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九十章 莎茂娱乐的声明
    “听说你昨天发火了?”第二天,张子枫将手头上的事情给做完了后,也来到了北都。

    “一个小赤佬,以为自己是谁,他要不是华国人,我还可以理解他的行为,但是明明是一个华国人,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侮辱自己国家的事情,我真的无法理解,不管他怎么样,反正我是和他杠上了。

    哦...对了,三哥,你密切的注意着莎茂娱乐的反应,只要他们的公司要出单曲或歌曲,我们马上也出,我说过了,不会让莎茂娱乐,再在华国夺得任何一个一位。”

    “哈哈...!”张子枫笑了起来:“我就喜欢小五你的霸气,放心我会搞掂的,等一下我请吃饭去白家大院。”

    白家大院位于北都s州街29号,原是第四代礼王杰书--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八大****之首、正红旗旗主、首任礼亲王代善第八子祜塞第三子世袭王爵后于康熙年间建造的“礼亲王花园”。这座景致优雅、尽显一时皇家造园艺术典范的王府林苑在民国初年转给了同样声势赫赫的同仁堂乐家,更名为乐家花园。解放后,该院由八一中学使用。

    后来改做了餐饮,之前这个院子残败不堪,院内的草木、建筑进行一番修缮之后,才有现在的景象”。据介绍,2001年,乐家花园为北京白家大院餐饮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本着尊重历史、恢复原貌、保护与开发并举的原则,该公司投巨资进行了大规模修缮,更名为“白家大院”,并以展示传统饮食文化的形式向社会开放,经营宫廷与官府菜肴,每天食客颇多。

    这家很有名的就是红烧鹿筋,据说是一绝呀.

    “我们也去...。”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两个小女孩的声音。

    张楚然和张子枫回头一看,是思思和熱巴站在外面,去白家大院吃饭呀,被这两个吃货知道了,怎么可能不去。

    张子枫对两人也是很宠,想去就马上同意,不过,要让两个小家伙换套好看点的衣服,这让两个小家伙开心的大喊了起来。

    不过,张楚然则是笑着道:“我们是去见什么人吧,是不是不用你请客。”

    “哈哈...。”张楚然的话让张子枫大笑不已:“还是小五聪明,我们去见一下合作伙伴。”

    ..............................

    走进白家大院的花园,园占地约50亩,南北走向,呈长方形,布局主要以对称为特点。分前区中区后区三部分,前厅建有主厅,中区为玉兰院,遍植玉兰、牡丹,后区为三座三合院是亲王及内眷的寝宫。从中可以看出前区为亲王理事待客的场所,中区为踏花赏月的憩园,后区为生活休息的地方。园中除一些房屋厅堂建筑外,还广建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及假山湖泊。

    思思和热巴一路走,一路惊讶,都说这里是真的太美了,看到两位女孩喜欢,带路的那位服务员也笑着介绍道:“这里的主要建筑有玉兰堂(又称玉堂富贵)、银安殿、仁寿殿、弘德殿、待月轩、燕景轩等以及小花园。各院落堆山叠石,前园显得严谨,后园显得活泼,在自然空间叠置大面积各种不同形式的假山,把园中各个景区相隔,花木扶疏,曲径通幽,是一处难得的园林佳境。”

    “哇...老哥,这里真的是太漂亮了。”

    对于张思意的激动,张楚然则是很淡淡的道:“是呀,都是用老百姓的民脂民膏所做的。”

    “噗...。”张楚然的话,让跟在后面的张子枫笑着无语:“我的天呀,你这个愤青也太愤青了吧,什么民脂民膏呀,这是人家公司后来修缮的。”

    “是呀...楚然哥哥没说错呀,以前不还是民脂民膏吗?”迪俪热巴总是无时无刻都在向着张楚然。

    看的张思意和张子枫都默默的摇头。

    “你们摇头干什么?我难道说的不对?”小家伙一个诧异,而这个时候,张楚然则是笑着一拉迪俪热巴道:“别去管他们,你说的是对的,所以这两个家伙无言以对。”

    “呵呵...。”被张楚然拉着手,迪俪热巴微笑不已。

    很快,四人来到了一间包厢,而一进去,第一眼就看了一个老熟人。

    “沈哥...你怎么在这里?”没有犹豫,张楚然立即和沈螣一个拥抱。

    “哈哈...哎呦,是呀...楚然你怎么来北都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带你去玩呀!”

