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八九章 愤青的愤怒
    北都...张楚然跟带着迪俪热巴还有张思意一起参加北都流行音乐典礼,其实说真的,张楚然讨厌参加这样的典礼,如果不是张子枫哀求他,一定要带着热巴还有张思意多出席一下这样的大型典礼,张楚然是真的不准备过来的。

    为什么...因为张楚然感觉这样的典礼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分猪肉,从2005年开始,某个颁奖礼所颁发的奖项激增至124个开始,在性质上就已经从对乐坛的嘉奖变成了娱乐嘉年华。因为不设上限,因为没有门槛所以深受不少歌手的喜爱,特别是二三线以及新人歌手,很多时候他们人生第一个音乐奖项就是在这样的颁奖礼诞生,其一因为这个颁奖礼是四台颁奖礼中最早举办的,其二是因为没有门槛,报了名就有拿。

    所以参加这样的颁奖礼已经没有荣誉可以奖,完全就是为了增加曝光率,像张楚然这样的音乐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妹妹曝曝光,仅此而已。

    更可恨的就是,现在因为南半岛的南流侵袭,几乎华国的音乐颁奖典礼都有南半岛艺人的参与,就像这次的北都流行音乐典礼,就请了一位名叫周密的南半岛出道的华国艺人。

    这个狗东西,是出了名的脑残,09年的时候,宝岛发生了地震,虽然说宝岛的人民不可爱,但是最起码是我们的华国的一个省吧,这个狗居然说,“刚才地震的时候,就跟在玩一样。”不仅如此,周密还拿去年华国蜀地大地震的情况做比较,他说:“去年在华宣传的时候,也遇到地震,还挺开心的。”

    吓的一旁同为华国人的成员急忙在旁边解释,“他(周密)不是开心的意思。”跟在后面周密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出言不慎,也跟着摆手、作揖,但这段“开心门”视频被摄像机录下来之后第二天就在网上疯传,周密的行径遭到了网友的一致谴责,纷纷炮轰周密“脑残”、“丢脸”,许多网友认为,身为华国人,在自己国家面临灾难时,周觅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同情心,甚至还说出这种缺德话,实在令人难以谅解。就连一向疯狂的fans这次也无话可说,偶像的行为实在难以让人苟同。

    当然了,这可不是这个狗东西唯一的杰作,他还曾主动告诉记者,他在2008年的时候,在王力哄北都演唱会上,在幕后幕后帮王力哄代唱。他甚至还说,因为王力哄签的合约有限制,不能多唱,所以找了他在幕后代唱。

    此话一出导致很多网友对王力哄的职业道德提出质疑,不过据媒体调查,王力哄2005年在北都并没有举行过演唱会,但王力哄和周密确实同过台,那时候周密并没有出道。通过当时的视频可以发现在那场王力哄的歌迷见面会上,有两位“幸运男歌迷”上场与王力哄一起献唱,一位是豪迈大叔,另一位则是个秀气小伙,经过仔细辨认,那秀气小伙就是周密。不过,传说中的“代唱”并没有出现。

    这个狗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在南半岛的节目上自爆,自己的妈妈曾在华国机场被喷迷药,在网上引起巨大争议,不少网友表示,此事早已被警方辟谣,因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喷就倒的迷药,不明白周密为什么有上述言论。时候,周密通过微博表示“心好累”,发声明澄清此事称:“由于表述上的问题造成了观众的误会,在此表示深深的道歉。”

    简简单单的一个道歉,就完事了,但是这个狗给华国的形象却造成了无可弥补的损害,就这样已给彻彻底底脑残狗,居然还被请到了华国,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奖项。

    说真的...不能怪别人,其实在怪别人的时候,也要想想自己,被人骂了你,你还上赶着去请人家,那就不是对方的问题,是你自己下贱。

    除了周密,主办方还7位数字,请到了一位李姓南半岛女艺人开场,而无独有偶,这位南半岛的女艺人也是最用力黑华国的人。

    她黑华国的言论,让华国回到了古代。

    在一档南半岛很有名的综艺谈话节目,这位李姓女艺人,称有一次她在华国乘坐长途客车去小城市演出,途经一座山时,突然出现山贼。

    她表示当时车上所有人吓得直打哆嗦。那个华国当地的经纪人一直向山贼解释,她是很有名的歌手。但山贼们不信。情势变得非常危急。为了慑服山贼,她只好亲自出马,现场演唱一首在华国人气极高的歌曲“wa”让他们相信我的身份,他们的态度马上友好起来,最后把全车人都放了。

