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老伙计
    /p>        极西之地。

    这里比佛宗所在的大雷池寺还要往西,穿过最炎热的沙漠才能到达。别说是寻常百姓,就算是中阶妖兽也不敢贸然进来,就算它们皮糙肉厚且还有天赋能力加持,在这片被称为碎落火焰山的地方也会被烧成灰烬。

    传闻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沙漠,而是一座巍峨高耸的大山。传说中,这座山有九千米高,直达天际。山绵延数千里,是极西之地最大的一条山脉。

    山上寸草不生,连石头都和别的山石不一样。山上常年覆盖着一层看起来淡淡的火焰,透明的一眼,但,这山上除了本地的火系妖兽之外什么都不能生存。

    曾经有一位到了真仙境的仙人不信邪,打算登山破除那个传闻。可是才上山走了四步就被烈火焚身,四步的距离,他想逃离却没能成功,只走了一步就化作了灰烬。

    有人称之为火焰山,也有人称之为葬仙山。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如此巍峨壮阔的一座大山忽然崩碎,碎的一塌糊涂。甚至没有一块拳头那么大的石头留下来,化作了一片绵延万里的沙漠。

    山没了,看起来那透明的火焰也没了,可是看不见的火焰才更可怕。

    一只实力为高阶妖兽的巨型金鳞雕飞到沙漠的边缘,眼神里都是贪婪。在它视线可及之处,炽热无比的沙漠之中居然生长出来一颗野草,看起来和兰花差不多,此时花骨朵已经一点点打开,那花即将盛放。

    花的叶片上,花苞上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火焰,那是一种令人畏惧的紫色。

    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紫色为尊,不管什么东西一旦天然形成了紫色都不可小觑。金鳞雕在沙漠边缘来回踱步,那是一颗仙草,等到仙草盛放之际吃了的话,它就能直接突破那层壁垒,化作人形直入仙宫。

    这是所有妖兽的梦想,妖族已经没落太久,每一个妖族的人都会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唯恐被那些可怕的人类修行者发现。曾经在妖兽横行的时代,人类是它们的饭菜。而现在,它们体内的妖兽晶核是人类梦寐以求的东西。

    跨过去?

    金鳞雕不断的转着圈子,几次忍不住想要冲进去,可都因为畏惧这火焰沙漠而停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花瓣已经逐渐展开。火焰兰花的盛开时间只有两分钟,两分钟之后就会凋谢,进入下一个周期。而要等到它下次开花的时候,最少需要三千年。

    眼睁睁的看着花瓣一片一片的打开,金鳞雕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它仰天啼鸣了一声,身上瞬间覆盖了一层厚重的金光灿灿的铠甲。这层甲胄是它所有修为之力所化,它的速度是妖兽之中顶级的,它确定只要给它一秒钟的时间,它就能冲进沙漠里摘下那朵火焰兰花然后冲出沙漠。

    一秒钟,只要一秒钟就够了。

    金鳞雕嘶鸣了一声之后,张开翅膀冲了进去。

    其实它的估算还是保守的,以它的速度,这几百米的距离,从进去到出来根本不需要一秒钟。

    它飞了进去,千分之一秒,它体外形成的甲胄就被烧没了。炽烈的火焰瞬间将它的羽毛烧掉,紧跟着就是它的皮肤和血肉。千分之两秒,啪的一声,百米长的骨架落在地上,血肉皮毛都没了,骨头上开始裂开缝隙,每一条缝隙里都有火焰钻出来。

    一头即将突破仙境的高阶妖兽,只坚持了千分之二秒而已。

    咔嚓一声,一只长满了棕紫色长毛的脚掌踩下来,将已经碎裂的骨架踩碎。脚掌落下的时候,地上看不到的火焰随即钻出来想要将这只脚掌烧尽。两只脚掌在骨架上走过去,踩碎骨架的声音好像踩在玻璃渣上面一样刺耳。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棕紫色长毛的猴子走过来,身上的长毛被热浪向上吹起来摆动着,就好像他身上燃烧着熊熊烈火。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这能焚毁一切的火,随随便便走过去,走到那火焰兰花的时候俯身抓了一下,把火焰兰花摘下来塞进嘴里。

    獠牙突出了嘴唇,看起来他的脸有些狰狞。

    血红色的眸子里,仿佛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桀骜不驯。

    他手里抓着拉花像是吃肉那样撕咬,显然这看起来娇艳欲滴的火焰兰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就能吃下去的。能量形成的爆裂在他嘴里出现,好像电火花闪现一样。

    他一边走一边吃,将火焰兰吃完之后终于到了地方。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样一片生命禁区之中还有一片湖。这里的温度之高,寻常人距离沙漠边缘几百米就会受不了,坚持几秒钟就会身上着火。这样的温度下,怎么可能有水存在。

    看起来,那是蓝汪汪的一片湖水,平静的没有一丝褶皱。这里没有风,湖水想是一个隐藏在这沙漠深处不愿意见人的绝世美女,端坐在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她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美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

    猴子嘴角咧开,獠牙显得更加的恐怖。

    “找到你了。”

    他笑起来,眼神明亮。

    他在湖边蹲下来,试探着把手指靠近湖水,手指尖才刚刚触碰到湖水的那一刻,蓝色的水波突然侵袭上来,片刻就把他手指背面的棕紫色长毛烧的一干二净。

    猴子立刻将手缩回来,抬起手指在眼前转着看了看。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水,而是世上最可怕的火。

    地狱火。

    “你不记得我了吗?”