    “我也去。”沈螣刚说完,迪俪热巴的小脑袋也挤了过来。

    “啊...好...好,热巴能让沈哥带着玩,那是沈哥的荣幸呀,哈哈...今天高兴呀,怎么遇到我弟弟和我妹妹了。”

    在沈螣说话的时候,张楚然也是微微的扫视了一下包厢中的人,一共是六位,沈螣,马俪,吴惊,谢南,还有两位是各自的老板也是在北都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和张子枫比较熟悉,所以就由张子枫和他们聊着。

    张楚然则是和沈螣等人一起聊着,怎么说呢,有沈螣在,气氛就很好,他是一位很会活跃气氛的人。

    在张楚然来了后,菜也上来了,凉菜:妃子笑、芥末墩、白府杏仁、香椿苗拌黄花鱼、宫廷叉烧、麻辣鹿肉

    凉点:豌豆黄、芸豆卷

    热菜:浓汁四宝、金沙栗米澳带、白府宫爆虾、鹅肝酱鸡腿菇+宫廷小窝头、香菠古老肉、香酥鸭方、清蒸多宝鱼、清炒芥兰

    后面还有汤类和甜点,这一桌的价格吓人呀,还好,不是张楚然付钱,所以张楚然一直都往热巴还有思思的碗中夹菜。

    虽然样子有点不好看,还被沈螣暗暗的给了眼神,让张楚然不要这样,因为有老板在,不过,张楚然却嘿嘿的笑着无所谓,反而还给沈螣还有吴惊夹了菜,这让两人哭笑不得,因为现在有老板在这里,所以张楚然这样的做法是很不合适的,虽然大家是明星,但是明星却没有老板来的厉害,虽然张楚然是沈氏集团的假子,可是假子毕竟是假子。

    所以两人都很替张楚然担心!

    只是在后面,让沈螣和吴惊一起惊讶的是,原来张楚然的来头可不仅仅只是沈家的假子而已!

    ........................................

    “我来敬小五一杯。”就在沈螣和吴惊为张楚然担心的时候,突然两位老板中的一位,对着张楚然举起了酒杯。

    而跟在后面,让吴惊和沈螣惊讶的是,另外一位老板也是第一时间跟在后面举起酒杯笑道:“我也敬小五。”

    “哈哈...你们为什么要敬我们家小五呀?”张子枫笑问道。

    这个时候,其中一位老板道:“不为别的,就为了小五给我们的那些股市情报...哎...你们是不知道呀,上次的那个期货让我亏大了,我是真的恨呀,当时我要是认识小五就好了,可是没有你老三命好。

    还好,后面我爷爷从老太太那里得到了一些股票的消息,然后才慢慢的缓了过来,而后来我知道,那些消息都是小五的,我其实早就想谢谢小五了,今天一切尽在这杯酒里。”

    喝完后,另一位老板也是点点头道:“我也是差不多,那次期货几乎弄残了北都的公子圈,还好我们还有小五,所以我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等两位喝完后,也是第一时间告诉张楚然,他不用喝酒,一杯茶就可以,这杯酒主要还是感谢!

    “哈哈...。”因为这杯酒,张子枫与有荣焉的笑了起来:“你们这就对了,我们家小五的厉害你们还仅仅只是知道一点点。

    知道我们家老太太吧,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可是我们家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家小五,嘿嘿...知道小五是谁家的小五,他可不是我们张家的,他是沈家的小五。

    老太太看见小五的第一天,就要给小五一亿华元的见面礼,不过,我家小五却拒绝了,牛吧,如果说到了沈氏集团,小五的名号会比我好使多了。

    你们不知道...就是枫然娱乐也是老太太看小五的面子,给我投资的钱,虽说我是老板的位置,但是真正做主的还是小五。”

    这话一说,两位老板微微的点头,而张楚然身边的吴惊和沈螣则是惊讶不已了起来。

    张楚然看着一边说的很开心的张子枫无语的笑道:“三哥真是的,我在公司可从来没有做过主,啊...对了,今天的两部电影除外。

    沈螣哥的部《夏洛特的烦恼》我认为迎合了时下年轻人的口味,至于吴惊哥的《战狼》一是我相信吴惊哥导演的能力,二就是我前段时间说过,我是一位愤青,米国凭什么那么主旋律的电影呗较好,我们自己拍就那多诟病,我就想可以有一部我们华国的主旋律的渲染我们的爱国情怀。”

    说完,吴惊十分激动的看着张楚然道:“没有想到,楚然和我想的一样。”

    微微一笑,张楚然道:“所以哥...不要为了金钱而担忧,我们枫然娱乐将全力支持你的《战狼》。”

    “感谢,真的是太感谢了。”吴惊惊喜不已!

