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七三章 楚然,你觉得我怎么样?
    本章节是fangdao版章节,如果你是网页用户,看到本章节,请早上7点来看。

    如果你是客户端读者,看到本章节,也请七点来看,如果不行,可以在本书目录之中重新下载错误章节,也可以将本书从书架删除后重新加入。

    为了避免下载到fangdao版章节,请注意下目录里的新章节的发布时间,我会在夜里凌晨一点发布。然后早上六点改动!

    本书正版收费最贵也才千字五分,高v更只需千字三分,我一个月的更新,只需花费5到10块钱左右,也就是一碗面的事。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订阅,感激不尽,也请各位谅解。

    “你说什么呀大哥?不可能吧,你们不是都计划好了吗?怎么可能让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贱种用三千黑甲军就完全歼灭了五万辽军,就算有号称黑甲智谋第一和黑甲勇武第一的于龙于虎两兄弟,也不可能全歼五万辽军呀,那可是五万人,就是五万多头猪,他们三千人也要抓个十多天,现在才五天,我儿子可是要继任张家长子的呀,这,这到底该怎么办呀?大哥!”一个明艳的中年妇人焦急的对一个魁梧的大汉抱怨道。

    “妹妹,不要激动也不要慌张,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这不是马上就来通知你了吗,虽然那个贱种逃过了这次围杀不过大哥也早已想好了对策,他绝不会有机会回来和恒儿抢张家长子之位。”魁梧的大汉一边轻轻的拍着明艳妇人的肩膀一边狠狠的说道。

    明艳妇人听自己的哥哥说已经想好了怎样对付那个贱种的时候,终于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轻笑的对魁梧大汉道:“我就知道大哥有的是法子,小妹可就只能靠你了大哥。”

    魁梧汉子大笑了几声:“放心,小妹!这次那个贱种虽然是没有被辽军围杀还可以说是歼灭了所有的辽军,可是他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箭射一万多辽军军俘,那可是一万三千多人呀!那贱种好大的手笔,呵呵!这次我就要连同大周十三位直谏郎,联手弹劾贱种残暴不仁,将他贬成庶民,流放天之崖!“说完很爽的捻了捻自己的胡须。

    明艳夫人听得眼睛都不眨,心里别提有多爽了,这位明艳的妇人其实就是张家正室姚玉杏,也能算张天宇的大娘,姚家本来只是姚老太君的娘家,可是后来姚家出了位贵妃,而这位贵妃所生的儿子就是现在大周的傀儡皇帝赵壬,虽说只是傀儡可是这位姚贵妃也因为这样而成为了母仪天下的皇后,现在更是太后。所以现在姚家也水涨船高。

    姚家共三子二女,大子姚钟奎现在官拜正三品郡侯使,掌管一郡兵丁,在大周一郡有三城,每城内外都有数十万民众,所以每城都会驻守一万五千厢军。可以说是权倾一方,三子姚钟锌官拜正四品威城使掌管一城一万五千厢兵,四子姚钟庆官拜正二品礼部郎,虽说实权不大,但不管怎么说人家好歹是正二品的大官哦!二女就是姚玉梅当朝太后。五女么便是张家正室姚玉杏了,她也很重要因为她算是姚家和张家做重要的联合,现在的姚家还是姚老太君的弟弟姚承天做家主!所以说这姚家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张天宇横死阵前。

    京都!皇城忠正殿

    “太皇太后,皇上,老臣以为此次梁城之战,最重要的功劳还是属于太皇太后和皇上,就因为太皇太后和皇上用孝义治天下,感动上天。所以上天这才降下了天雷,使得辽军大败而至全灭,而旅将张天宇靠得天恩,却不思回报天恩!还将已经投降的一万三千两百名辽军,全都射杀在天寂岭的谷中,这中惨无人道的行为,简直就是令人发指,臣叩请皇上拟制,将他贬为庶民,流放天之崖。”

    “恩,窦相言知有礼,微臣等附议。”等窦锌一说完,朝内的十三名直谏郎就颇不及待的附议!

