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江山 > 第203章 唐玄宗的选择
    要说唐玄宗最信任的两个人是谁,当然就是杨国忠和安禄山了,对杨国忠,唐玄宗能将几乎全部政务交给他处理,一应大小事也几乎都会找杨国忠先商量。对安禄山,唐玄宗放心让安禄山身兼两道节度使,统领十余万精兵十几年,现在又收了安禄山做义子。

    大唐自开国以来,皇帝什么时候收过胡人做义子,安禄山是头一份啊。

    李飞在唐玄宗眼里,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小子,也颇为信任,但那点信任是无法和杨国忠以及安禄山二人中的任何一人想比的。

    你说唐玄宗更愿意相信李飞还是杨国忠以及安禄山,答案不言而喻。

    假装查了十天,杨国忠便入宫向唐玄宗复命了。

    “陛下,征讨奚族以及契丹族,本来就需要大量兵器粮草,据在东平郡王麾下的将领说,东平郡王私备这么多兵器粮草,其实是为了替陛下,提朝廷减轻负担。至于主动挑衅奚族和契丹族,‘养寇自重’一事,臣虽还未查明细,但奚族和契丹族在前隋时期便屡与中原为敌,大唐时期也屡降屡判,已有上百年,他们要背叛大唐,何须东平郡王去挑衅,所以,臣无能,并无发现东平郡王有什么谋反的迹象。”杨国忠的话尽为安禄山开脱,当然,杨国忠也仍旧埋有将来扳倒安禄山的伏笔,不可能真个帮安禄山完全撇个一干二净。

    唐玄宗明显神色一松,显然,只要还有理由,他就不希望怀疑安禄山会谋反。

    可不止杨国忠这一击。

    隔了一天,第二天安禄山也入宫了,他是来向唐玄宗辞行的。

    “陛下,奚族虽然已经征服,但契丹族仍在顽抗,禄山已经得到消息,契丹族想联合乌罗,仆骨等部,组成联军反击大唐,范阳前线不可无人镇守,禄山要向陛下辞行了。禄山生身父母已逝,陛下便是禄山之父,禄山只希望有一天能为陛下战死在前线,今生不把契丹族也征服了,让他们从此诚心臣服陛下,不再敢判,禄山誓不为人!”安禄山一脸大义凛然,从头到尾,只字不提河东节度使一事,好似真就一心要回归前线,替大唐抵御契丹族的反扑一般。

    唐玄宗一听安禄山这话,简直太感动了,这安禄山哪里有什么谋反的心思啊,简直忠心得不能够再忠心了。这样的安禄山如果都有谋反之心,试问天下谁还能信任。

    “我儿去吧,朕等着你凯旋的消息。”唐玄宗真情流露,连‘禄山’都不称了,直接叫‘我儿’,这不仅又坚定了对安禄山的信任,甚至还比以前都更信任安禄山了。

    安禄山一双虎目好似有着泪光,直接朝唐玄宗跪倒:“啊父,禄山这就要去了。禄山替陛下镇守边疆,知道自己身兼两道,手握重权,如今又承蒙陛下收为义子,册封东平郡王,身上的荣耀更多的,恐怕将来有人因此嫉妒禄山,会说禄山的闲话,到时候啊父可一定要了解清楚,别听小人胡言啊。”

    安禄山说完,当即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这副模样,简直要多忠心就有多忠心,这样性情的人会谋反吗?唐玄宗绝不相信。

    想到安禄山后面的话,唐玄宗真是觉得有些惭愧啊。

    禄山跟他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从开元二十四年,禄山便跟随了他为他效力,如今已经一十八年了,忠心昭昭,不是看不到的。禄山这么忠心,可是他却因为李飞那小子的两句胡言,竟然就怀疑了禄山,不该,太不该了呀!

    李飞那小子还言之凿凿的说什么,禄山会向他索要河东节度使的职位,看看禄山现在,都在向他辞行要离去了,哪里提了半个关于河东节度使职位的事情,李飞就是胡言乱语。

    向唐玄宗辞行之后,第二日安禄山便带人离开了长安城,这更进一步印证了唐玄宗所想,安禄山真的是一个很忠心的人,是李飞那小子胡说八道了,差点害得他冤枉了禄山。

    安禄山离开长安城的当日,杨国忠看着唐玄宗目中隐含的怒火,他知道给李飞挖坑的时机到了。

    “陛下,东平郡王一开始的时候,提出的是希望做贵妃娘娘的义子,只是贵妃娘娘先前已经收了李飞,加上又怀上了与陛下的骨肉,才转而让陛下亲自收东平郡王为义子。这样一来,东平郡王和李飞各自为陛下和贵妃娘娘所收的义子,算起来东平郡王和李飞是哥哥弟弟,应当相互扶持才是。李飞还太年轻,血气方刚,年轻人妒忌心总是重了些,或许是他嫉妒东平郡王的成就,以及陛下对东平郡王的信任,所以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些谣言,便来陛下这里胡言乱语说东平郡王想谋反,年轻人啊,哎---”杨国忠叹息的摇了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不动声色的已经将屎盆子扣到了李飞头上。

    砰!

    唐玄宗愤怒的一掌拍在身前的案面上。

    “嫉妒?他李飞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毛孩子,有什么资格嫉妒?禄山镇守边疆,战场拼杀有二十年,吃过多少苦,立下多少战功,杀过多少蛮夷,这些是他李飞能够理解的吗?仅凭嫉妒就敢诬陷禄山,朕看他是想翻了天了---”

    一顿斥骂,唐玄宗对李飞的信任几乎完全消散殆尽,突然之间对李飞极其厌恶了起来。

    反正唐玄宗对李飞就是完全不信任了,认定李飞就是在诬陷安禄山。既然如此,就不能不处罚。

    唐玄宗阴沉着脸,考虑着如何处罚李飞,给李飞一个狠狠的教训。

    “朕竟然忽略了,李飞短短两三年时间,因为爱妃的关系,竟然从一介白身成为了堂堂国公,呵呵,或许便是因为这样,让他过于得意忘形了,都忘了自己原先的身份地位!”唐玄宗冷笑,觉得李飞千不该万不该,一时得意忘形便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身份,敢因为嫉妒就随便污蔑起安禄山这样的大臣来了,太可憎了!

    “依朕看,就---”

    “三郎?”正在唐玄宗马上做出对李飞的处罚的时候,杨贵妃突然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一双雍容的绝世美目眨了眨,不知道唐玄宗为什么这么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