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代武林掌门录 > 第二百零二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秦雨蒙飞掠而至的时候,爆炸现场的烟尘、火光还有水雾正在走廊内一起翻腾,让视线混沌不清,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不绝于耳,秦雨蒙放缓了脚步,扑在身上烟尘旋即被水流冲下,打湿的衣裙紧贴在她曼妙的胴体之上,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原本飘逸的青丝,此时一绺一绺地,湿答答地贴在她的额头,秦雨蒙却似乎对这一切一无所觉。

    他会死吗?狭小的空间内这么剧烈的爆炸,他还能活着吗?一切都结束了吗?秦雨蒙来到王实仙房间的门口,面上没有惊慌,没有哀伤,可以说没有表情,仿佛只是来确定下王实仙的生死。

    王实仙住的和对面房间的隔墙已经被炸穿,门窗还有旁边走廊尽头的窗户都已经消失,也不知被撕碎后掀到了何处,风不断灌进来,房间内的火焰随着风而动,在喷淋下挣扎。

    在水和风的作用下,视野与空气开始渐渐清新了起来,叶知秋站在秦雨蒙身后,看着她在火光映衬下凄美的背影,看着满目疮痍,嗅着空气弥漫的各种气味,听着响彻整个酒店的凄厉的火警警报声还有拥向消防通道的人群尖叫声,他忽然发现有一股欲望,好想回学校,回到那间属于他的画室,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画桌旁挥毫作画,将眼前的景象用笔一点点描绘出来。

    “人呢?”叶知秋皱着眉头说道,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秦雨蒙眼神一亮,身形晃动,人已经进了王实仙尚在燃烧的房间,没有!冲到对面的房间,顺手拎出浑身是血身着内衣已经昏迷的一男一女。

    虽然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秦雨蒙的心真正地平和了起来,

    叶知秋看了下爆炸的痕迹,显然爆炸物是被安装王实仙房间的门口。

    “不会被炸到楼下了吧。”叶知秋心里想着,人趴在走廊尽头的窗洞上,功聚双目,往下张望,只见酒店下面的草坪上散落着些杂物,还有围在四周疏散出来的人群,哪有王实仙的身影!

    “你们在找我吗?”昏暗的走廊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秦雨蒙与叶知秋转头往后望去,果然看到王实仙正站在走廊的喷淋下面,看表面丝毫无损的样子!难道是奇迹发生了?王实仙并没有进房间?哪怕是一向知性的叶知秋叶教授也在此时心中激荡了起来,虽然他和王实仙的感情并不是很深,也不希望王实仙就这么被炸死!他快走几步,迎了上去,狠狠给了王实仙一个拥抱。

    “靠!疼!”王实仙龇牙咧嘴地在叶知秋耳边惨叫道。

    叶知秋也发觉他揽在王实仙后背上的手竟粘乎乎的,忙松开,才发现两只手已成了血手。

    “后背都快被炸烂了!”王实仙有些无奈。

    “王兄,你能活着,真好!”秦雨蒙满是水痕的脸上浮出了笑容。

    王实仙看着喷淋中秦雨蒙凹凸有致的身躯,不禁眼睛发直。

    察觉到王实仙异样的眼神,秦雨蒙这次发现自己的窘境,脸一热,从两个眼射异光的男人旁边掠过,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王掌门,这样的爆炸都奈何不了你,叶某佩服!”叶知秋感慨道。

    “死里逃生而已!”王实仙苦笑道。

    原来王实仙在手摸上门把手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这是修炼者有时预感到危险后的本能反应,虽然虚无缥缈,却往往能在危机来临之前提醒修行者的注意,这种不安差点让王实仙掉头就走。

    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四周后,王实仙并没有发现异状,难道危险来自房内?精神力提升到极致,延伸到屋里,也没有察觉到异状,随着王实仙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王实仙轻轻地推开了门,突然有丝线断裂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炸响。

    暗叫声不好!王实仙想都没想侧身就往边上扑去,“轰隆!”门后的炸弹瞬间炸响,头脑“嗡”地一声,王实仙有一刹那好像失去了听觉与痛觉,只感到有团摧枯拉朽的能量快要接触到他的后背,炽热而狂暴,仿佛能融化摧毁任何挡在它面前物体,就在王实仙感到绝望的时候,这团能量却倏忽间被他背在身后的黑锏鲸吸了进去,可撞击的力量还是让他不由自住地往走廊尽头的窗户撞去!

    “嘭!”王实仙双手护住头脸,撞在了窗户上,听觉与痛觉才回到身体,后背如被人万刃扎中,剧痛无比,身体急速下坠中,王实仙猛然探出手臂,搭在了下一层楼走廊窗户外的窗台上!

    一个翻身,王实仙击碎了玻璃,钻进了走廊里,在死亡线上兜了一圈,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刚才就不开门,干脆和叶知秋挤一间房算了!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王实仙自出世以来,生死立判的危险已多次遇到,如果要是被杯弓蛇影的危险吓到连自己的房间都不敢进,那还不如回老家种红薯。

    从地上爬了起来,抽出背上的黑锏,王实仙摸了上去,入手温润,不禁惊叹此物的神奇!不愧是外星人类的东西,吸纳了如此炽热而狂暴的能量,却还能平静如斯!

    这一层的房客们开始冲出了房间,走廊里混乱起来,王实仙有些担心秦雨蒙与叶知秋,内力施展开来,他游鱼一般在人群中挤进了消防通道,几个翻身后回到了楼上。

    “是隐杀的人吗?”叶知秋问道。

    三个人不愿意和赶过来的警察打交道,换了身衣服溜出来后,就换了间酒店。

    “应该是吧!阵势真够大的,还想找别人,没想到自己老窝都被人摸进来了。”王实仙咧着嘴笑道,他身穿短裤趴在床上,叶知秋手里正拿着个小镊子帮他挑着扎进背上的木刺。

    “来而不往非礼也!有没有兴趣等下跟我再去趟月花楼?”王实仙说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开泰市就是你选定和隐杀斗法的战场吧。”叶知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