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七八章 爸爸去哪里开录
    这时候,张天宇回头看了一下张福,当张福的目光与张天宇接触的那一刹,张福猛的大叫一声:“这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看我呀!”说完大叫着往张天宇的在梁城的宅邸奔去(在打胜回来后,原先那个小日本的房子就被张天宇要了过去,现在这座房子是张天宇名下的,而且是永远,从这点上也能看出,梁城人是多么需要一个保护他们的人,只要有人可以保护他们,他们可以为了那个保护他们的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吴家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张天宇道:“旅正大人,你看!我们还是上马吧!”说完手一挥,就有几个穿着大红褂子的小伙子,拿着一个超级大红花要给张天宇带起来。”

    张天宇这下急了。其实也不是张天宇不喜欢吴风儿,做为一个前世的处男小宅男,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姑娘,要是真的入了洞房,像张天宇这样的小宅男,还不猴急的要死呀!哈哈!只不过因为有了八岁时候与她的那次邂逅,张天宇在自己的内心已经给她一个不小的位置,所以这次的娶亲,张天宇还是想在不伤害吴风儿的同时拒绝掉。

    张天宇无奈的看着吴家老头道:“老丈!老丈!这与俗礼不符吧,俗话的说的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天宇人在梁城,可母亲却在京都,没有了父母之命,这还能娶亲吗?”

    “哈哈哈哈!这么说只要有了父母之命,旅正大人就愿意娶风儿为妻了?”

    “呵呵!当然风儿姑娘温婉可人,善良美丽!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愿意去娶她的。”张天宇现在是死命的夸吴风儿,因为现在他占了一个理字,他的母亲远在京都,只要没了这父母之命,那就是与礼不符,只要是与礼不符。他张天宇就可以堂而惶之的拒绝。

    “其实父母之命已经有了,呵呵!我还怕是旅正大人看不上风儿这丫头!现在好了!”

    “怎么可能,我母亲在京都呀,怎么到这里来了?”

    “旅正大人,少安勿燥,老朽想请问下,于龙于虎二位将军是不是你母亲的师兄?”

    张天宇点了点头漠然的道:“是呀,那两位是我外公的弟子,和我母亲是同门,还是很亲的那种。”

    吴家老头一听还是很亲的那种就更乐了:“那就对了,我把娶亲的事情和于龙于虎二位将军说了,两位都是异常的高兴呀,本来老朽也是认为应该缓缓的,先去找到大人的母亲,可是后来于龙于虎二位大人说,他们两人都是你母亲的师兄,所谓长兄为父,他们两个都是你爷爷级别的人物,所以父母之命也有了!”

    噗,一口鲜血到了张天宇的喉咙之中!只听他喃喃的说道:“我靠,这样也行呀!”

    看着喃喃自语的张天宇,吴家老头手一挥,四个小伙子就把那朵超级的大红花给张天宇带上,四个人又把张天宇架上大马,唢呐声,锣鼓声瞬间震天响,看着热情的梁城子民,在大街道两边热烈的挥着瘦,张天宇坐在白马上,只好认命的想着:“我居然要成亲了!”

    路旁两边的百姓不停的向白马上的张天宇恭喜着,这时候认命的张天宇也是微笑着拱手回礼,不一会就来到了吴家老头的宅邸前,吴家老头不愧是族长,宅子很大,门前还有两个大石狮子,都是披着大红花,见到张天宇骑马而来,门前的媒人大喊着:“吉时到!新娘出门了!”

    这时候吴风儿被吴家老头的长孙背了出来,慢慢的放到大红花轿中,张天宇这时候也是乐呵呵的了,哎,毕竟是处男有个女孩喜欢就要偷笑了哦!

    这时候从吴宅门口走出一个老妇人,老妇人眼睛红红的,不是知道是喜极而泣还是难过的而泣,张天宇看着这位老妇人,心想这一定是吴风儿的奶奶了,张天宇默默的从白马上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要干啥,只是媒婆很是着急的说:“吉时已到,大人要走了呀!”