    猴子蹲在那看着湖水喃喃自语:“当初你被囚禁于火焰山炼丹炉里,是我打破了那个破炉子将你释放出来。那个时候你就恩将仇报啊,想要将我炼化成为你力量的一部分。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你在我面前只能瑟瑟发抖。”

    猴子盘膝坐下来,手上在湖水上平着移动,距离湖面大概十厘米左右的距离。随着他手掌平移,湖水之中一层蓝色的火焰追着他的手掌移动。

    “还是那么桀骜不驯。”

    猴子嘴角勾起来,笑容也很霸气。

    “就和我一样......你我本都是这世上最桀骜不驯的东西。我是石精,你是火精,当初你想降服我,我想降服你,最终还不是我打赢了。”

    湖水忽然波动起来,紧跟着一个人形的东西从湖水之中慢慢的浮现出来,像是一个水人似的......这就是视觉上的欺骗,其实那是世上最恐怖的火。

    “死猴子,你还敢来?”

    火精眯着眼睛看着猴子,似乎都是不忿,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对猴子充满了怨恨。他们两个之间的恩怨,已经可以追溯到数万年前,当时那场旷世大战,最终还是猴子笑到了最后。

    “为什么不敢来?”

    猴子笑起来,獠牙上面闪烁着光芒。

    他血红色的眸子看着火精,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上的波澜。

    “你弱了很多啊。”

    火精冷笑起来:“看起来你这些年际遇不怎么样,当初的你,可是上天入地谁也不服的齐天,现在的你......弱的就像一个被人把毛染了色的家猫。”

    猴子咧开嘴:“你的嘴巴比几万年前还要毒一些,可能你忘了上次是因为什么挨揍的。”

    火精哈哈笑起来:“你还有什么,你还凭什么?你当初太过自以为是了,跑去仙宫里折腾也就罢了,那些仙宫里道貌岸然的家伙其实谁也不敢真的站出来和你打,因为他们都盼着别人死在你手里。你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跑去找佛陀的麻烦......”

    “不,是佛陀找我的麻烦。”

    猴子依然在笑,然后往后一仰躺在沙漠上,那炽烈的温度对他来说就好像严冬之际坐在火炕上的感觉一仰,后背热乎乎的,刚刚好。

    “哈哈哈哈哈......到现在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佛陀找你的麻烦?在佛陀眼里,你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个石精而已。佛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只手就能碾压你。”

    “不不不,你说错了。”

    猴子笑着说道:“打不过就是打不过,那个时候佛陀碾压我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根手指。”

    他坐起来,看着火精:“这么说来的话,你岂不是还不如我,佛陀一根头发就能压死你了。”

    “我才不会去招惹佛陀。”

    “所以你一成不变。”

    猴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

    “给我吧。”

    他伸出手。

    火精哼了一声:“给你什么?”

    “两样东西。”

    猴子伸出第一根手指:“你。”

    然后伸出第二根手指:“我的擎天铁棒。”

    火精皱眉:“你怎么知道那东西在我这。”

    猴子指了指自己的心:“因为它和我同根同源,不管它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以为身划火湖就能挡住它的气息?我的,就是我的。”

    火精忽然之间沉入湖面之下,留下一声冷笑:“有本事来拿,我倒是想看看,现在如此孱弱的你,凭什么还能战胜我,凭什么还能拿走擎天铁棒,凭什么还能让我服气!”

    猴子深吸一口气,然后像是做体操一样开始活动四肢。

    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但并不难听。

    “白痴,我要是怕了你的火,就不会来。”

    他伸腰,甩臂,压腿,活动了大概两分钟之后突然一跃而起,朝着湖水里跳了下去。溅起来的不是水花,而是冲天而起的火浪。那是地狱火,来自地狱,可以焚烧一切。

    不仅仅是万物,还有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业,有善业也有罪业。这地狱火就是烧尽一切的业火,不管前生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善业还是罪业,凡是进了地狱被地狱火焚烧就会一干二净,什么都不会剩下。这业火可以烧尽一个人的过往,而猴子不是来送死的。

    “我来拿回我的东西,我的过往。”

    猴子钻进了湖火之下,紧跟着整个湖面就开始沸腾起来。一个一个的气泡出现,火焰好像怒龙一样一条一条冲上天穹。诡异的是,几秒钟之后湖水忽然冻上了,能把地狱火冻上的东西有多恐怖?可是这力量不持久,只是冻上了百分之一秒而已。

    足够了。

    “我在极北苦寒之地,以十万年的冰魄修炼,等的就是这一刻。”

    嘭!

    湖炸开一个巨大的火浪,猴子冲天而起。

    他漂浮在半空之中,手里抓着一条岩浆般的铁棒。他仰头吸气,湖之中的火精之气化作两道气流钻进他鼻子里。

    片刻之后,呼的一声,猴子身上出现了一层深紫色的火焰。

    他的地狱火。

    猴子低头看着那条陪伴了自己万年的铁棒,翻来覆去的看,然后转动起来......老伙计,咱们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