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华娱渣男 > 第一百六九章 三种颜色幼儿园
    本章节是fangdao版章节,如果你是网页用户,看到本章节,请早上7点来看。

    如果你是客户端读者,看到本章节,也请七点来看,如果不行,可以在本书目录之中重新下载错误章节,也可以将本书从书架删除后重新加入。

    为了避免下载到fangdao版章节,请注意下目录里的新章节的发布时间,我会在夜里凌晨一点发布。然后早上七点改动!

    本书正版收费最贵也才千字五分,高v更只需千字三分,我一个月的更新,只需花费5到10块钱左右,也就是一碗面的事。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订阅,感激不尽,也请各位谅解。

    然后,对一些一直以来支持正版阅读的客户端读者表示抱歉,给你们带来麻烦了,对不住。我想要活下去,我今天真的受伤了,我是个最垃圾的儿子。

    梁城的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呀”?在城墙边。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小将在那里指着老天在那里怒骂着。

    “不知道那老头算的对不对?当时怎么就听了他的呢?没事!没事!现在小爷只不过是被五万多人给围了,悲剧呀!要是死了,小爷做鬼也要去咬那老头一口。做了八年的孙子,还是要死吗?哎!!”

    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旅帅!旅帅”!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低喊着从前方跑了过来。

    “我在这里!”小将边回应着边对那个大汉挥了挥手。

    大汉一见找到了自己的旅帅,赶忙是跑了过来,轻声的喘着气道:“旅帅,去临时指挥所吧!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应对这次的围城了”。

    “知道了”。

    小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大汉道:“走吧!龙叔”。

    两人走了大约一袋烟的工夫,就到了一座住宅前。

    小将摇了摇头对于龙道:“这是那里?龙叔,不是去县衙吗?”

    于龙看着小将道:“旅帅!这座梁城已经被辽军攻进来两次了。县衙早就被第一次攻进来的敌兵烧过一次了。那里早就破败不堪了,这座住宅里的人早就死光了,以前就没有人住。已经都荒废了很久了,所以小人斗胆,将这里暂时做为我们的指挥所”。

    “哦!”

    小将看了看于龙说:“原来是这样呀!我们进去吧!”

    就在进门的瞬间,小将突然看到了门的后面,很显然的刻了一个招财猫?小将很疑惑的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那玩意是大和民族最喜欢的东西。

    小将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望门边凑了凑仔细的瞧了一下。

    “我擦。还真是招财猫,这是什么情况呀!”小将迷惑的说道。

    “什么猫。旅帅!找菜猫?这猫可都是不爱吃菜的。”于龙笑着回道。

    小将也笑了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可能是巧合吧!走吧,还是议一议怎么布防吧!”

    于龙跟着小将走进了正堂,正堂里弥漫着一股旧屋的气味。看来于龙没有说谎,这座宅子确实是荒废了很久,正堂里坐着三个人,分别是于虎,赵新,孙田。三位将军,当然也是三员虎将。于龙,于虎是小将母亲的师兄!而赵新和孙田两位将军是小将所指挥的黑甲军的队正,其实这次小将的家族派小将出来其实就是想要小将的命,因为小将是长子可却不是嫡出,千古难题呀!

    “叩见,旅帅”!三人看到小将进来,起来向小将拱手道。

    “三位叔叔,不用多礼和龙叔一样就好,这次可是害了几位叔叔了”。小将说着说着喉咙哽咽了起来。

    看着小将哽咽,于龙,于虎,赵新和孙田四人连忙跪了下来道:“誓死保护旅帅!!”

    小将看着跪下来的四人,努力的笑了笑道:“怪侄儿不好,你看刚说和龙叔一样不用多礼,现在到好直接跪了下来。请起!请起!还是说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吧?”

    说完,小将就坐在了正堂的椅子上。四人也起身分别站好!

    “旅帅!现在我军明显是中了京都本家的圈套,本家情报说这座梁城被敌兵一万围攻,城内还有三千守军,只要再加上我们的三千黑甲军,守这座城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可是我军进城,城内却有近十万的老弱妇孺而且还大多是几日未食,现在城外敌兵又突然增至五万,不用看这一切都是本家想除掉旅帅的黑甲军,属下认为,现在我三千黑甲军需要将所有物资留下,集中所有人攻向南门,属下等誓死护送旅帅回京都!”于龙一说完。就见另外三人一起道:“属下附议!属下等誓死护送旅帅回京都!”

