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七四章 赵俪颖的震撼
    本章节是fangdao版章节,如果你是网页用户,看到本章节,请早上7点来看。

    如果你是客户端读者,看到本章节,也请七点来看,如果不行,可以在本书目录之中重新下载错误章节,也可以将本书从书架删除后重新加入。

    为了避免下载到fangdao版章节,请注意下目录里的新章节的发布时间,我会在夜里凌晨一点发布。然后早上六点改动!

    本书正版收费最贵也才千字五分,高v更只需千字三分,我一个月的更新,只需花费5到10块钱左右,也就是一碗面的事。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订阅,感激不尽,也请各位谅解。

    听见一声巨响,这时候的张天宇面色一凝,望着张福大声的道:“张福速去传令,所有黑甲军,披甲上马慢慢前行,炮火一停,全军冲入城北辽军军营截杀,后退一步者,杀无赦!

    张福应道:“诺!”

    黑甲军行到辽军军营前约一里左右,在去辽军军营的路上一个辽军斥候都没有看见,估计是因为爆炸声而全都回去了!这时候可以看到城北辽军军营里是火光一片,这时候火炮的声音就更响了,所有人几乎都要捂住耳朵前行。

    这时候,张天宇一摆手,一个斥候马上出去侦察了,张天宇回过身来对自己的将士说:“各位兄弟,本将!将带众位去建立不世奇功!众位背水一战。”所有的黑甲军将士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给张天宇行了一个军礼,表示自己视死如归的决心。

    看着神情决然的黑甲军们,张天宇默默点头微微一笑:“等炮声停止,整装冲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炮弹都已经打几千发了,而且打都是开花弹。一炮开出百十人的伤亡,站在离辽军城北军营一里处,只要有一点点的微风送来,就能闻到呛鼻子的血腥气,在黑暗中,所有的黑甲兵全都像石化了一样,站在那里不发出一点点的响动,这时候的张天宇也在很小心的听着炮声。

    忽然间本来充满天空的爆炸声骤听,张天宇立刻抽刀,刀向前一指,刚要说杀的时候,这时候远方去侦察的斥候回来了,刚一下马,还没走到张天宇的面前,就在那里狂吐了起来。

    张天宇一看,心里一顿!这是干什么,什么意思,侮辱我吗?少说你也是见过世面的,吐什么呀?就见那个亲兵脸色惨白的张天宇道:“旅正,现在不能去冲杀了。”张天宇很不解的问了一句:“这是为什么呀?人不会死光了吧?”

    斥候狠狠的吸了几口气道:“前方辽军士兵因为爆炸声已经开始营啸了,现在前方的辽军军营中所有的人都在互相砍杀,因为先前火炮的威力辽军的军营中现在到处都是残躯,残肢还有人的内脏和碎肉,小人甚至还看有人在吃仇人的内脏。”说完又吐了起来。

    听到这些,张天宇连忙的挥了挥手,不许他在说了,因为再说下去,张天宇也要吐了。

    这时候张福凑了过来,傻傻的问道:“少爷什么是营啸呀?”

    张天宇鄙视的看了下他道:”这都不知道,你还真白痴呀!当士兵感染上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就会彻底摆脱军纪的束缚疯狂发泄一通。一些头脑清楚的家伙开始抄起家伙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由于士兵中好多都是靠同乡关系结帮拉派,于是开始混战,这时候那些平时欺压士兵的军官都成了头号目标,混乱中每个人都在算自己的帐,该还债的跑不了,也就是“营啸”

    接着张天宇很阴险的笑了起来,张福气很不解的问道:“少爷,你笑什么呀!”

    张天宇“哼”了一下道:“你懂什么?”这次的辽军军营中的营啸比一般的营啸最少要严重10倍,因为这次出征的辽军军队并不是辽国直系军队,而是由完颜无月在附庸辽国的十几个大部落中强征过来的,因为这十几个大部落之间多多少少的都有着杀子和夺妻这种死仇,在平时的时候有着辽军的主将完颜无月镇住,还勉强可以将他们拧在一起,可是当他们染上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后,他们之间的死仇就会骤然上升几倍乃至几十倍,这时候的那些士兵就会豁出命去复仇,就算复完了仇他们也无法停下,他们只能一个一个杀下去,直到本人自己倒下才能停歇,这就是把死仇给放大的后果!”

    “哦”了一声,张福好象学到了什么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要不要过去拣便宜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呀?”

    张天宇摇了摇头道:“不可,因为营啸可以让士兵歇斯底里,所以那些士兵战斗力可以增长三到五倍,现在这个时候去拣便宜和找死没什么什么分别,还是静观其变。”

    张福又“哦”了一声,跟着很关心的问道:“那少爷,这营啸能死多少人呀?”