    而在旁边的姚钟奎也站了出来附议!

    坐在忠正殿上的赵壬只是呆呆的看着殿中,一语不发。这时候坐在赵壬龙椅旁一个带着凤冠的老奶奶说话了。

    “哀家知道,你们都知道哀家和皇上的好,不过次此梁城之战是前所未有的大胜战,虽然张天宇做为旅正过很大,但是他确实是歼灭了五万大军,有功就要赏,所以哀家决定,黑甲军除旅将以外,所有军兵连升三级而张天宇过大于功,下调为从六品礼部迎外使!不过黑甲军煞气太大,回京后就地解散,所有军兵等待外放,等皇帝十日后大婚,即颁明旨意!

    此话一出,殿中的张氏和姚氏全都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而马氏王氏和炎氏因为和黑甲军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和利益,所以也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这时候的朝中几乎就没有一个人为黑甲军说话,只要窦老太皇太后的这道旨意一下,基本上就黑甲军就算是真真正正的在大周朝除名了,可惜此时在北川梁城的张天宇,正在和张福一起准备向吴风儿把自己的那条围巾给要回来。

    “福子,你约的是不是这里呀?怎么到现在人还没到呀?”

    张福看着自家焦急的主人,很无奈的道:“绝对是这里,我和她都说好了,城西柳溪边,没错的,少爷是你太心急了,放心好了人家虽然穷,可是我想是你的东西她绝对会保护好的,不要太着急了?”

    张天宇这时候往草地上一躺,看着树叶间所透出的阳光道:“不是少爷心急,也不是少爷不信那个丫头,只是你还不知道那条围巾对少爷是多么的重要呀!”说完后也不看正在用询问眼神看着自己的张福,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

    站在旁边的张福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即使心中有再大的疑问,看在闭上眼睛的少爷,他自己也把嘴给闭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张天宇正睡的有点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从远处传来了一大阵锣鼓声,那锣鼓敲的,都能把天给震破了。

    第一章回家第九节娶亲

    唢呐声,锣鼓声。这时候震天响的从远处传了过来,这时候靠在树旁的张福很警觉的向传出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张福又很快的跑了回来,看见张天宇还在迷迷糊糊的磨着牙,张福小心翼翼的蹲在张天宇的身旁,推了推张天宇道:“少爷!少爷!起来看娶亲了!”

    听到娶亲两个字,张天宇才懒懒的睁开眼,看着蹲在自己身旁的张福。没好气的道:“小福子,搞什么呀?为什么吴风儿还没到呀?你看看你办的这叫什么事,少爷以前还以为你是多谨慎的一人,现在少爷对你只剩下无奈了。”

    张福看着站起来的张天宇撇了撇嘴:“这又不是我故意的我都把话传过去了,今天午时城西柳溪不见不散。我可是和她奶奶说的,她吴风儿还敢不来,她可是最听她奶奶话的哦!”

    “什么?”张天宇是越听越不对劲,“你和她奶奶说的?为什么不和她本人说呀!这要是传差了,我俩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张福这时,很努力的笑了笑:“少爷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绝对不会错的,这不是还没到午时,等午时到了人肯定就来了!”说完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很悲惨!

    看着傻笑的张福,张天宇实在也不想和他废话了,默默的看着天,心里想:“还是等吧!和这王八蛋说事,根本就说不通,要不是他小子能打,谁想带他谁白痴。”就这样心里嘟囔了还一会儿,远处的娶亲队伍,也来到了张天宇和张福的前面,我的乖乖,张天宇这一看可不得了,一水的红色大褂,一百多人的队伍,前面是二十多锣鼓和三十对唢呐开路,那个声音震破梁城呀,队伍中间有一匹,毛色为纯白色的白马,白马两边更是有两排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洒花,队伍的后面还跟着一群人,看着很像梁城有头有脸的人!