    听到了四位叔叔的誓言,小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张天宇何德何能让三千黑甲军保我一人回京都。黑甲军是我外公为了救百姓而成立,他们要为这城里近十万妇孺而战,要为这天下百姓而战,而我也要和黑甲军一起,生大家一起生,死大家一起死。”

    “旅帅!不可呀!你若死了夫人怎么办呀?请旅帅收回旅令!我等一定能誓死护送旅帅回京都!”于龙起身阻止道。

    “哈哈哈哈。龙叔勿在多言,我意已决。誓于此城同生死!张福”

    “小人在!”张福从门外走进来,跪在张天宇的面前。

    张天宇看着跪在地上的张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放黑鸽。”

    此言一出!张福身体是微微一怔,就连周围的四位将军也抖了一下。

    黑鸽就是亡命鸽,一但放出黑鸽就意味着战死方休,而家人一但收到黑鸽就意味着要提前准备丧事了!

    三天之后,京都张家本府内。

    “娘亲!娘亲!”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泪水涟裢的哭喊着。

    这时候从房内出来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妇人,女妇人看着站在院子内哭的异常伤心的女孩道:“怎么了,蕊儿,是不是别人欺侮你了,莫怕等你哥哥回来,让他替你教训他们,说完就爱怜的把女孩拥入怀中”。

    可是女孩在母亲的怀中还是止不住的抽泣道:“娘亲!娘亲!他们说哥哥再也回不来了!他们说收到了哥哥的亡命鸽!”

    “什么!”此时的女妇人全身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她知道这次儿子出战,她以为是本家想要削弱儿子黑甲军的实力,可却万万没想到本家连血脉亲情都不顾,要至儿子于死地。想到这里,女妇人也顾不得仍在怀中哭泣的女孩了。

    很快的女妇人就来到了张家的正堂,堂内此时正坐了六个人,都是喜色于面。

    女妇人走到堂内跪了下来道:“老太君,求你救吾儿一命。”说完深深的磕下头去。

    坐在堂上的老太君却冷冷的说道:“李玉呀!救你儿那是无法的了,你儿的亡命鸽说他是被五万敌兵所困呀!而且这亡命鸽也是三天前发的,现在你儿可能已经身死了,不是不救呀!是无法可救呀”!

    “是呀!是呀!不是不救,是无法可救!”这时候坐在老太君旁边的一美妇人也从旁和道。

    李玉悲凉了看了一下张武道:“二爷,你也不要去救吾儿吗?不管怎样他也是你大哥的长子呀!也是你的亲侄子呀!”

    张武无所谓的说道:“天宇虽要战死,但他能以大义为重,不弃梁城子民与黑甲军同生死,是我张家最大的骄傲,二嫂不要过度悲愤了,望保重身体。等战事结束,天宇可以从本家发丧。”

    李玉看了看堂中的六个人,老太君姚氏最恨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占据了长子之位,旁边的美妇人姚氏乃是姚氏的侄女更是张家正室,姚氏的儿子现在在张家只是二子所以也最恨自己的儿子,堂下四人,张武,张裂都是姚氏的亲儿,在他们大哥没死的时候,听他们大哥的,现在大哥张文早已战死。老太君当家,现在两个都是为姚老太君马首是瞻。右边两位是姚氏的大哥和二哥,两人也是姚老太君的亲侄两人都是通过张家的提拔,现在都贵为一方军阀,此次来京都。一半是为了看望妹妹姚氏,其实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夺走张天宇的长子之位。

    李玉默默的站起身来,眼神绝望的对姚老太君一个万福道:“老太君,妾刚刚失言了,可否将我儿的决命书给我”?

    姚老太君阴阳怪气的道:“知道失言就好,要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贱妾而已。决命书可以给你,死人的东西我们要来何用。”说完给了张武一个眼色。

    张武站起身来将决命书交给了李玉,便也跟着阴阳怪气的说道:“怪本人无能,无法去救侄儿,望嫂子原谅,保重身体。”

    李玉一言不发,也对张武一福。蓦然走出了正堂,人还未出正堂就听姚老太君从身后悠悠的说道:“既然长子已死,那七日后报丧,一月后立张天恒为长子”。话一说完,王氏就迫不及待的大喜道:“谢谢姑妈!”

