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五一章 骗子
    德国少校苏尔茨得到了这个消息后,一直想把宝物弄到手。但硬抢不可能,偷,也没这个机会。

    他一直在盘算:俄国人把这样的稀世珍宝放在上尉的房间里,为什么不运往苏联呢?看来他们是在等待命令。

    他继而想:这道命令,何不由我来下达呢?苏尔茨花了三天时间,找到了一个以前专门替德军伪造美元的人。

    此人叫彼得森,这家伙伪造的美元,在美国的银行里都能兑换。现在美国人正在捉拿他,他时刻想逃离德国,到瑞典去,然后再前往其他国家。

    苏尔茨找到彼得森,告诉他,他已在波罗的海弄到一条船,但在逃离德国之前想将一件宝物运出去,这样可以发大财,在国外才能过上舒适的日子。

    但为了运送宝物,必须伪造一些文件才行。

    彼得森听了苏尔茨的计划,信心十足他说:“随你要什么样文件,都可以让俄国人送到莫斯科检验,决不会露马脚。”

    几天以后,驻守在动物园的苏军上尉苏蒂科夫,按到身穿苏军信使服的人送来上级的命令:“将装宝物的手提箱装到一只铁箱子里,上面写着缴获的医疗用品,在明天下午六点钟前运到斯图加特,赶上开往列宁格勒的火车,亲手交给戈罗夫上校,要求对方出示书面证明。此命令立即烧毁。”

    签字像鬼画符,但印章很清楚是斯维奇也夫中将的名字。

    当天下午六点钟,德军前党卫军少校苏尔茨和彼得森穿着一身整洁的黑色西服,来到斯图加特车站的月台。

    有一辆卡车鸣着喇叭开进车站,停在一列货车的前面,有三个士兵将一只铁箱搬进货车的车箱。

    这时苏尔茨走过去,向一位站在货车上的军官出示了内务部上校的证明,那个苏军军官向他敬个礼,将铁箱子指给他,双方顺利地完成了交接手续。

    苏尔茨指指自己乘坐的车厢,对列车指挥官说:“到弗赖恩瓦尔德站叫我们一声。”

    列车指挥官说:“是,上校!”列车在原野上奔驰。苏尔茨和彼得森靠在椅背上养神。

    没多久,列车员告诉他们:“还有五分钟到弗赖恩瓦尔德站。”列车到站了,苏尔茨再次向列车指挥官出示证明,并且请他们派两名列车员把铁箱子抬出车站。

    车站外有一辆汽车在等着,这是苏尔茨上午就雇好的。汽车在黑暗中向波罗的海海岸开去,四小时后到瓦尔内明德码头。

    苏尔茨和彼得森把铁箱子抬上小船,这也是苏尔茨事先搞到的一般小游艇“林德赛”号。

    小船开进了深海,两人都松了口气:成功了!小船要六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苏尔茨在把舵,彼得森回到睡舱里。因为特别高兴,他拿过一瓶酒自斟自饮。

    这家伙嗜酒如命,不一会儿就把一瓶酒喝光了,但他意犹未尽,又开了一瓶。

    两瓶酒下肚后,这家伙醉了,躺在床上口渴,想倒杯水喝,可怎么也摸不到热水瓶。

    就在他乱摸时,抓到了液化汽瓶的阀门,鬼使神差地将阀门拧开,也许是想烧水吧,但过一会他又睡着了,而液化气瓶在漏气。

    小船进入丹麦海岸。苏尔茨事先已经掌握了规律,丹麦海军巡逻快艇二个小时开一次。苏尔茨计算过,快艇两次巡逻的空隙时间,足够通过警戒区。

    偏偏快艇机械又发生了点故障,正好与苏尔茨的船相遇。

    苏尔茨发现快艇在两海里以外在向他发出停船信号。他想调头逃跑,但已不可能。

    快艇的速度比小船快得多,再说快艇上还有火炮,立刻可以使小船葬身海底。苏尔茨只好降慢航速,以表示接受检查。

    但是他不想让主物落入对方手里,这是冒生命危险弄来的。

    苏尔茨向甲板上的铁箱子走去,他决定将铁箱子沉入海底,这样总有一天能把它重新找回来。

    他用尽全身力气想把铁箱子拖到甲板的栏杆外面,但铁箱子太重,弄不动它,他想去把彼得森叫来帮忙,但叫了几声没应,这家伙肯定在睡大觉。

    苏尔茨见睡舱里没有灯光,煤油灯也熄了。

    他就划了根火柴推开睡舱的门,“轰”的一声立刻燃起一片火海,紧接着是一声爆炸,原来被醉鬼彼得森拧开的液化气瓶,可燃气体已经灌满了睡舱,火柴点着了可燃气,引起了爆炸。

    小船四分五裂,碎片漂在海上,有的沉入海底。

    转眼间三十五年过去了,1979年1月,丹麦水手克鲁德的弟弟在波罗的海捕鱼遇风暴葬身海底。

    等风暴过去后,克鲁德穿上潜水服,到海底去寻找弟弟的尸体,结果找到了一只铁箱子,这就是当年因小船爆炸而沉入海底的宝物箱。

    克鲁德不认识这些东西,以为是普通金属做的,但他也怀疑这些可能是古玩。

    据说克鲁德找到了一个叫约瑟夫的人,现在想想,那人并不是叫约瑟夫,而是姓约瑟夫,正是乔茜的父亲。

    因为乔茜的父亲擅长古董的鉴定。

    乔茜的父亲仔细地看几件样品,并且搜寻自己的记忆,他终于看出来,这是施利曼的宝物。

    他等自己平静后,才对克鲁德说:“这是劣质金属做的,很可能是它的主人随手扔掉的,我跟你到你家去看看,有没有更值钱的东西,要全是这些东西,倒不如继续让它躺在海底好。”

    乔茜的父亲看了所有的宝物,证实是施利曼的收藏品。

    他激动得心几乎要跳出来,但还是平静地对克鲁德说:“你打捞这些东西吃了苦,看在朋友的份上,我也要设法让你得到点好处。给我去送朋友玩,我给你两千克朗。就当是废金属卖了吧!那样,恐怕二百克朗也不值呢。”

    克鲁德十分感激乔茜的父亲,二千克朗可以在弟弟的坟上竖个十字架,剩下的钱还可以买一只新锚。

    就这样,施利曼稀世珍宝,被乔茜的父亲用二千克朗买下了。

    但乔茜的父亲当时得到这些东西,并没有来得及处理。

    因为这东西一旦公布,可能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不光克鲁德会找他麻烦,就连警方也会来追究宝物的来路,那样就什么也得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