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仕途荣耀 > 第356章 妥善处理
    听完陈明宇这番话,周志东和彭金山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了一抹笑意。

    “明宇,你的心情我理解,其实,对于这份举报材料,我和周书记的意见也是不予重视。本来呢,按照我的想法,这份举报材料可以直接扔进垃圾堆里,也没必要让你知道这件事。但是周书记认为应该让你知道这件事,给你一些警惕,在以后的工作中,你仍然可以坚持你大刀阔斧的改革派风格,但是也一定要小心谨慎,洁身自好,那么就算是有小人暗算你,你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啊!从实际意义上来看,还是周书记的想法更高瞻远瞩啊!”

    彭金山既对陈明宇解释了此举的目的,又巧妙的拍了周志东一记马屁,真不愧是一个老滑头。

    周志东微微一笑,说道:“明宇,彭书记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自己平时一定要多注意。你现在在咱们县很红,年纪轻轻,级别就已经很高,而且也做出了很显著的成绩,有些人嫉妒你,也是很正常的,所以你要宽容而理性的看待这件事情。你不能因为有人举报了你而赌气,更不能因此而泄气。我给你一个建议吧,继续保持你激进的工作风格,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羽毛,能做到吗?”

    “周书记,彭书记,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鼓励,我一定牢记你们的教诲,在工作和生活中都严格要求自己,再接再厉!”陈明宇认真的说道。

    “嗯,好。”周志东点头道。

    “明宇,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这份举报文件,我们纪委和县委这边都分别收到了,这说明举报你的那个人是广撒网的。所以,我担心他还有可能举报材料寄到了市里的相关单位。如果他真的把材料寄到了市里的相关单位,你也不用担心,市里如果派人来调查这件事,也肯定会先通过我们,对于这种连莫须有都算不上的举报内容,我们直接就给挡回去了。但是呢,这里面还有一个其他的可能,那就是他可能还掌握了你的一切其他问题,他没有把这些问题写到给我们的举报材料中,而是直接寄到了市里。那么,市里一旦针对这些举报材料下来调查你的话,我们肯定是会全力的维护你,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着点,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彭金山问道。

    “嗯,我明白。”

    “呵呵,这就好。”彭金山把目光转向了周志东,“周书记,你还有什么要叮嘱明宇的吗?”

    “没有了,老彭你已经说得很全面了。”

    “呵呵……”彭金山摸着肚子笑了起来,像是个弥勒佛一样。

    “哦,对了,明宇,还有一件事。”周志*然又说道,“你最近有没有听说什么关于人事调整的消息?”

    陈明宇马上就意识到了周志东说的应该是郭市长准备把他调到周泉县任副县长的事,但是在这件事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之前,陈明宇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已经知道了消息,便道:“什么人事调整的消息啊?没听说啊!”

    周志东道:“没什么,你去忙你的吧,开发区的工作还是必须要好好的抓起来,争取今年再上一个新台阶。”

    “是,周书记。”陈明宇站了起来,“周书记,彭书记,那我就先出去了。”

    “去吧。”周志东道。

    “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工作啊。”彭金山笑眯眯的说道。

    “是,彭书记。”陈明宇道,然后走了出去,轻轻帮他们关上了门。

    “老彭,你是老纪检了,实话说,你觉得明宇有没有问题?”周志东递给彭金山一根烟问道。

    “呵呵……”彭金山慢悠悠的点上了烟,说道,“我觉得明宇没啥问题,明宇虽然年轻,但是为人处世很老道,是个有脑子的人。另外,我看得出来,他对仕途挺有想法,现在他这么年轻就已经到了这个级别,他肯定是非常珍惜,非常爱惜羽毛的,应该不会去做那些出格的事。再说了,这份举报材料上根本就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又是匿名举报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

    “那么你觉得会是谁举报的他呢?”周志东又问道。

    “这个可不好说,明宇的进步太快,锋芒太露,眼红他的人肯定少不了。另外,据说明宇的工作风格比较激进,那么他在工作中是不是没有注意方式方法,得罪了人呢?这些人都有举报他的动机啊!”彭金山看得出来周志东对陈明宇非常关心,又多说了一句,“实际上,我们那儿每天都能收到一大堆各种各样的举报材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这种没有实质性内容的匿名举报材料,一般情况下,对于这种材料,我们直接就扔进垃圾堆了。要是我们对所有的举报材料都认真调查的话,那就算是再给我们增加十倍的人,我们估计也忙不过来。嗨,没办法,得眼红病的,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太多啊!”彭金山道。

    “如果以后再收到举报明宇的材料,或者是听说了上面有人要查明宇的消息,就立刻告诉我。咱们县的开发区目前的发展势头正好,不能因为这种事而乱了明宇的心思啊!”

    “嗯,放心吧,周书记,我一定留意着。”

    彭金山弹落烟灰,看到周志东的脸色有些暗淡,而且眼袋也有些出来了,便关切的说道:“周书记,你最近太辛苦了,一定要注意好好休息啊!”

    周志东笑了笑,说道:“是啊,咱们的年龄都不小了,身体素质都不比以前了啊!还记得年轻的时候,我为了写材料,经常熬夜到凌晨两三点钟,但是只要睡上三四个小时,第二天早上起来用凉水洗把脸,立刻就精神抖擞了!但是现在不行了啊,只要是夜里没睡好,第二天肯定没精神,而且疲态还会显示在脸上。呵呵,老彭,咱们以后都要注意保养了啊!”

