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47章 天道者郭义
    梁家兄妹二人松了一口气,看到郭义出手,他们内心也缓和了些许。梁倩倩一双美目之中带着惊魂未定。她直勾勾的看着郭义,那个帅气的男人,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刻救自己的性命。在前往逍遥谷的路上遇到劫匪,若非他出手,自己恐怕就要惨遭劫匪的羞辱;在逍遥谷里,若非郭义及时解毒,自己恐怕就要香消玉殒了;而这一次路遇杀手,郭义再一次出手!

    “你……”灰袍武道者双目圆睁,声音颤抖的问道:“你是武道宗师?”

    “不!”郭义摇头。

    “难道是武道大师巅峰?”灰袍武道者再一次问道,语气里多了一抹轻松。

    “我乃天道者,郭义!”郭义语气傲然。

    咝……

    灰袍武道者双瞳紧缩,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

    武道界里,谁人不知道天道者之威?谁人不知道郭义之威?天道者郭义,更是国内绝无仅有的少年宗师,一人灭一门,一人斩一宗,西柳河上斩丁千秋,塞外城里杀楚明飞。

    扑通!

    灰袍武道者当场跪了下去,匍匐在地面上:“不知是少年宗师,我罪该万死!”

    在天道者面前,武道大师简直就如同蝼蚁一般。此刻,他终于明白郭义的傲气从何而来,也终于明白他所说的那一番话的底气何来。天道者,凌驾于任何规则,法律之外。如同神人一般的存在。自己若是想要逃,根本就不可能。在天道者面前,任何逃跑都是多余的。纵然你天资卓越,逃跑速度再快,天道者照样一剑斩杀。

    黑衣壮汉一行人纷纷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大师饶命,大师饶命!”

    俗世之人,对武道者仅有一个印象,杀人如麻,杀人不眨眼,而且还不用负法律责任。他们怕死啊,只能这般磕头求饶。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郭义问道。

    “是……”黑衣壮汉脸色死灰,然后说道:“梁增辉。”

    咝……

    梁家兄妹二人顿时傻眼了。

    “不可能!”梁倩倩使劲的摇头。

    “大伯?”梁文清也是一脸不敢相信。虽说大伯一家看不起自己家,甚至多次找茬,稀释自己家的股份。但是,也不至于派人杀自己啊。不管怎么样,血缘关系无法淡薄。梁文清摇头:“不……不可能的,我大伯怎么会派人杀我们呢,你们撒谎!”

    “不不,我们没撒谎!”黑衣壮汉黑沉,道:“我们确实是接到了梁增辉的授意对你们下杀手。梁增辉听说你们从外头请来了一个神医,所以让我们出手。”

    梁家兄妹二人脸色一片死灰,这个时候若是在不信,就没有天理了。

    “怎么处理他们,你们说吧。”郭义看了梁家兄妹二人一眼。

    “算了吧。”梁文清摇头,道:“我不想跟他们计较,我们要赶紧回去给我爷爷治病,否则,时间越久,老爷子耗不起。”

    “那就走吧。”郭义点头。

    临走时,郭义吩咐了几人一声,让他们从此别在踏入江南省半步,否则见了就杀。几人哪里还敢在江南省呆,连夜就出省了,此生都不敢踏入江南省半步。

    梁家位于青州市南城区,一栋欧式别墅,面积很大。这是梁家老爷子的局所,上下三层,偌大的花园里停满了豪车。今日梁家老爷子命悬一线,只等咽下最后一口气。

    别墅里一片混乱。

    “嫂子,老爷子怎么样了?”梁明辉问道。

    “还不清楚。”一名珠光宝气的女子脸上挂满忧虑,道:“请了省城最好的陈医生来了,正在给老爷子治病。希望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吧。”

    说话时,女子双说合十祈祷。眼神里却充满着阴险。安心暗道,老头,赶紧走吧,梁家的权利要给老大。绝对不能给老二。

    “唉,希望老爷子千万别有事。”梁明辉脸上充满了忧心。

    别墅里,几十人聚集在一起。

    卧房之中,梁增辉正立于一旁,身边一位黑色西装的秘书。

    “梁总,老爷子一旦咽下这一口气,这一份遗嘱就算是正式生效了。”黑色西装的秘书笑眯眯的说道,手里拿着一份伪造的遗嘱。他笑道:“你很快就能成为梁家之主了。”

    “嗯!”梁增辉咧嘴笑道:“等我成了梁家之主,亏待不了你们。”

    “以后还要多多仰仗梁总呢。”秘书笑道。

    在卧房里,数名医生正在忙碌着,各医学器材摆弄着。一个个手忙脚乱,老爷子的呼吸已经越来越脆弱了,脉搏也是极度微弱,宛如狂风暴雨之中的一盏烛光,风烛残年,随时可能断掉。

    “陈医生,怎么样了?”梁增辉问道。

    “梁总,我们已经尽力了。”领头的主治医生陈浩翔摇头,道:“无法断定老爷子所患之病。从医学角度上来判断,老爷子身体肺部虚弱,但是却查不到任何情况……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老爷子身体原本好好的,却突然有一天病倒,一下子就好像抽掉了半条命一样,情况逐渐恶化。直到现在,跑遍了不少知名医院,却始终检查不出病症。

    “唉,既然如此,只能听天由命了。”梁增辉虚情假意的一阵难过,道:“老爷子一生耿直,善事做尽,却晚年患病。”

    “人有生老病死,乃是命。”陈医生叹息了一口气。

    此时,大厅之中传来一阵混乱。

    “神医来了!”梁文清大喊道。

    梁家大厅,一群人望着门口的方向,梁文清和梁倩倩从外头进来,前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众人面面相觑,梁增辉老婆皱着眉头,问道:“神医呢?”

    “不会就是他吧?”有人指着郭义,嘲讽的说道:“我儿子也这般年纪,还在读大学呢。”

    “年纪轻轻就出来行医撞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学好!”

    众人纷纷说道。

    此时,梁倩倩急了:“你们懂什么?他就是江南市西街名扬大药房坐镇的郭大师。”

    “切!”

    “还郭大师呢,怎么不请一个李大师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