纸伞,站在了后头。

    六月里的天气,日头晃人的很,不少夫人小姐们都同她们二人一样,撑着伞到外面来赏荷。

    和风徐徐,送来阵阵暖香,这时候,倒是没人觉得杜奕衡方才那话说的不对了。

    陆铮看了一眼距离不远不近地荷花丛,转头对安笙道:“等我一下。”

    安笙一愣,还没来得及想陆铮是什么意思,就见那人足尖轻点,竟是朝着那荷花丛去了。

    安笙不可避免地发出一声轻呼。

    紧接着,像是为了应和她似的,四周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只见陆铮衣袂翻飞,足尖轻轻一点,竟犹如飞鸟掠水一般,到了荷花丛里。

    然后,在一方小小的绿洲上站定,弯腰,采了一只莲蓬。

    那一刻,安笙心头忽然炸开了一道光,如火树银花一般,炸得她整个人头脑发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