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三八章 人贩子(求首订)
    (今日两小时一更,更到可可和张楚然见面,)

    天府又被称之为蜀,素来都是华国重要侧军事,农业大省,那里的资源富集拥有已探明储量矿产资源132种,占全国资源种数70%,为全国资源、能源大省。

    但是再富有的地方,都有很可怕的贫富差距,天府有富有的地方,也有极度贫穷的地方!

    部湿就是天府最贫穷地方的代表,那里的人最穷的人家是人畜混居的,屋内门后都有用粗大的木头隔出的一块地方用于养牛、羊、马,牲畜还可以随便出入屋内找食吃,你可以看到鸡站在杂乱的床上,成群的猪跑进屋里呼噜呼噜的吃食,在屋内踩到牲畜粪便那是很寻常的事。

    在那里床旁即是家庭的中心--火塘,长者或者客人会被让坐在火塘边距离门最远的位置,妇女小孩则在对面。房间里大多会有木柜子,混凝土水槽。由于天气寒冷屋子几乎没有窗户,室内暗淡无光。

    部湿以种植洋芋(土豆)为主,所以主食也是洋芋,大多数家庭也会少量种植荞麦和玉米,他们把玉米、荞麦叫细粮;把土豆叫粗粮,这里的土不仅土层薄,而且贫瘠,除了洋芋,产量都很低,如果买不起化肥,那就只能种洋芋了。收获的洋芋大的拿出去卖了换钱,小的家人吃,还有喂猪。

    大多在屋内墙角堆放着一堆长着长长芽的洋芋。最长的芽有两支铅笔长。我们都知道发芽的土豆是有毒的,绿色的地方也是有毒的,不能吃,可是,所有部湿的人就是这样吃的。问过几个孩子他们的家人知不知道长芽的洋芋有毒,他们都说知道。

    可是知道又能怎么样,不吃就要饿,饿了就要死,死亡和中毒,这是一个心酸且无奈的选择。

    ...........................

    一架私人飞机上,张楚然一家人都坐在里面,张子枫陪着,现在他们正在赶往天府,私人飞机是沈家慧的,听到了自己重孙女的消息,沈家慧也想过来,但是老人家的身体毕竟老了,而且后面还要走山路,所以张楚然硬是劝了沈家慧不要去了。

    如果不是张楚然猛劝,沈家慧也是很想要过来的。

    早上8点,张子枫到达了张楚然的家,而不到10点,张楚然一行人就到达了天府的省会,然后在省会没有一点的耽搁就开始坐车赶往部湿。

    只是张楚然不知道的是,此时在部湿的孤儿院外面,老扒和他的那个女人已经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可可。

    此时的时间是中午的12点多,因为孤儿院要做饭,所以可可准备去院子外面的菜地拔一点葱花,虽然可可只有四岁,但是可能是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可可已经能做很多的事情了。

    这家部湿的孤儿院,比一般的部湿人家要好一点,至少没有人畜混居,反而是打扫的很干净,一排红石头造的大瓦房,外面还有一个用青石框起来的院子,在院子里面和外面都种上了很多的蔬菜。

    “哎...老扒,说好了,我要三成,五万里面你要给我一万五。”

    女人看着身边的老扒再次确认道。

    “放心吧,等下你先过去将那个小女孩抱起就走,我跟在你后面,要是有人来追,我会将来人挡一会,你记住抱到镇子上的长途汽车站等我,如果小女孩哭就给我打,让她害怕,记住一定不要露馅,如果真的没办法,死了的,比活着的好,懂了吗?”

    “放心,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我家周围的几个人,几乎都在外面弄小孩,对付这些小孩我也有经验。”女人显的很自信。

    这叫什么,这就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没有吃,没有穿,那就只能想着祸害别人。

    “好...看来我选你是选对了,那你快去吧,记住抱住就跑,前面有辆马车等你,接着直接去县城。”

    “知道了,你也早点来。”

    说完,女人就从一边的树林中走了出来,然后径直走向正在奋力采葱花的张可可,等走到了张可可的身边,张可可这个时候,正好回过头,看见女人,张可可露出可爱的笑容道:“阿姨...你有事吗?”

    只是女人没有回答,也没有给张可可说第二句话的时间,一粒糖被塞进了张可可的嘴中,然后就被女人一把抱起,用头巾固定住张可可嘴巴,大步的离开!

    看到女人那熟练的动作,老扒露出了微笑的表情,这让他想起他以前的那位搭档,对方出狱后,两人就没有联系了。

    直到现在老扒还记得入狱的时候,记者和自己的对话!

    问:你为什么要贩卖儿童?

    答: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

    问:你不知道是犯罪吗?

    答:不就是一个小孩吗?他们可以再生呗!

    问:你参与过多少次贩卖儿童的犯罪行为?最多一次拐了几个?

    答:记不清了,每个月都卖好几个。最多一次好像拐了3-4个,记不清了。

    问:被贩卖的儿童的去向?

    答:全国各地都有,有专门的人卖的,我就负责拐。上面人不允许我知道孩子下落,说是怕警察查到他们。

    问:你的作案手法?

    答:哄得听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了。

    问:那些孩子会怎样你想过吗?

    答:我也不知道是卖到哪里,我只是负责拐的。城市农村指不定的,我也不知道,哪有要的就卖哪里去。

    问:你是不是瞄准了一些儿童作案的?

    答:看着健康的就留意一下,穿着漂亮的也留意,质量好的才能卖个好钱,就算是有钱人的小孩也卖不了多几个钱。

    问:拐卖过程中你是否曾杀害儿童?

    答:(沉默了一会,点头)那娃哭声太大,差点把人招来,和我一伙的怕事,就把娃丢河里了。这是他干的,不是我!

    上面的对话让老扒减刑了,嘿嘿...所以老扒不害怕法律,因为他会没事的,谁让这件事情来钱快,抓到低,就算抓到也不会死人。

    只想说,人贩子你们死一万次都不足以平民愤,看到的好友,告诉您身边的朋友看看那些该死的人贩子是怎么想的!

    这是一个妈妈的自述:

    如果女儿还在身边,现在已经16岁了。那一年那一天,女儿5岁,午饭后跑到楼下玩,因为女儿一般会在楼下沙池附近玩,在家里能看见,所以我们也就放心让她一个人玩儿。正当我洗好碗筷,站在阳台上晾晒衣服,突然瞟见一个陌生女人跟女儿在说着什么,还从身上掏出一个东西给女儿吃,只见女儿没有拒绝,拆开后放在嘴边舔。

    我心里一紧,担心孩子遇到坏人,所以将手上的衣服丢回洗衣机里面,赶紧往门外跑。可是,当我跑到楼下,沙池竟然没有一个人,当我像疯子一样找遍了整个小区,甚至跑到街上哭着叫喊女儿的名字,却没人应答……从此,女儿就这样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