    彭金山微笑道:“周书记,你可不算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只不过你每天要操心的事情太多,所以才会疲惫。不过,好好保养还是应该的。我认识一个中医,是从市中医院退休的,据说他还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中医世家的后人,祖上还曾经在紫禁城里当过太医,给皇上都看过病的。呵呵,这一点谁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是这个中医确实有几把刷子,不是浪得虚名的人。我去年有一段时间就有些睡不着觉,精神不振,经人介绍,去找他看了看,他给我开了几服药,我吃了差不多有一个星期,就已经很见疗效了,睡觉能睡得着了,吃饭也吃的香了。后来,我又找他看过好几次,让他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调调方子,现在我的身体状态确实是比以前好的多了,工作起来,也顺心的多了。周书记,要不然改天凑你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市里,找这位老先生给把把脉,开张方子调调?”

    “好啊!那咱们这几天就凑个时间过去看看。”

    “成!那我先给他打个招呼。这位老先生从中医院退休之后,自己在家又弄了一摊子,去他那儿开方子的人多得很,要是不提前打招呼,去了之后估计还得排队呢。”

    “呵呵,这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周志东笑了起来。

    实际上,周志东此时跟彭金山像是老朋友一样谈着话,心里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当初,在薛明伦担任华阳的书记,他担任县长的时候,彭金山是薛明伦的铁杆,每次开县委常委会的时候,彭金山就是薛明伦的应声虫,没少帮着薛明伦打压其他常委。

    当时,周志东对彭金山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感。

    在扳倒薛明伦的时候,周志东本来也考虑着把彭金山一并拿下的,但是他经过一番调查,并没有发现彭金山有什么实质性的违法犯罪行为,尤其是他的家庭情况竟然还比较清贫!

    这真是让周志东大感意外!

    另外,在扳倒薛明伦的关键时候,彭金山又突然反水,跑到了他这儿站队,而他当时考虑着,如果他想要控制常委会大权的话,彭金山倒是能给他提供不少帮助,所以就饶了彭金山一马。

    而彭金山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在他后来收揽权力蛋糕的过程中,彭金山确实是没少给他帮助。

    于是,他们就以这种“互相利用”的方式把关系维持了下来。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志东在华阳的权力已经无可撼动,而他跟彭金山之间的关系也从“互相利用”的关系变成了一种“朋友式”的关系。

    虽然由于过往的那些经历,周志东在心里无时无刻都还保持着对彭金山的戒心,但是除此之外,周志东觉得他和彭金山跟真正的朋友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

    这让周志东不得不感叹,彭金山确实是一个情商很高,很会交朋友的人,跟他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的就拉近了跟他的剧烈感。

    周志东今天本来没准备跟彭金山聊得太深的,但是此刻他却跟彭金山多聊几句了,因为有些话,他除了跟彭金山聊之外,还真是没有其他更好的聊天对象。

    “老彭,你说这份举报材料,会不会跟明毅有关?”周志东问道。

    “你是指明宇的政绩太显,引起了明毅的嫉妒?”彭金山道。

    周志东点了点头,彭金山总是能立刻会意你的意思,让聊天变得很轻松,这也是周志东愿意跟彭金山聊天的原因。

    相反,如果跟那些领悟能力太差,想要跟他说什么话,还要掰开了,揉碎了才行的人,聊天的兴趣自然就大大的降低了。

    彭金山沉吟了一下,说道:“周书记,本来这个问题不该我来说的,但是你既然问了我,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的意见吧。我觉得,从动机上来看,明毅有很大的嫌疑。明宇这大半年来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完全把明毅给遮了下去,如果说明毅没有感到压力,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说他是被架在了火上烤,都不为过啊!就算是明毅、明宇两人原来的关系很好,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之间肯定也会出现裂缝。不是能够弥合的小裂纹,而是不可弥合的大裂缝!如果长此以往下去,那肯定会出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要趁早解决。明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对开发区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那不如就让明宇把书记也兼起来,把明毅调到别的单位,也省得让他在开发区窝着难受了。”

    周志东坦言道:“我本来也是这个想法,甚至已经把明毅的去处都想好了。但是,前几天,我听说了一个消息,郭市长准备把明宇调走……如果明宇真的被调走了,那么明毅就不能离开开发区了,否则他们两个主要干部一走,恐怕开发区会引起动荡啊!”

    彭金山颇为惊讶的说道:“是吗?郭市长竟然要把明宇调走?调到市里去吗?”

    “具体去哪儿还不清楚,但是调动的事却很有可能。当然了,在没有正式出文件之前,一切都还存在着变数。但正是因为这个变数,让我不好动他们两人啊!我总不能现在把明毅调走,等明宇离开之后,再把明毅调回来吧?”

    “这确实不行。不过,周书记,咱们能不能尽力把明宇留下呢?如果明宇真的被调走了,别说是对开发区了,甚至是对咱们整个县的发展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啊!”

    周志东苦笑道:“我当然也不想让明宇调走,但如果是郭市长发了话,我能拒绝吗?而且,郭市长如果调动明宇,不出意外的话,在级别上肯定还会给明宇提一提,我也不能耽误了明宇的进步啊!”

    “这倒也是!明宇现在就已经是正科级了,如果再往上提一提,那就是副县级。二十多岁的副县级干部……嘿嘿,后生可畏啊!”

    “先别说这个了,老彭,对于如何处理明毅和明宇之间的问题,让他们不要在这段时间内出什么乱子,你有什么想法?”

    彭金山想了想,说道:“那只有先好好安抚一下明毅了。依现在的情况来看,明宇应该是不会主动惹事,所以把明宇安抚好就应该问题不大了。当然了,对于这封举报信的事,咱们也只是怀疑明毅有动机,这也未必就是明毅做的。”

    周志东道:“那安抚明毅的事,就交给你去做吧。”

    彭金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