    张天宇看着这热闹的场面,心里的那些不爽也没有了,就见他站在柳树下猛烈的对那群人挥着手,脸上还挂着热情的笑容的,拼了命的在那里挥着手。哎!你还别说,这一挥还真有效果,就见唢呐锣鼓声全都瞬间停止了,那些走在队伍后面的那群人中,有几个穿着感觉满富贵的老年人,向张天宇抱着拳走了过来。

    张天宇看唢呐锣鼓都停了,现在还有几个老头向自己走来,心中咯噔了一下,不过毕竟是几位长辈,看见那些老头抱着拳走了过来,张天宇还是很有礼貌的一一回了礼。礼回好后,其中一老头说话了,就见那老头微笑着说道:“敢问这位郎君,是不是黑甲军的旅正大人”!张天宇心里又是咯噔一下道:“是呀!这位老丈我正是天宇”。

    几个老头看张天宇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都是含笑的相互点着头,这时候后,老头又问了:“请问旅正大人,您现在是不是在等吴风儿呀”!

    “你怎么知道?”张天宇下意识的说了一声!

    那几个老头一听张天宇承认了,马上显的更加高兴了,对着那后面的唢呐锣鼓挥了一下手,这一挥手,那边就又开始热闹起来了,中间的那些小姑娘围着那匹白马被人牵着缓缓的向张天宇这边走了过来,那老头又说话了,他笑笑的说道:“请旅正上马,你要迎亲去了!”

    “呐泥”!张天宇大惊道:“这!这!这!各位老丈,什么意思呀,迎...迎...迎个什么亲呀”?

    老头笑了笑道:“当然是去迎风儿这丫头呀!她现在正在老朽家中,老朽知道了风儿和旅正大人的故事后,就认了风儿做老朽的干孙女,现在旅正战胜回城,又通知风儿来这里见面,老朽再不懂,就枉活70载了!”说完哈哈大笑接着又温言的催促道:“旅正还是快快上马吧!”

    这些话一说完,张天宇就懵了。

    其实这一切是张福这王八蛋惹出来了,张福怕麻烦,就想把围巾给吴风儿洗。为了让吴风儿珍惜这条围巾,就故意说这是张天宇送给她的离别之物,而且张天宇还有点喜欢吴风儿的意思,虽然只漏了一点意思,可是谁知道吴风儿见了那晚张天宇放粮的英姿早就对张天宇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是属于15岁姑娘的情窦!

    这下可不得了,当下就表示君在奴在君亡奴守的誓言,也怪张福这白痴什么也不懂,以为小丫头只是说说而已。也没放在心上,认为自己的偷懒任务完成了,打着哈哈的走了,谁知道吴风儿那小丫头心思很重,后来还跑到自吴家家主面前,就是刚才说话的那老头,求他照顾自己的奶奶,如果张天宇战死,自己也决不苟活。

    说完这些话,把吴家老头感动的老泪纵横,做为族长的吴家老头马上表示,收吴风儿做自己的干孙女,如果张天宇战死,只要吴风儿愿意嫁,那么吴家就算倾尽家财也要让吴风儿嫁给张天宇。后来听说黑甲军大胜,全歼五万辽军,再后来张福又第一时间的出现在吴风儿奶奶的面前,说张天宇在等吴风儿,还是不见不散的那种,我滴乖乖,吴家老头是想都没想,第一时间请了梁城所有的士绅,开始全城的敲锣打鼓,说张天宇要娶吴风儿做侧妻。

    第一章回家第十节迎亲!!

    这时候,张天宇回头看了一下张福,当张福的目光与张天宇接触的那一刹,张福猛的大叫一声:“这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看我呀!”说完大叫着往张天宇的在梁城的宅邸奔去(在打胜回来后,原先那个小日本的房子就被张天宇要了过去,现在这座房子是张天宇名下的,而且是永远,从这点上也能看出,梁城人是多么需要一个保护他们的人,只要有人可以保护他们,他们可以为了那个保护他们的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吴家老头笑眯眯的看着张天宇道:“旅正大人,你看!我们还是上马吧!”说完手一挥,就有几个穿着大红褂子的小伙子,拿着一个超级大红花要给张天宇带起来。”

    张天宇这下急了。其实也不是张天宇不喜欢吴风儿,做为一个前世的处男小宅男,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姑娘,要是真的入了洞房,像张天宇这样的小宅男,还不猴急的要死呀!哈哈!只不过因为有了八岁时候与她的那次邂逅,张天宇在自己的内心已经给她一个不小的位置,所以这次的娶亲,张天宇还是想在不伤害吴风儿的同时拒绝掉。

    张天宇无奈的看着吴家老头道:“老丈!老丈!这与俗礼不符吧,俗话的说的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天宇人在梁城,可母亲却在京都,没有了父母之命,这还能娶亲吗?”

