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妖狐行 > 第一四四章 城门相送
    敦煌城北门开启的一个时辰之内,竟然没有一个人进出北门,也许是一个月前的那场蛮族联军围城之战的伤痛还没有完全逝去,让人不敢接近北门吧。

    现在连最贪财的跨境商人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北面经商,所以北门显得萧条无比。

    渐渐日头走到了中天,今天不是晴天,天色灰蒙蒙的,阳光无力地撒在大地之上,完全带不来一丝暖意,再加上还有一些风势,西北风吹起地上的雪粒打在人的脸上也是生痛无比。

    城门官胡奇带着七八名城门守卫和七八名税丁缩在北门的城门洞里,躲避着外面呼啸的北风,既然没有人进出城门,他们只是借助城门的角度避一避北风,并没有放弃瞭望,自然不会有吃饱了撑的上官来这里责罚他们。

    一名城门守卫急匆匆地从甬道里跑了出来,跑得满头大汗,他来到胡奇身边,从皮袄里悄悄掏出一个大酒壶递给胡奇说:“头,现在城里的酒坊都缺货,我跑了好几条街才买了一些劣酒回来。

    我看今天不会有人从北门进出了,咱们能早点关闭城门回家窝着吗?”

    胡奇接过酒壶,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大口,一股辛辣烧心的劣酒味直冲咽喉,胃里迅速燃起一股火焰,胡奇打了寒颤,觉得身上暖和多了,他看看那名守卫渴望的眼神,抬手把酒壶塞到那名守卫的怀里。

    胡奇身上暖和了很多,就从城门洞里向外探出了脑袋,看了看天色说:“现在还不到午时,你就想着回家休息,快别做梦了,至少也得未时过了才能关闭城门。

    今天是开城之日,去年刚经历了一场围城大战,现在大家必须打起精神,认真看守城门,今天要是出了纰漏,上官追究下来,谁也保不住你们。”

    “诶,未时就未时,不熬到申时就行!”那名城门守卫听说可以比平时早一个时辰收工回家,立刻开心了很多,也拿起酒壶灌了一口酒,让自己也暖和暖和。

    其他人看到领班都喝酒了,立刻凑上来问这名城门守卫讨酒喝,就那么一支酒壶,根本轮不上一人一口。

    就在大家嬉闹之时,突然从长长的甬道里传来了清脆的马蹄声,所有的城门守卫和税丁都停下了嬉闹。

    胡奇更是条件反射般从地上弹了起来,瞬间抽出腰畔的唐刀,一脸紧张地向甬道内望去,其他守卫和税丁也吓得纷纷抽出腰刀和哨棒。

    透过甬道内昏暗的灯光,胡奇看到有一个人影牵着一匹马从甬道内走了出来,咔哒咔哒的马蹄声在空空荡荡的甬道内显得格外清晰。

    先是脚腿,后是腰身,再后才是颈项,胡奇终于看清楚来人是谁了,他松了一口气,回刀入鞘,抱拳说:“黎大侠,原来是您呀!您现在出北门,意欲何往呀?”

    来人正是黎茂,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步履坚定地从甬道里走了出来。

    敦煌城的甬道修建的比较低矮,无法让人直接骑马通过甬道,这主要是为了防止蒙元骑兵攻破城门后直接驱马进城,所以进出敦煌城的骑士都得下车步行进出。

    就连进出敦煌城的载人马车和货车都不敢打造的特别高大,因为超高了根本进不了敦煌府。

    一身重裘的黎茂牵着马匹走出城门,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回头对胡奇说:“胡大人,去年死了那么多唐人,今天是第一天开城,我想去祭拜一下宣威碑,不知可否!”

    胡奇立刻肃然起敬,没想到黎茂竟然会在开城第一天就去祭拜宣威碑,不愧是著名的游侠,心中常怀一颗爱国之心!

    胡奇急忙抱拳说:“黎大侠,您千万别叫我大人,我可不是什么大人。您既然有一颗侠骨仁心,自然天下去得!小人也很想去宣威碑前祭拜一番,但是职责所在无法抽身,烦请黎大侠帮小人也上一炷香。”

    黎茂拍拍骏马后臀上驮着的几个纸花环和一个很大的香烛包说:“当然可以,你们也想让我帮你们上一炷香吗?”

    黎茂后面这句话是对其他守卫和税丁说的,他们没想到这位传说中可以千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大侠竟然如何好说话,立刻凑上来自保姓名,希望黎茂一会儿能帮他们也上一炷香。

    黎茂把这些人名一一记下,最后翻身上马,打马而去。

    胡奇和手下兄弟又是敬佩又是羡慕地目送黎茂离去,心中暗赞道:“果然是盖世豪侠的气质,唐国再多些此等英雄,根本不用担心异族的侵扰!”

    黎茂一去一回不到一个时辰,回来时纸花环和香烛包已经不见了,看来已经祭拜完毕了。

    胡奇带领手下兄弟上前对黎茂表示感谢,黎茂和他们客气了几句,牵着骏马沿着甬道又返回了外城。

    胡奇摇着头说:“这样一位好汉子,可惜不想加入边军,否则就是一员虎将呀!”

    底下一名守卫说:“人各有志吧,黎大侠就算没有加入边军,他不依然保护我们这些弱小。不过今天看他神色匆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着急去办吗?”