    张天宇一句话没说,只是自顾自的走到老妇人的面前,抓着老妇人人的手跪了下来大声道:“奶奶,请放心,天宇一定会对风儿好的,粱城做证!”吴风儿的奶奶老泪纵横道:“奶奶相信!奶奶相信!”说完摸着张天宇的头道:“快去吧!今是大人的大喜之日,可不要误了大人的吉时。”

    张天宇翻身上马,大声道:“回家!“

    第一章回家第十一节洞房花烛

    张天宇骑着大白马,带着大红花,喜滋滋的把抬着吴风儿的大花轿往家带,不一会儿就到了张天宇在梁城的家,“哇”张天宇大叫了一声,自己的宅子现在只能用喜气洋洋来形容,门口站着一群人,于龙于虎赵新孙田个个都是大红的衣服,张天宇就无语了,为什么我这新郎没穿大红衣服,他们这些人都穿的跟新郎似的,郁闷归郁闷,再一看门前有一条红地毯一直延伸到主厅,门上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所有的黑甲士兵胸前都别着一个小红花,还有就是他们每个人都笑个像朵牵牛花一样。

    这时候媒婆大叫一声:“大人回府了!”

    “啪”“啪”“啪”爆竹声响起,张天宇下了马,来到花轿前,把轿门轻轻的踢开,看着坐在轿中吴风儿张天宇又是嘿嘿一笑,将吴风儿的手一牵,轻声的说道:“我背你。”

    吴风儿也是在花轿内很娇羞的点了点头。

    “呵呵!”又是张天宇的傻笑,张天宇把吴风儿从轿内背出,顺着红地毯把吴风儿背向主客厅。

    于虎看着张天宇去踢轿门的时候,就碰了碰站在自己旁边的于龙道:“哥,你我也要准备准备去受高堂之礼了。”

    于龙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说:“虎子,这行不行呀?师妹不会怪我们吧!”

    于虎哈哈大笑着说:“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宇这小子在京都的时候,就像个小娘门似的,不喝酒不惹事,每天都是黑甲营和张府两边走,就是在路上遇到事,他也只会绕着走,那些在京都官员的小姐们,最瞧不起他,都叫他张无能,师妹就是为了他的亲事早就操碎了心,现在你和我帮师妹娶了媳妇,你回去师妹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于龙听于虎这么一说,并没有笑而是很深沉的道:“这孩子可怜呀!长子非嫡出,次子嫡出并家世强横,他在张家就只能做一个孬种,从而保护自己和他的母亲妹妹,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苦,走!虎子,你我就做一次高堂。”

    张天宇把吴风儿背到主厅门外,把吴风儿放下,让他牵着自己的大红花,两人一步步的走进主厅,这时候一直陪在新娘右边的媒婆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张天宇和吴风儿静静的站在主厅中,媒婆大声道:“一拜天地!”两人向门口跪下一拜。“二拜高堂”于龙于虎赶紧在主位上又坐正了一下,张天宇和吴风儿向于龙于虎下跪一拜,差点没把于虎乐死,于龙也是很满意的摸着他的胡子,接着“夫妻对拜”两人相对一拜,这时候两边观礼的黑甲军士们一起大吼道:“送入洞房。”说完不由分说的把二人,送人后院的主卧内。

    看着主卧内那对龙凤花烛,张天宇还以为自己在梦中,他轻轻的抓着吴风儿的手道:“风儿,我张天宇在梁城看似风光,其实我在张家连个管家都不如,我虽是长子,却不是嫡出。我的母亲只是如夫人而已,次子张天恒才是嫡出,再加上我家主事的是奶奶,奶奶又是次子母亲的亲姑姑,所以我这个长子其实是个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去的人。今天娶你我真的真的很高兴,只是我希望你知道我的真相,再做出你正确的选择!”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着的男人如此的哀伤,吴风儿紧紧的抓住张天宇的手道:“君生妾生!君亡妾死!只要君对妾不离不弃,妾定誓死跟随!”说完,张天宇眼眶就与点红了,他一把将吴风儿抱在怀中,口中喃喃的道:“不离不弃,不离不弃!”

    这时候在主卧门外的大厅和院子内到处都是喝酒划拳的人,他们高兴,他们大难不死,他们最敬重的人终于娶了亲,他们很高兴,每一个人都在用心去祝福这两位新人,每个人都在用大醉来表示他们内心的喜悦。

    而在主卧内,张天宇与吴风儿相拥而眠!

    用我表弟的话来解释就是,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个处男和处女!(鄙视下!)

    天亮了,又是美好的一天,张天宇慢慢的从床上起来,看着还在熟睡的吴风儿,张天宇小心的把被子给吴风儿盖好,走出了房间,张天宇走到了自家花园,看着雾茫茫的花园小池塘,心中无限感叹!