    “哈哈哈哈!这么说只要有了父母之命,旅正大人就愿意娶风儿为妻了?”

    “呵呵!当然风儿姑娘温婉可人,善良美丽!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愿意去娶她的。”张天宇现在是死命的夸吴风儿,因为现在他占了一个理字,他的母亲远在京都,只要没了这父母之命,那就是与礼不符,只要是与礼不符。他张天宇就可以堂而惶之的拒绝。

    “其实父母之命已经有了,呵呵!我还怕是旅正大人看不上风儿这丫头!现在好了!”

    “怎么可能,我母亲在京都呀,怎么到这里来了?”

    “旅正大人,少安勿燥,老朽想请问下,于龙于虎二位将军是不是你母亲的师兄?”

    张天宇点了点头漠然的道:“是呀,那两位是我外公的弟子,和我母亲是同门,还是很亲的那种。”

    吴家老头一听还是很亲的那种就更乐了:“那就对了,我把娶亲的事情和于龙于虎二位将军说了,两位都是异常的高兴呀,本来老朽也是认为应该缓缓的,先去找到大人的母亲,可是后来于龙于虎二位大人说,他们两人都是你母亲的师兄,所谓长兄为父,他们两个都是你爷爷级别的人物,所以父母之命也有了!”

    噗,一口鲜血到了张天宇的喉咙之中!只听他喃喃的说道:“我靠,这样也行呀!”

    看着喃喃自语的张天宇,吴家老头手一挥,四个小伙子就把那朵超级的大红花给张天宇带上,四个人又把张天宇架上大马,唢呐声,锣鼓声瞬间震天响,看着热情的梁城子民,在大街道两边热烈的挥着瘦,张天宇坐在白马上,只好认命的想着:“我居然要成亲了!”

    路旁两边的百姓不停的向白马上的张天宇恭喜着,这时候认命的张天宇也是微笑着拱手回礼,不一会就来到了吴家老头的宅邸前,吴家老头不愧是族长,宅子很大,门前还有两个大石狮子,都是披着大红花,见到张天宇骑马而来,门前的媒人大喊着:“吉时到!新娘出门了!”

    这时候吴风儿被吴家老头的长孙背了出来,慢慢的放到大红花轿中,张天宇这时候也是乐呵呵的了,哎,毕竟是处男有个女孩喜欢就要偷笑了哦!

    这时候从吴宅门口走出一个老妇人,老妇人眼睛红红的,不是知道是喜极而泣还是难过的而泣,张天宇看着这位老妇人,心想这一定是吴风儿的奶奶了,张天宇默默的从白马上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要干啥,只是媒婆很是着急的说:“吉时已到,大人要走了呀!”

    张天宇一句话没说,只是自顾自的走到老妇人的面前,抓着老妇人人的手跪了下来大声道:“奶奶,请放心,天宇一定会对风儿好的,粱城做证!”吴风儿的奶奶老泪纵横道:“奶奶相信!奶奶相信!”说完摸着张天宇的头道:“快去吧!今是大人的大喜之日,可不要误了大人的吉时。”

    张天宇翻身上马,大声道:“回家!“

    第一章回家第十一节洞房花烛

    张天宇骑着大白马,带着大红花,喜滋滋的把抬着吴风儿的大花轿往家带,不一会儿就到了张天宇在梁城的家,“哇”张天宇大叫了一声,自己的宅子现在只能用喜气洋洋来形容,门口站着一群人,于龙于虎赵新孙田个个都是大红的衣服,张天宇就无语了,为什么我这新郎没穿大红衣服,他们这些人都穿的跟新郎似的,郁闷归郁闷,再一看门前有一条红地毯一直延伸到主厅,门上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所有的黑甲士兵胸前都别着一个小红花,还有就是他们每个人都笑个像朵牵牛花一样。

    这时候媒婆大叫一声:“大人回府了!”