    李玉浑浑噩噩的走到自己的房中,看见自己的女儿还在那里抽泣,上前用力的抱着自己的女儿道:“蕊儿莫哭,还没有你哥战死的消息,不要哭。”说完自己却情不自禁哭了起来。

    张蕊儿看见自己母亲突然哭泣,心中更是一凉,这时候李玉擦了擦眼泪道:“不哭了,来看看你哥给我们的信。”

    张蕊儿也止住了哭声点了点头。李玉将决命书摊开,信中写道:张家诸位,我已身在五万敌兵的围困之中,想要支援那是痴心妄想,虽此事本将知道是有人故意设局,想除我已决后患!但梁城十万妇孺子民是真,我黑甲军乃是百姓子民之儿孙所组成,决不丢下梁城十万妇孺子民,誓死保卫梁城,决不突围,望各位长辈得到此书时可以派兵支援,那时我早已战死。你我皆明。后望善带我母亲与妹妹,母亲儿不孝,愿来世再做您的儿子。妹妹保护好母亲。儿。张天宇泣拜!!

    第一章回家第二节放粮

    梁城老宅正堂上,小将张天宇突然站起身来一指堂下大声道:“接旅令!”

    于龙,于虎,赵新和孙田四人一听,马上单腿下跪同时喊道:“接令!”

    “于龙令你率六百黑甲军死守北门,于虎令你率六百黑甲军死守东门,赵新令你率六百黑甲军死守西门,孙田令你率六百黑甲军死守南门。”接着张天宇顿了一顿道:“我亲帅六百黑甲军中间游击!”看到于龙还想要说着什么,张天宇决绝道:“去吧!不要再多说了。”

    “诺!”四位将领站起身来拱手退出。

    张天宇看了看无人的正堂,心中的思绪慢慢的想起了很多,八年了,张天宇已经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已经八年了,八年来,张天宇为了隐忍,装做文也不行武也不行,面对张族本家那些小子们无数次的羞辱,张天宇还是依然装成和呆子一样的的过且过,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无能的他却还是得到了娘亲无比的宠爱和妹妹的盲目的崇拜,看着母亲对自己没有丝毫杂质的宠爱,看着妹妹与那些张族本家小子们激烈的对骂,这些事情让这个从没有尝过多少亲情的宅男小子,惭愧不已。这次北援,张天宇明知道是个大陷阱,可张天宇还是一无反顾的前来。虽然没有想到要这次很有可能要把自己的性命送掉,可是张天宇到了现在却还是不后悔,因为他要为疼爱他的母亲和崇拜她的妹妹去挣一个名副其实。

    想到这里,张天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外说道:“张福在吗?”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名亲兵弯腰拱手道:“小人在。”

    张天宇微笑着对张福道:“你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张福点头道:“是!”

    两人一起走到了老宅门前,张天宇这次还是看见了那只刻在门背后的招财猫,张天宇默默的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和张福走出了老宅。

    两人刚到了街上,天空中就下起了小雪。张福赶紧的把带来的大氅给张天宇披上并撑起一把伞给张天宇遮雪。

    张天宇走在梁城城东的街道上,街道旁驻扎着很多的黑甲军,虽然是在寒冷的夜里,可张天宇看这这些黑甲军每个人的脸上还是精神抖擞,那些黑甲军看到张天宇到来,每人都是打了个军礼,教黑甲军使用军礼而废除战时的磕头,是张天宇来到这个世界上认为对黑甲军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张天宇这时候看着街道两边的房屋,发现这街道两边的房屋几乎没有一间是完好的,而且大部分都有被火烧的痕迹。这让张天宇心中泛起了一阵酸楚。

    看着两边的房屋,张天宇就对张福说:“为什么这里会如此的残破!”

    张福很无奈的对张天宇道:“少爷,您不晓得,城东这里其实就是梁城的贫民窟,几乎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在辽军杀进城来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是无人抵抗,都是任杀任剐的。我们刚进城的时候,这里有着上千具的尸体,只不过现在被我们黑甲军给清理了!”

    同了张福的这一些话,张天宇已经没有了再走的心情,这时候的他,心中只有酸楚和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见他回头对张福难受的说道:“要是我们能早一些过来就好了!”说完接着对张福挥可挥手道:“回去吧!”

    看着因为自己的话让自家少爷感到难受,张福暗暗的恨了下自己,为什么自己就那么的多嘴了!

    两人往回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从一间破败不堪房屋内冲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这个少女两颊微瘦,可是脸部却清秀无比,再加上只穿着单衣,身体瑟瑟发抖又让人升起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少女这么突然一冲出来,使得张天宇四周的黑甲兵马上很迅速的将张天宇围在了中央。

    张福更是迅速了的抽出了腰中长刀大声喊道:“什么人,退下!!”