    这尼玛说的是什么玩意,华国山贼,完全将华国当成了可以肆无忌惮辱骂和抹黑的地方,但是对方即使这样了,和我们的人还要请,哎...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南半岛人固然可恨,但是最可恶的还是我们的脑残粉,总是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觉得南半岛的就是好的,信仰缺失之严重,让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南半岛人会如此嚣张目中无人,只要还是部分国人精神出现扭曲,不知轻重没有底线的哈南,给他们以嚣张的资本与温床。

    .............................

    “老哥...笑两下呀,陪着我们你很痛苦吗?”

    坐在音乐颁奖典礼的现场,张楚然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前面一圈都是那些南半岛的脑残粉丝,在哪里哇哇乱叫吵的张楚然脑袋疼,还有我们华国的自己艺人,上台后,开口闭口都是南半岛的艺人,好像没有南半岛艺人,他们就活不了一样。

    就在张楚然无语的时候,听到了张思意的声音,这让张楚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愤青又太投入了,所以赶忙张楚然将自己抽离了过来,带着笑意回看身边的张思意道:“没有了...有你们两个青春美少女陪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会痛苦,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怒我们某些国人不争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办方的一位负责人带着微笑走了过来,想请张楚然帮忙却颁一个奖项,所谓于他人方面就是于己方便,所以张楚然点头同意。

    不过,就在张楚然走到了后台的时候,却让张楚然看到了很不想到的一幕,周密带着他的助理,两个人霸占了四个位置,这让本来还要去领奖的某位歌手,连化妆的位置都没有,只能站在那里让化妆师给化妆。

    看着周密那嚣张的样子,张楚然就气不打一处来,首先周密这样的行径,如果在南半岛早就会被封杀,因为南半岛的周密连个二流艺人都算不上,要不然也不会用抹黑自己的国家,来赢得南半岛人的关注。

    可是看看这个在南半岛连二流艺人都不如的狗东西,却可以在回到自己国家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去欺侮自己国家的艺人。

    这他吗的到底算什么?

    ..............................

    没有说话,张楚然走到周密的身边,将周密放在椅子上的东西给拿了下来。

    周密还没有说话,倒是他一旁的助理很是嚣张的喊道:“哎...你干什么,椅子是我们的,你凭什么将我们椅子上的东西给拿下来呀?”

    看着那位嚣张的小助理,张楚然则是回头看着对方一字一句的道:“椅子是给人做的,不是放东西的,而且这后台的椅子是给艺人坐的,你又算什么东西,狐假虎威的坐在上面?”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终于...周密出声了,其实就在张楚然将他的东西从椅子上拿下来的时候,他就不爽了。

    在周密的心中,他就是这里的神,所有人都要仰望他,他是南半岛的艺人,所以他就主宰一切,殊不知,他也不想想他在南半岛是一个什么哈巴狗的样子。

    在南半岛就是条狗,等到了华国,就当所有的华国人是狗,这是某些人的通病、

    而听到了周密的声音,张楚然的火气也是螣的一下上来了:“我是什么东西,你这条狗杂种还不配知道。”

    “你骂谁狗杂种?”周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狠狠的怒视张楚然,此时周密就像一条高高再上的神一样。

    “我在骂你狗杂种,难道你不是吗?想想你这个狗杂种干的事情,骂兄弟,抹黑国家,嘲笑地震,吗的,要不是老子这段时间不想打人,早他吗的抽你了。”

    说完,张楚然鄙视的看着周密。

    “你...你...。”被张楚然骂的气氛不已,周密大声的道:“好...好...你会后悔的,你别想参加获奖了,我要让主办方给你除名。”

