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二四章 可怕的斋长
    等黄晓蕾的念完了吃饭的规矩后,吃饭终于开始了。

    不过,这次吃的也很讲究,名为朱熹家宴,思其然,知其味。朱熹一生注重礼仪,热情好客,又谨守“勤俭乃持家之本”的家训,为此,他待客时常以地方特产精心加工制作,形成了富有特色、美味可口、经济实惠的朱子家宴。后人便将由朱熹创制的,以及朱子文化演绎的一些新菜品,广为当地老百姓喜爱,称之为“朱子家菜”或“文公家宴”。

    但是别以为朱熹是什么好人,这位虽然名声很大,但是却有一个让人诟病的地方,那就是三寸金莲,虽然三寸金莲是是南朝李后主李煜的发明,但是却在朱熹的时候得到了他的赞同,也在他手中得到了大范围的普及。

    所以朱熹的为人可想而知。

    当然了,此时穿越成员们可不想去了解朱熹的为人,此时大家都盯着端上来的菜呢。

    “哦...鱼还有板鸭,我的天呀,看着就好吃。”黄晓蕾激动的喊道。

    跟在后面热巴也在张楚然的身后惊呼道:“楚然哥哥,是鸡汤,好想喝呀!”

    “又来了,额...这是什么菜呀?”于晓彤歪着脑袋问了一声。

    沈螣见多识广笑道:“是兔子肉。”

    “啊...?”女孩们一阵惊呼!

    熏鹅拼熏兔,兔肉紧实味道细致,表皮熏的朱红入味,鹅肉香醇美味作为双拼最好不过,同时满足能吃到两种不同味道的肉,对于吃货而言甚是喜欢。

    朱子生元炖鸡汤,天气变化莫测,生元汤补元气,祛湿,是养生很好的汤品。

    一条简简单单的鱼却有个不一样的名字,鱼跃龙门,化身成龙,可是在快变成龙的时候却变成了一道好菜,龙的味道可能还保存在肉里。

    白果蒸板鸭,好吃有嚼劲的白果铺底,咸板鸭切块蒸完白果就吸收了板鸭的香味与美味,好吃不上火。

    ...................

    一共上来了八个菜,等菜全都上晚后,所有的书生们都开始迫不及待,斋长在这个时候出声道:“好了,菜已上完,各位书僮伺候你们的书生吃饭。”

    “我不要他伺候。”宋晓宝嬉笑的看着身后的沈螣。

    但是沈螣却难得积极的道:“不行,这我是必须要伺候的。”

    接着众人就笑了起来,不过,这笑不要紧,瞬间,那位斋长大人就爆发了,拿起戒尺大吼道:“食不言寝不语。”

    戒尺发出的声音,让书生们都吓了一大跳,张楚然连忙的对着周围做出了嘘声的动作,被打一下不划来呀。

    就这样吃饭的开始,不过,虽然书生都不说话了,但是那位斋长可不会放过书生,于晓彤和张楚然的书僮是海璐和热巴。

    海璐是于晓彤的女友,热巴是张楚然的妹妹,你说,张楚然和于晓彤会让这两位女孩受委屈?答案是不可能的,所以书僮伺候吃饭就不成立了,反而是张楚然和于晓彤伺候两位书僮吃饭。

    这让斋长马上借题发挥,让热巴和海璐不要吃了,站到后面反省,虽然张楚然和于晓彤马上将责任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斋长却不为所动,而是看着他们喊道:“书生吃完了,书僮才可以吃。”

    没办法,只能默默的听从,因为在说的东西,那位斋长又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戒尺,哎...被打怕了,所以张楚然和于晓彤只能选择沉默。

    后面大家都吃的很安静,可能是因为害怕没有份量,所以那位斋长就开始找茬,找到了谁呢,宋晓宝,他让宋晓宝站起来,可是大家都纳闷呀,因为宝哥什么都没有做,就在一边乖乖的吃饭,是所有书生里面最乖的。

    就在大家询问宝哥放了什么错的时候,斋长轻蔑的道:“因为他长的太丑了!”