    .........................

    一餐饭吃完,张子枫喝的有点歪歪的,所以被人送回家了,而这个时候,张楚然带着迪俪热巴还有张思意走了出来看着沈螣笑道:“哥...我们还想去玩,你下午有事吗?”

    一个微笑,沈螣道:“当然没事了,就算有事也要推掉,我弟弟来了,今天当然是配我弟弟了,不过,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也要有点回报呀?”

    “额...你想要什么,我的肉体可不会给你的。”张楚然很喜欢沈螣,所以和沈螣在一起,他也毫不在意的开着玩笑。

    “哎呦...。”沈螣哈哈大笑道:“我要你肉体干什么,我有女朋友,不过,我没钱,那个你这么神,股票的消息给我点好不好?”

    看着沈螣那期待的眼神,张楚然也不忍说不好,微微一笑:“没有问题。”

    “啊呵呵...太好了,那我们还等什么,第一站颐和园。”说完,沈螣就一马当先的走了起来!

    颐和园华国清朝时期皇家园林,前身为清漪园,坐落在北都西郊,它是以昆明湖、万寿山为基址,以h州西湖为蓝本,汲取j南园林的设计手法而建成的一座大型山水园林,也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座皇家行宫御苑,被誉为“皇家园林博物馆”,也是国家重点旅游景点。

    春天的颐和园很妙,万寿山是滴水的绿,岸边杨柳刚抽了新芽,长廊庭院各处的花都开了,落英缤纷。更妙的是,春天风大,湖中那座十七孔桥,就成了划船的无聊群众想要冲刺过去的目标。

    看着那里划船的一干人轮流上阵,拼尽全力,每次都被洞口巨大的风阻堵回来,最牛逼的一次也只在桥洞里挣扎了一会儿又被吹出来。

    张楚然身边的张思意和迪俪热巴全都跃跃欲试,只是张楚然却将两人安抚了下来,因为仅仅靠自己队伍的四人,而且还有一个老弱病残,想要挑战是不可能的,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做了就是傻。

    后面张楚然一个走在后面,看着前面嬉戏的两个小女生,居然让张楚然感觉到一丝伤感,无非是怀古叹今。想着多少年前,有哪些人,走过同一片长廊,看着这同一汪湖水,消着相似的暑,伤着相似的春,一样对自己乃至时代的命运一无所知且无能为力。历史好似梦一场。

    就在张楚然带着张思意和迪俪热巴跟着沈螣一起在颐和园游玩的时候,远在南半岛的莎茂娱乐,此时正在因为周密的事情争吵不休。

    争吵的点很简单,一个要张楚然道歉,因为虽然周密不是南半岛人,但是他毕竟是莎茂娱乐的艺人,莎茂娱乐是南半岛第一的娱乐公司,所以不能有任何损害形象的事情发生。

    另一个就是认为周密这件事情是华国人自己的事情,和莎茂娱乐没有关系,而且张楚然也不是好惹的,莎茂娱乐现在正在进军华国市场,没有必要去惹张楚然。

    两个观点,但是都透露出对华国人的不屑,而最终,第一个观点被支持,无他,就是南半岛人自大的性格使然,明明就只有半个岛,还自以为统治了世界。

    很快,莎茂娱乐正式对枫然娱乐下达通告,希望张楚然向周密道歉,因为张楚然对周密的辱骂,已经超过莎茂娱乐的承受范围,如果张楚然不道歉,那莎茂娱乐将付诸一些正式的行动。

    这个通告引起了南半岛和华国粉丝的热烈反应,特别是南半岛的国民,都称莎茂娱乐大气,正式对张楚然宣战了,因为对于张楚然南半岛的国民真的是太恨了,现在莎茂娱乐的举动刺激了那些国民,只是我们的张楚然会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