    “噗...哈哈...。”对于周密的话,张楚然都快笑死了:“就凭你这条狗杂种,草你吗的,南半岛连一个二流艺人都算不上的东西,也配来我华国耀武扬威。

    草你大爷,来呀...你要是有能力让主办方将我除名,劳资马上抹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主办方听到了争吵的声音,也是有工作人员赶了过来,等看到有工作人员赶了过来,马上那位周密就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对着赶过来的工作人员大喊:“我不想看见这个人,你们必须马上将这个人给除名,要不然,我就不会上台领你们的奖。”

    “额...!”只是当看向周密指着的人后,工作人员无语了,因为周密指的人不是别人,那可是张楚然,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这位,就连主办方也得罪不起。

    “那个...周先生,那位是张楚然先生,他是华国第一的音乐制作人,我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被工作人员说出了张楚然的名字后,那位周密心中一惊,因为人的名,树的影,虽然周密没有见过张楚然,但是听到过张楚然的大名。

    华国第一的音乐制作人,号称华国音乐的最后尊严,将南半岛的大爆炸斩落马下,虽然很痛恨,但是整个南半岛的国民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位张楚然的能力。

    所以在听到张楚然的名字后,周密知道不好了。

    就在周密感觉心惊的时候,张楚然说话了:“小小的南半岛的二流艺人,也敢到我的华国称大,你他吗以为你是谁呀,回去告诉你们的老板,你们那个组合就别想发片了,因为我会压着你们打,你们公司拥有都别想来华国得到任何一个一位,还有你,既然那么喜欢给华国抹黑,那就给我滚出华国。”

    “就算你是张楚然,那你也太霸道了,我凭什么要滚出华国?”对于张楚然的话,周密做着最后的挣扎。

    “哼...凭什么,就凭你在后台的所作所为,不要以为自己在南半岛出道,你就可以将华国人当成狗,告诉你,这里是华国,看你那小人得志的鬼样子,后台就四张椅子,全部被你霸占了,你告诉我,这是那个公司教给你的礼仪,是莎茂娱乐吗?

    就这样一条,曝出去就会让你在南半岛呆不下去,小赤佬,你真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了,记住,你在我眼中连条狗都不如,有种就让你的公司过来弄我,劳资等着你和你的公司。”

    “好了...好了...楚然兄,卖我一个面子,这次都是我们的问题,嗯...还是让周密领奖吧!”

    来的人是张子枫的好兄弟,也是在北都响当当的人物,叫楚飞,这里就不详细的介绍,后面他还和张楚然等人合作。

    这次请张楚然过来,就是看楚飞的面子,所以在听到张楚然有事后,楚飞马上赶了过来。

    听到了楚飞的话后,张楚然点点头道:“给楚飞兄一个面子,不过,只在今天,下次,我会告诉这个小赤佬,华国人不好惹。”

    说完,走进了后台的深处,因为张楚然还要去颁奖!

    .....................

    看着张楚然离开,周密还想要去阻拦,不过,却被楚飞给挡住道:“周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位才好,最好是求你们公司的人去找一些华国的有头脸的人,来和张楚然和解。

    我不是在吓你,如果你不准备和张楚然和解,那你就等着过气吧,要知道你在南半岛就是个三流的艺人,现在你们公司将你的重心压向华国,而张楚然会让你在华国一无所获。”

    微微的惊骇了一下,周密还是不太相信道:“他有这么大的能力,不就一个制作人吗,华国那么大,连吸d的人都要,还容不下我?”

    看着周密还不自知,楚飞摇了摇头离开,后面的话他也不想说了,既然有人想要找死,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他还是将张楚然给安抚好,毕竟一个张楚然,抵得上一千个周密。

    再说张楚然,上台颁完奖后,又领了一个奖就直接的离开,他不想再去看周密那张脸,尖嘴猴腮的,看着张楚然搞不好想要去踹上一脚。

    一直以来,张楚然信奉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这次对于周密这样的垃圾,张楚然想要彻底的弄死对方。

    如果你他吗的要是南半岛的人黑华国,张楚然还能理解,毕竟我们华国人也黑南半岛,棒子棒子经常的骂,但是你一个华国人在国外然后黑自己国家,这种狗东西,张楚然真的忍不了。

    这次和周密的相遇是真的将张楚然给惹火了,第一次张楚然开始决定不让对方好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