    “啪”“啪”“啪”爆竹声响起,张天宇下了马,来到花轿前,把轿门轻轻的踢开,看着坐在轿中吴风儿张天宇又是嘿嘿一笑,将吴风儿的手一牵,轻声的说道:“我背你。”

    吴风儿也是在花轿内很娇羞的点了点头。

    “呵呵!”又是张天宇的傻笑,张天宇把吴风儿从轿内背出,顺着红地毯把吴风儿背向主客厅。

    于虎看着张天宇去踢轿门的时候,就碰了碰站在自己旁边的于龙道:“哥,你我也要准备准备去受高堂之礼了。”

    于龙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说:“虎子,这行不行呀?师妹不会怪我们吧!”

    于虎哈哈大笑着说:“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宇这小子在京都的时候,就像个小娘门似的,不喝酒不惹事,每天都是黑甲营和张府两边走,就是在路上遇到事,他也只会绕着走,那些在京都官员的小姐们,最瞧不起他,都叫他张无能,师妹就是为了他的亲事早就操碎了心,现在你和我帮师妹娶了媳妇,你回去师妹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于龙听于虎这么一说,并没有笑而是很深沉的道:“这孩子可怜呀!长子非嫡出,次子嫡出并家世强横,他在张家就只能做一个孬种,从而保护自己和他的母亲妹妹,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苦,走!虎子,你我就做一次高堂。”

    张天宇把吴风儿背到主厅门外,把吴风儿放下,让他牵着自己的大红花,两人一步步的走进主厅,这时候一直陪在新娘右边的媒婆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张天宇和吴风儿静静的站在主厅中,媒婆大声道:“一拜天地!”两人向门口跪下一拜。“二拜高堂”于龙于虎赶紧在主位上又坐正了一下,张天宇和吴风儿向于龙于虎下跪一拜,差点没把于虎乐死,于龙也是很满意的摸着他的胡子,接着“夫妻对拜”两人相对一拜,这时候两边观礼的黑甲军士们一起大吼道:“送入洞房。”说完不由分说的把二人,送人后院的主卧内。

    看着主卧内那对龙凤花烛,张天宇还以为自己在梦中,他轻轻的抓着吴风儿的手道:“风儿,我张天宇在梁城看似风光,其实我在张家连个管家都不如,我虽是长子,却不是嫡出。我的母亲只是如夫人而已,次子张天恒才是嫡出,再加上我家主事的是奶奶,奶奶又是次子母亲的亲姑姑,所以我这个长子其实是个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去的人。今天娶你我真的真的很高兴,只是我希望你知道我的真相,再做出你正确的选择!”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着的男人如此的哀伤,吴风儿紧紧的抓住张天宇的手道:“君生妾生!君亡妾死!只要君对妾不离不弃,妾定誓死跟随!”说完,张天宇眼眶就与点红了,他一把将吴风儿抱在怀中,口中喃喃的道:“不离不弃,不离不弃!”

    这时候在主卧门外的大厅和院子内到处都是喝酒划拳的人,他们高兴,他们大难不死,他们最敬重的人终于娶了亲,他们很高兴,每一个人都在用心去祝福这两位新人,每个人都在用大醉来表示他们内心的喜悦。

    而在主卧内,张天宇与吴风儿相拥而眠!

    用我表弟的话来解释就是,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个处男和处女!(鄙视下!)

    天亮了,又是美好的一天,张天宇慢慢的从床上起来,看着还在熟睡的吴风儿,张天宇小心的把被子给吴风儿盖好,走出了房间,张天宇走到了自家花园,看着雾茫茫的花园小池塘,心中无限感叹!心中无限感叹!

    这个时候于龙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