    这个时候于龙从后面慢慢的走了出来,轻敲了一张天宇的后背道:“你吩咐的事,我可是都做好了,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大志的男人,不过,不要辜负了风儿,因为男人要懂的负责!”

    看着于龙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教导自己,张天宇很感动的回道:“知道的!龙叔!我和风儿结婚虽然大部分是因为我想要和梁城吴家绑上关系,但结了婚后,她成了我的人,我就会全心全意的对她好,我知道这也是我的责任!”于龙放心的拍了拍张天宇道:“你是铁了心的要在这梁城落根了,粱城会接受我们的,现在就要看你母亲的了!”

    第一章回家第十二节交易

    京都张宅府邸。

    正堂中,姚老太君,张武,张裂和姚玉杏在商议着什么,这时候张武讲道:“娘,这次重新册立长子的帖子有一些我们已经发出去了,现在那个小贱种没死,而且还要回京都,我们怎么办呀?要不....”说话间张武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姚老太君微微的摇了摇头,虽然她很不喜欢张天宇,可是这老奶奶什么都要讲所谓的正大光明,也是因为这样张天宇才会在张家这么多年才没有莫名其秒的死去。

    看着姚老太君摇头,姚玉杏可急了,虽然她的哥哥们也承诺会在路上做掉张天宇,可是这还是下下之策,最好还是需要获得老太君的支持。

    这时候她给了张裂一个眼色,张裂一收到着个暗示,就狠狠的说道:“娘你还犹豫什么呀?一不做二不休,趁他回来之时,用我的虎贲军做掉那个贱种。”

    话没说完,就迎来了姚老太君的一记耳光。看着这个和自己儿媳有暧昧的另一个儿子,姚老太君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畜生,张家的军队绝对不会用来对付张家人,哪怕他只是一个贱种,如果军队可以肆意的杀害张家人,以后等掌兵的不是你时,会不会把你也给杀了。”

    张裂吃了自己母亲的一个耳光,再听母亲这么一说,只能悻悻的继续坐在那里!

    这时在张宅的另一个人,现在也是忧心忡忡,那就是李玉,李玉本来收到亡命鸽后早就把心都哭碎了,谁知道两天之后,又收到了黑甲军大胜的消息,这一悲一喜有几个人能受的了呀,本该是好好的静养的,可是谁知道,她在几天前收到了于龙的传书,让她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张天宇留在梁城,这时候她又从自家姐妹那里听到,朝廷这次要废掉黑甲军和明升暗降张天宇,张天宇回来也就算了,可是黑甲军那个曾经让雨丘十万大军退兵三十里的传奇,真的要让它结束吗?李玉静静的想着,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最后她做出了一个自己的决定,那就是她要使用她最后的手段。

    在正堂里的姚老太君等人还在那里苦思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管家的人物,他走到正堂中间对姚老太君道:“老夫人,外面如夫人人想见你一面,说有事和您商量。”

    “哦”姚老太君顿了一下道:“让她进来。”

    管家退下,李玉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进来后对坐在堂上的姚老太君福了一下。

    姚老太君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以示回应道:“你有什么事需要和我商量呀?”

    李玉双眼直视姚老太君道:“太君是不是还在为我儿未死而感到烦恼?”

    此话一出,姚老太君顿时就怒了,大喊道:“你这叫说的什么话,天宇也是我的孙子,还是我张家的长孙,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他没有死而感到烦恼。李玉不要以为你有三品诰命之身,就可以胡言乱语,下次要是再敢胡说,小心我掌你的嘴。”

    “是呀!李玉!不要嘴长在自己的这种贱人的身上就可以说些贱话,哼,你和你儿子虽然都是贱人,但我姑姑可是光明正大之人,怎么能用你这贱人之心去想她老人家呢?”姚玉杏冷眼鄙视的说道。

    “是呀,李玉!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张武也接口说道。

    李玉自嘲的笑了笑:“太君,我这次来是为了替我儿子辞去张家长子之位。”

    “什么,你们真的愿意辞去张家长子?”问完姚老太君又叹了一口气道:“即使你们想要辞去,可是张天宇是我张家的长子是铁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你们说辞就辞掉的呢?”

    李玉淡定的说:“只要太君您老人家,答应妾身的要求,妾有办法!是很信的样子默然的说道:“还是先把办法说个老身听下吧!””

    姚老太君哦了一声,表现出不是很信的样子默然的说道:“还是先把办法说个老身听下吧!”

    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