    黎茂返回外城后,一路没有停留,而是直接穿外城而过,到了城南的甬道附近。

    此时城南甬道附近聚集的马车、商队早也散去,该出城的都出城了,送人的也回去了,南外城通往南城门的道路前基本上没有了车马,街面上显得非常冷清。

    只有两辆车马孤零零地停在距甬道入口较远的地方,黎茂催马上前,来到了第一辆马车窗外,隔着窗帘说:“九叔,我回来了,我们走吧。”

    只见马车窗帘被迅速掀开,露出了许九的笑脸,他点着头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马上就过未时了,我还以为你赶不上了呢。”

    黎茂微微一笑说:“九叔,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黎茂一言九鼎,怎么会不兑现承诺呢?”

    许九笑着说:“是的是的,是九叔多想了,那我们赶快出发吧。”

    黎茂点点头说:“好,小栓子、小柱子,出发!”

    两辆马车上的驭手是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他们听令后急忙一扬手中的马鞭,两辆单马拉着的马车就慢慢走了起来。

    这两个半大小子年龄不大,但是驾车的把式熟练,一看就不是刚上手的新手,拉车的马儿也是专门训练的挽马,十分温顺,步伐平稳地向甬道走去。

    这两个孩子,一个叫做小栓子,一个叫做小柱子,小栓子是孤儿,十岁时被人牙子卖到了许府,是个能干的孩子,上车把式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

    小柱子不是孤儿,父母仍然健在,只是家中兄弟有兄弟姐妹有八人,确实养不起,才放在许家商会做工。

    小柱子的父母本来舍不得让孩子跟许家去别的城市生活,但是去年发生了蛮族联军围城的事情,让小柱子的父母第一次觉得敦煌城也不是那么安全,所以才同意小柱子跟着许九一家内迁,至少可以给自己这一脉留下点香火。

    黎茂跳下马,把自己的坐骑拴在第一辆马车后面,两辆马车后面各拴着另一匹挽马,是担心路途遥远,途中马儿受伤,而备下的挽马。

    黎茂又走到第二辆马车旁边说:“九婶、小爱,我回来了,现在我们就要出城了。”

    许爱急忙掀起车厢上的帘布,露出自己的小脸说:“黎大哥,事情都办完了?”

    黎茂点点头说:“是的,来的时候没有祭拜上宣威碑,这次专门去补了回来,此生可能再没有机会祭拜宣威碑了,不想留下这样的遗憾。”

    黎茂点头说:“黎大哥,车外面冷,你还是别冻着了,去我爹的马车上暖和一下吧。”

    黎茂笑笑没说话,而是紧走几步,跳上了第一辆马车的车辕,但是没有进入车厢内,他还不能确定城主和守备大人是否会让自己顺利出城,所以得留在车厢外面随时应变。

    两辆马车穿过空无一人街市,来到甬道前的小广场,离甬道只有二十多丈,黎茂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没人会阻止他和许家离开了。

    就在这时,当当当三声锣响,甬道里涌出了一票军士,接着有不少人从两侧街市和身后涌了出来。

    黎茂暗道一声不好,翻身跳上马车厢顶,抬眼向四周望去,看到竟然有数百人向两辆马车涌来,将马车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部封死。

    黎茂只觉目呲欲裂,掀开身上的皮裘,就准备抽出双刀,却发现这些涌来的人在马车附近两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没有进攻马车。

    黎茂这时才看清楚,原来来人中有不少认识的人,有许家商会的老人,有看着面熟的边军将领和士兵,还有不少素未谋面的敦煌城百姓。

    甬道内出来的人正是马千总和黄千总,两个人一齐抬头望向车厢顶上的黎茂,马千总开口道:“黎大侠莫要惊慌,我们是来送您和许老一家的,你快快下来吧。”

    黎茂沉声说:“即使是来送我们,为何又是鸣锣,又是围困?”

    这时一个大汉走了出来,正是许家原来的护卫头领郭师傅,他哈哈一笑道:“这个主意是我出的,我们感念黎大侠高义,感谢许家多年的收留照顾,本来想光明正大地送一下您和主家,可是你们却悄无声息地走了,这不是打我们这些人的脸吗?所以我建议大家吓唬你们一下,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对呀,黎大侠,你这样不辞而别,让我们敦煌百姓何以心安。”

    “是呀,许九叔,出来一见吧,你照顾我们这么多年,就想送送您老人家”

    “……”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都表达着对黎茂和许家的感恩之情,许九爷这时已经出了车厢,向四周作揖还礼,黎茂也从马车顶上跳了下来。

    马千总和黄千总各端着两碗酒过来,黄千总开口道:“黎大侠,你虽然不是我们边军的一份子,但是敦煌城的边军将士还是感念你几次关键出手,让边军少受了很多损失,他们委托我二人敬你一碗酒!”

    黎茂觉得眼眶发红,接过酒碗一饮而尽,一碗!两碗!三碗!四碗!

    黎茂喝完酒红着眼睛将碗高高举起来说:“各位边军兄弟,黎茂现在有承诺要兑现,恨不能和各位一同征战沙场,请大家保重!”

    在场的所有边军齐声大喊:“祝黎大侠一路顺风!”

    而另一次许家商会的老人在接手商会的沈老爷带领下,向许九敬酒,双方宾主一场,许九对手下人又格外宽厚,自然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双方互道珍重,一些年轻的仆役和女仆都哭了起来。

    最后南城的城门官过来催促,说快到关门的时候,相送的人群才依依不舍地让开了路,让黎茂和许家的两辆车走进了甬道。

    直到在甬道内看不到后面的人群后,小栓子才悄悄地问:“老爷,你之前一直没跟我和小柱子说要去哪?现在可以告诉我和小柱子了吧?”

    只听许九如释重负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是呀,该告诉你们了!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岳州城,但是我们第一站是肃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