    而小女孩冲出来后并没有继续向前,只是往张天宇面前突然一跪,让后很是伤心的哭道:“求求大老爷开恩呀,给点粮食,我奶奶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求求大老爷开恩呀!给点粮食!”说完之后,就跪在张天宇面前猛磕头。

    张天宇看到这小女孩几乎和自己妹妹一样大,心中爱怜之心升起,只见他对身边的黑甲兵挥了挥手,黑甲兵们看道指示全都自动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只有张福还是在那里如临大敌似的,张天宇也没有管他,只是自己走到了还在那里使劲磕头的小女孩的身边,将小女孩扶起,低声的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看着用手扶起自己的张天宇,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勇气用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张天宇道:“民女吴风儿!”

    张天宇爱怜的将吴风儿脸上的泪水拭去,温柔的说道:“风儿莫哭!本将在此,一定让你和你奶奶吃饱饭。”接着对张福道:“张福马上去对孙田传我旅令,让他将我军的粮食只留下两天的口粮,然后后将所有多余的粮食都分发给梁城百姓。”

    张福马上正色道:“诺!”

    应完后就飞一般的向南门跑去。

    吴风儿听见张天宇真的愿意要他们这群百姓粮食,更是哭的伤心。还没坚持哭一会儿,可能是因为吴风儿哭累了又或许是因为心中大事放下了,小小的身体不由的颤抖的更厉害了起来,看着颤抖的很厉害的吴风儿。张天宇马上将自己披的大氅脱下来给吴风儿披上。

    吴风儿感到身体一暖,知道自己披上了这位小大老爷的大氅唰的一下小脸变的通红,然后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南边一声声的传来喊声:“奉旅帅令,即刻放粮!!”

    听到外面传来放粮的呼喊声,一个个面黄饥瘦的人头从一座座残壁断垣的房屋内伸了出来,脸上全都写满了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时候喊放粮的声音越来越近,那些人头的脸才从不可思议模样转变成惊喜的模样。纷纷的从家中走了出来,有老有少,几乎全都是妇孺老人。一个壮丁都没有。大家都死死的盯着那远来的粮车,生怕一不溜神粮车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一样。

    吴风儿看到粮车越来越近,很激动的再次跪了下来,张天宇本来想要拉却没有拉住她。

    吴风儿跪着边磕头边对张天宇大声道:“民女叩谢旅帅救命之粮!民女叩谢旅帅救命之粮!民女叩谢旅帅救命之粮!”就这样大声的一直边磕头边喊了三遍。

    张天宇脸色难受的摇了摇头想要把吴风儿扶起,就见四周的百姓全都跪了下来,一个个激动的哭诉着喊道:“草民等叩谢旅帅救命之粮!草民等叩谢旅帅救命之粮!”这几句发自内心呼喊的声音久久的在梁城上空飘荡。

    张天宇默默的看着那些跪在地上大声喊着叩谢自己的梁城百姓,就见他们个个身上的衣服都单薄无比,甚至可以说是衣裳褴褛。看着这些张天宇眼中慢慢的有了泪水而在他的心中也下起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见他突然往地上单膝一跪对着百姓大声道:“本帅再此立誓定与辽狗死战不休,此誓至死方渝。”接着左手拭了下泪水而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也把吴风儿扶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对身后的黑甲兵道:“放粮!”

    “快去领粮食吧,领好了给奶奶熬粥喝。”说完,张天宇就大踏步的往回走去。

    第一章回家第三节热兵器

    回到了旧宅,天已经快黑了。这时候张福从后面跟上来对张天宇说:“少爷,天有点黑了,您还是先去歇息一下吧!你已经快两天没有休息了!!”

    张天宇也微笑的点了点头道:“是呀!也许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休息了。带我去房间吧。”

    张福应了声,在前面带路,过了正堂再穿过右边的走廊,不一会就来到了一间房间面前,这时候张福对张天宇道:“少爷,这以前是正房,您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张天宇点了点头说道:“两个时辰后叫我,晚上辽军可能会有夜袭。”

    张福点头道:“诺!”

    张天宇走进房间,张福就帮张天宇把房门从外面关上,然后守卫在门前。张天宇环视了一下房间内部,只见房间内被打扫的很干净,只不过里面没有几件家具,只有一张床,床前有一张圆桌,桌子下四张圆凳,桌子上也只摆了两个烛台连水壶都没有。张天宇叹了口气,不过还好士兵们打扫的很干净,而且被褥也是很新很干净有太阳的味道。张天宇走到床前,躺了下去,躺在床上的张天宇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很快的睡着,因为毕竟两天都没睡了。可是闭上眼睛的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妹妹,想起了自己在这个世界八年的人生,想着如果这次自己没到这里,现在是不是正在和

    一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