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佛传记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钓法宝
    之前也是说过了背剑龙在消化这法宝,尽可能融为一体,现在透过这个玻璃就能够看的清楚。这家伙的每一根毫毛都竖立起来了,这还不是说毛比较少的。毛发多的直接就成了爆炸头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说这家伙似乎有了新的进展新的突破了。看来这家伙也很是注意这方面的事情嘛!即便是被擒了还是不忘记将面前的关卡给跨过去了。

    难道你就不知道说这即便你吸收完毕了,在被擒的那一刻都是要你吐出来的。都是要开膛破肚的,好在说遇上恒仏这么一个比较善良的人。这才免罪了,可是说这拿法宝出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呀!相当于是动手术了,所以说这家伙怎么还是要受点皮肉之苦的。这问题就是在你现在不进行这个手术后面继续突破下去就真的是要开膛破肚了。看这样子这背剑龙的吸收的速度还真的是赶不上了,这家伙突破的速度有点小快呀!你说之前蛰伏了那么久的时间就现在一次性全部都爆发出来了。来得可真是时候呀!

    “三太子!情况不对劲呀!动手。”

    这家伙被定身之后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雕塑了。接下来要分析的事情就是让这家伙如何去吐出去这法宝了。就肉眼上分析呀!这家伙的尾部的确是有凸起来很不协调的那么一个菱块。这个菱块的基本上是作为身体的一部分了。背剑龙这一次是比较用心的,可能也是说这一次的法宝比较适合的它的口味吧!原本的情况就是这尾部就是有一块像锤子一样的东西,那么这个锤子的最下垂的地方就是这一尖锐地菱块存在的地方。这估计是用这菱块一锤下去了增加穿透力的,不过现在的难题就摆出来了,你凭什么将其给拿出来呢?你到底是有什么办法将其拿出来呢?你还真的是别笑!恒仏还是有那么一些计划的,你要说强硬一些的办法也还是有的。无非就是毒打一顿让这家伙吐出来就完事了,你再强硬一些的话其实你直接伸手进去掏就完事了。那么这种方式你要说没有损伤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肠胃估计都要翻个天的意思呀!“三太子!将这家伙的嘴巴给打开!让我看看这家伙嘴里还剩下一些什么东西。”三太子竟然能将结界拗造型成现在这个模样,那么就一定可以做出其他的变化。三太子什么都没动,只是用意念去控制这当中的形状变化。这也是真的超神了,恒仏也只能在一边竖起大拇指了。看着结界紧贴着背剑龙的嘴巴就这样很是强硬将其给掰开了。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不太愿意的,原本就没有什么獠牙之类的,这嘴巴基本上也比较脆弱的地方,这要是被攻击了也就是完蛋的节奏。所以说这家伙也是极其不愿意的张开的,就一直在瑟瑟发抖,看得出来这家伙真的是很用力的一个情况。这一张嘴才知道这家伙为何如此不情愿张开嘴巴了。原来就是说这法宝的前端可能是说融入其中了。可是这法宝的本身是没有那么快能够消耗进去的。还残留了一棍身出来,可以看得出来说很多情况之下。恒仏对于这法宝大概上是有一个雏形了。“你小子算是走远了,你看这里面是什么?”三太子垫高脚去瞄了一眼。只看见这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像是有一木杆子在喉咙的中间。这算是喉结还是什么东西?自己也不太清楚也只是挠挠头摆出无所谓的态度。“你看不出来?你先结合之前的画面就比较的清晰了。也对!因为你上次好像是没有看到这当中的情况的。之前的画面就是说这家伙生吞一长条形的法宝,相信也就是你现在所看到这东西吧!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说这并不是单一的法棍。因为天地灵物当中,法棍我这边已经算是拥有了,这同一款是不会出现在一起的。而且说我觉得你这小子也不适合用如此温柔的法宝,你上去爆头还真的不如直接标枪过去了。”标枪?这一点不错!真的是让自己给自己说醒了。很多东西好似结合起来之后还真的就是如此的。这长条形的?这攻击点都集中在头端?这是不是给尖枪很是相似呢?你说这背剑龙也不是傻,你要是说法宝的表面都是坑坑洼洼地或者说有很多尖刺的一个情况你根本是不知道这当中会有什么情况发生的。这家伙还不是肠穿肚烂了?所以说这当中还是有理有据的一个情况。你还能说些什么呢?就这家伙张开嘴巴的一瞬间自己已经看到这手柄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你看着其中的纹路来说真心是不简单的。整个棍身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棍身上面这满满的导槽又是怎么一个回事?你知道这刀剑上面都会设置一些导槽的,就是一两条凹进去的弧面。那么说这个弧面就是用来放血的。一般情况之下你用这刀剑伤到对方了,不是动脉的情况之下你也不会多大流血的。流血效果附带让伤害更上一层楼。只是一个简单的工艺制造的问题就能整个问题明朗一些,所以说也就是慢慢地盛行开来了。还有一点的就是说这个整个面上都是导槽的话那么就是说这附带的流血效果也就是越夸张了,这伤害也是越大了。你试想一下这接触面的导槽越多也就是越容易触发流血效果。就好比说这通常情况之下着火的一个情况都不是被烧死的都是被这浓烟给呛死的。所以说这刀伤是不危险的,这正在威胁的就是这流血的效果了。你的精血流尽了,有再大的一个能耐都不起作用的,现在所要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说为何现在的情况会如此的被动呢?恒仏也是害怕说在拔起这法宝的时候伤害到这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