    张天宇很无奈的对张福道:“你还真是喜欢问问题,前面要死多少我是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最多一次是死了多少!”

    “告诉我!告诉我!”张福很猴急的要求道。

    张天宇看着张福猴急的样子只好笑着说:“十年前天凉国为了统一自己境内所有的国家,任前兵马大元帅叶子青为主将,而叶子青也和完颜无月一样也是调周围十三个部落共计十万于人,围攻花莨,花莨国三天之内连丢四郡,只剩下花都一郡,花莨宁死不降,没办法叶子青只好屯兵十万于花都正前五里!神之湖驻扎,等天明一到,叶子青便准备血洗花莨,可是没想到就是那一晚,出现了营啸,西凉十万兵马的血染红了神之湖,十万人只逃了七八千多人,叶子青逃回,回去以后叶子青被贬去了兵马大元帅,从此成了一个带罪之人。知道了吗?”说着拍了拍张福的背。

    张福听到死了快十万人,顿时傻住了,张天宇一拍他的背让他反应了过来接着就是很开心的点了点头。

    接着张天宇喊了三个斥候到自己的身边对他们道:“你们三人,一个去土山,一个去荒原坡,一个去桦树林,去看看那边的攻击怎么样了,快要速去速回!”三个斥候翻身上马,正准备要走,这时候从远方不同方向跑来了三匹马,来到张天宇面前,从马上下来三个斥候,全都是来问张天宇攻击的怎么样了,他们那边遇到营啸,不可冲杀,随时都能来救援!

    张天宇大笑了起来,这下他就放心了,最后还感慨:姜还是老的辣呀!这边刚要派斥候,那边斥候就都来了。

    告诉来的三位斥候,自己这边也是营啸不宜冲杀并令三位将军,营啸一旦结束,立时冲杀!

    第一章回家第七节大胜

    时间过的很快,在等待的时间里,张天宇只是安静的把手放在自己的佩剑上,只要斥候来报,说营啸结束,张天宇就要准备随时冲杀,因为这次是个机会,是个天大的机会。

    “少爷!少爷!”这时候张福从远处走来还带着于龙。

    张天宇很奇怪道:“龙叔叔!你怎么来了?”

    于龙走到张福的面前,才安心道:“我把所有的火炮,全都打到炮身滚烫,已经无法再开炮了,旅正布置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所以我带了四百黑甲精兵火速来援助你!为什么你们现在还没开始偷袭呀?”

    张天宇还没来得及开口,张福就抢着说道:“辽军军营发生了营啸,很恐怖的!呵呵!对了!于将军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营啸,我可以告诉你呀!”

    望着张福想要显摆的样子,张天宇是哭笑不得,只见他狠狠的给了张福一脚并瞪了他一下,回头刚想对于龙说些什么,就见于龙很兴奋的一把抓住张天宇的双手很开心的笑道:“是真的吗!真是营啸,旅正确定了么?如果是真的那么这里就可以不用偷袭了,我们应该赶快派斥候,去查探其他三路的情况,看谁遇挫,我们好前去救援!”

    看着眼前的于龙能这么的快的就分析出,对自己军队最好的行动,张天宇很是赞赏,刚想要告诉他其他三路的情况,还没张口,张福又马上凑了上来笑嘻嘻道:“于将军,我们少爷早就派了斥候了,而且其他三路要偷袭的辽军军营也全都发生营啸了,现在我们大家都在等辽军军营的营啸结束后再偷袭。”接着有急吼吼的道:“于将军!于将军!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现在不马上去偷袭营啸中的辽军军营呀!我.....!啊!”张天宇又是一脚张福跌了一个狗吃屎!

    看着聒噪的张福,于龙看都没看,只是当听到其他三路黑甲军所偷袭的辽军军营也发生营啸的时候,露出了狂喜的样子,只是用一双极为热切的眼神看着张天宇,看着张天宇点头表示是真的的时候,于龙的眼圈有点红了。现在的于龙的心里只剩下狂喜。

    看着眼圈有点红的于龙,张天宇的心中感到很窝心,很温暖。于龙和于虎其实是张天宇外公的徒弟,曾经一位做到从三品的勇武将军,一位做到正三品的翎军将军。只是因为当年张天宇的外公对战丘雨国时,最后在凤天峡谷大败,五万大周黑甲死伤四万,主将战死并张家家主战死,后来整个黑甲军被大周朝廷追究责任,除了战死的张天宇外公保留爵位,其余的所有的将军都被降三级,黑甲军从此只能保留三千人数,不可扩充,其他黑甲充入其他军队。

    最后于龙和于虎两人对大周失望透顶,放弃所有爵位官位回家养老。这次是张天宇的母亲出面求了两人出山,想护下张天宇。到现在张天宇才知道于龙于虎对自己并不仅仅的只是自己师妹的拜托,更多还是对子侄的关心和爱护。