    “噗...。”张楚然笑喷了起来,其他的人也是大笑了起来,这理由说的,就连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忍俊不禁。

    只有宋晓宝很是心塞的站了起来。

    在大家笑过之后,斋长站了起来:“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们自己自觉遵守吃饭规矩。”说完,斋长就走了。

    见斋长离开,所有的人都开心了起来,马上开吃,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形象,不但自己吃,还招呼书僮吃,可是就在大家不顾形象开吃的时候,那位斋长突然出现了。

    我的妈呀,一人一戒尺呀,那叫打的一个疼,将小热巴的小脸都打红了,看着张楚然,热巴委屈的道:“楚然哥哥,好疼呀,我的屁股可能被打红了。”

    这让张楚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因为张楚然总不能去看一下迪丽热巴的屁股吧。

    打完了书生们和书僮们后,这次斋长终于走了,走了后,斋长还将书生给带了,留下书僮在里面吃书生吃剩下来的饭菜。

    等吃完了饭后,书僮们的一天就结束了,可以回去呼呼大睡,但是书生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被带回了宿舍的书生们,被斋长给聚集了起来,告诉书生们明天要考试,然后还给了一大本书,让书生们将里面的题目都给记住,让大家考出了一个好成绩。

    集体的无语,于晓彤大喊:“这还让不让人活呀?”

    宋晓宝也是苦恼不已,因为宋晓宝对学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张楚然还好,黄晓蕾微微的有点皱眉,说完后,斋长就走了。

    然后大家就会各自的宿舍去学习了,让黄晓蕾开心的是,张楚然真的很厉害,因为这些题目张楚然都会做,做完了只要背完就可以了。

    而宋晓宝那边连题目都不会做,完全就是懵了。

    于晓彤皱着眉对宋晓宝抱怨道:“我真想回到那个原始社会。”

    “啊...现在又想回到青铜器时代了?”

    “是呀,因为这个太恶心了,它让你动脑子,你说恶不恶心。”说完,一挑头道:“本来这破帽子就勒的脑袋疼。”

    “哈哈....。”对于于晓彤的抱怨,宋晓宝是感同身受,所以大笑不已。

    只是于晓彤只是倒霉才刚刚开始而已,就在于晓彤和宋晓宝对题目一个脑袋两个大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拿着灯笼看着于晓彤笑道:“彤师弟!”

    .............................

    一句彤师弟,让于晓彤立即站了起来,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来人。

    而来人则是面露笑容乐呵呵的道:“可否记得我呀?”

    “可否记得你?”于晓彤一脸的懵比,他是真的没有见过对方,不过,对方和自己穿的一样的书生服,所以一定是导演组的人。

    “今天第一天入学,校舍还习惯吗?”来人十分的殷勤。

    点点头,于晓彤傻傻的道:“哦...校舍很好。”

    “呵呵...。”微微一笑,那位来人接着道:“是这样的两位师弟,刚才山长让我到山下去置办一些东西,彤师弟你随我走吧?”

    只是一开始,于晓彤是不同意的。

    “不是,我还要做题目呢,要是明天没有背好,我没有学分还要挨打的。”

    现在的于晓彤很现实,他只是想着自己不要被打,因为那戒尺打人是真的很疼。

    “哎呦...无关紧要,背不出来没有关系,不就一点学分,放心,只要你将山长的事情做好,学分自然就来。”

    实在是,在宋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牙刷,不过,是猪毛做的,那个时候的牙刷已经和现在的牙刷很接近了,不过,牙膏却没有,要用精盐。

    别以为精盐肮脏,你要知道,那个时候,盐可是由国家控制的,是只有贵族才能使用的,平民家哪有舍得用精盐刷牙的。

    热巴弄了点盐,涂在牙刷上,然后慢慢的帮张楚然刷牙,可是只刷了一下,差点没将张楚然给咸死,一头扎进了铜盆中漱口。

    让大家都笑死了,等洗漱完成,书僮还要服侍书生穿衣,张楚然被热巴服侍的很好,但是于晓彤这边因为和宝哥的衣服拿反了,所以于晓彤就耍赖不穿衣服,但是这下就害了海璐。

    就在这个时候,那位斋长冲了过来,指着海璐:“别人都已经伺候好了自己的书生,就只有你还没有伺候好,手伸出来。”

    在海璐战战兢兢的将手伸出来后,‘啪’‘啪’‘啪’三下,直接将海璐给打哭了。

    后面采访的时候,海璐告诉节目组,那个时候哭并不是委屈的,而是真的被打哭了,真的是太疼了,这让后面的节目中,海璐一直认为做书生不好,因为要挨打!

    哭泣的海璐也让于晓彤心疼不已,后面于晓彤和那位斋长还有一次冲突,多多少少也用这件事情的因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