    天渐渐的亮了,辽军军营中的打斗声也早已听不清了,只是血腥的气息越来越浓,这时候回来了一个斥候,来到了张天宇的面前,告诉他前面辽营已经没有打斗的声音了,张天宇本想问问情况的,可是还没来的及开口,那位斥候哥哥早就吐了有七八遍了,看着这位斥候哥哥吐的如此凄惨,没有上过战场的他都有点怕了,可是没办法身为主将的他还是必须要硬着头皮上,他示意那位刚刚侦察回来的斥候先去休息,然后带着所有的黑甲军冲向辽军军营。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张天宇和黑甲军就冲到了辽军军营中,军营里几乎有一半的都是辽军士兵的残肢,残腿和内脏碎肉还有尸体烧焦的气味,军营中的辽军尸体有的两两掐在一起气绝身亡,有的互砍至死。可以说是惨烈无比,张天宇的这一千黑甲军基本上都是前黑甲军所世袭子弟,一个个虽然肯吃苦肯上进可是看到这样惨烈的现场,一个个都有点面有难色,张天宇看着尸横遍野的辽军军营,一点表情都没有而是用很冷的语言对黑甲军道:“黑甲听令!搜索辽军军营寻找辽军主将完颜无月,其间遇伤重者杀无赦遇抵抗者杀无赦!”

    “诺!”

    不一会儿,就听见张福大叫,说自己找到了完颜无月。

    张天宇跟着张福来到辽军中军营帐,看着完颜无月的尸体叹了口气,曾经号称大燕无人敌的完颜无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还真是讽刺,接着冷冷的道:“将完颜无月的尸体抬下去,割下头颅用石灰风干!留着上报朝廷!”说完就要走出营帐。

    这个时候从帐外传出几声大笑:“痛快!痛快!旅帅何在呀?我老虎已经搞掂任务了,特来复命!”赵新和孙田也很高兴的同时走进了营帐!

    张天宇很惊讶的看着三位将军道:“怎么大家都来这里了,难道都已经完成任务了?”

    三位将军同时单膝跪地道:“末将等特来复命!”

    看着来复命也算是救援自己的三位将军,张天宇心中是又开心又感动,后来兴奋的问道:“各位将军!不知道各位战果如何?”

    于虎首先笑着道:“我在辽军南营俘虏三千两百人,缴获弓弩五千,马匹一万,长刀长枪八千,盾牌铠甲两千,粮食两千石。”

    赵新道:“我在辽军西营俘虏两千一百人,缴获弓弩八千,马匹两千,刀枪一万,铠甲三千,粮食三千石。”

    孙田笑道:“旅帅!我在辽军东营俘虏两千五百人,缴获弓弩三千,马匹一千,刀枪一万,盾牌铠甲一万,粮食三千石。”

    孙田刚刚说完,帐外就有大笑传来:“现在该轮到我来汇报我们的斩获了,我们在辽军北营俘虏敌兵五千四百人,缴获弓弩八千,马匹一万三,刀枪一万五,盾牌铠甲八千另有重盔甲甲两千,还有粮食一万石。把刚才其他三路的俘虏都加在一起的话,我们黑甲军这次俘虏辽军一万三千多人。”接着又皱眉道:“而我们只有三千人,这该怎么办呀?现在这些俘虏因为是营啸过后,所有基本都失去了战斗能力,可是以后怎么办,他们的实力会恢复的!”

    张天宇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大帐门前挑起帐帘,看着外面那些正在忙碌的黑甲兵,张天宇脸阴了起来:“将所有被俘辽军押到天寂岭下的空谷内!”

    于龙一看张天宇的样子,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可是这件事要是做了,他不死也要脱层皮,所以很焦急的一把抓住张天宇低声道:“你不想回京都了,此举定会让你被弹劾的。”

    张天宇很无所畏的笑笑道:“龙叔!我就是想让他们弹劾!”于龙诧异的看着张天宇道:“你这是要一将功成万骨枯呀!”张天宇微笑着道:“为了母亲,妹妹!天宇什么都干做!还请龙叔给我母亲休书一封,让母亲那里也要努努力。我要保证万无一失。”于龙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午时正午,天寂岭峡谷内,一万三千多被俘辽军被赶进谷内,张天宇看着谷内黑压压的辽军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里可不止一万呀。”说完手往谷中一指道:“全都射杀,一个不留。”

    “诺!”箭如雨下,谷内求饶,哀号声不断,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谷内的土地。

    看着遍谷的辽军尸体,张天宇还是狠心道:“割下头颅,风干保存!”

    黑甲军到了梁城城外,近全城的百姓出来迎接,所有的穷苦百姓都跪在两旁大喊:“黑甲威武!”跪在两旁大喊:“黑甲威武!”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