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44章 生死门
    “不!”宫本村怒吼一声。

    身上的忍息形成一条巨大的黑蛇,再度迎面冲了上去。隐约之中,似乎能够听到那一阵阵风呖声雀的声音。

    “老师的忍息,乃是世间至强之物。”井上和彦握着拳头,脸色凝重,双目之中露出肃穆之色:“以体内之忍息凝聚成世间万物。唯有地魂级别的忍者才能做到。”

    “是啊。”贺川流派的弟子点头,道:“这一战,老师必胜!”

    忍息的强硬确实超乎武道者的预料。比之罡气有过之而无不及。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幕,似乎谁也不想错过最精彩的片刻。

    郭义的真元之力,东瀛贺川流派的忍者之息。

    谁强谁弱?

    马上就见分晓。

    那数丈之长的骨剑,迎向了那巨大的黑蛇。宛若摧枯拉朽一般,从中一切,轻易的就斩掉了那一条黑蛇。如此轻易,如此轻松。

    “天啊!”井上和彦目瞪口呆。

    “这……这不可能!”宫本村哪里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若非亲眼所见,他死也不敢相信,自视为世间最坚硬的忍息,竟然被对方一剑斩断。

    “老师!”井上和彦大呼一声。

    宫本村双瞳之中,一道白光越来越粗。

    “逃!”

    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只是,这一道剑芒已经落下。宫本村无奈舍车保帅。他吐了一口黑色的精血,双手慌不择路的从虚空之中抓了两把风刃挡在身前。

    啪!

    一剑落下,风云四起。

    宫本村的右臂被骨剑一剑斩下。人飞出了几十米之远,落入了那杂乱的松林之中。

    哗!

    现场一片哗然。

    强大如地魂忍师。却被郭义如此轻松完胜。

    “好厉害!”李金珠一双美目流连,那红唇更是微微张开,她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如此失态。只是惊骇于郭义竟然有绝世功夫。一身实力可谓是吞山河,霸天地。

    郭义手持三尺骨剑,立于半空,迎风而立。

    那仙风侠骨的气质,宛若仙尊降临一般。引得不少人侧目相视。众人更是惊叹连连。天边,祥云漂浮,紫霞放光。一道五彩向光落在郭义身上,更是衬托他那仙侠气质。

    郭义淡漠开口:“东瀛贺川家,本是我大中国武道的分支,大唐时期,我中国武道给了你们莫大的帮助。明清时期,我中国武道界更是给你们无尽的支援。不想,时光荏苒,你们不仅不思报恩,反而恩将仇报。”

    “胡说八道。”井上和彦咬牙切齿,道:“我贺川流忍术流传至今已有千余年,什么时候接受过你们的帮助?我东瀛忍术乃是世界正统,万国之尊。”

    “一群被洗脑的猴子!”郭义冷笑一声。

    贺川流派的弟子进山搜寻宫本村的下落。

    就在此时,一道光芒从树林之中一跃而起。

    宫本村竟然再度腾空降临,带来无尽的怨怒,以及断臂之痛。

    一口精元,换取实力上的暴涨。身上的忍息更是无穷无尽,宛若两条黑蛇缠绕在身。宫本村面色泛黑,双目之中吐露出焚烧的怒火。

    “小子,你竟然敢断我一臂!”宫本村捂着断臂,断口之处暂时止血。

    郭义瞥了他一眼,道:“怎么?还想与我一搏?”

    “今日不斩你,我贺川流如何在世界武道立足?”宫本村已经决定放手一搏。若不成仁,便成义。

    “也罢!”郭义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便用你的血来洗清你们对我中国武道的羞辱。”

    “生死门,开!”宫本村怒吼一声。

    忍者修炼的体系与武道者不同,他们喜欢修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所谓生死门,与中国武道的任督二脉有相通之处,但又并非相同。

    生死门打开,意味着一个忍者已经拼着性命与你一战。

    生死门一开,不生即死,不死即残。

    刹那间。

    宫本村身体拔升一尺有余,后背之上,无数忍息澎湃而出,比之先前强大了无数倍。巨大的忍息形成了一道道力量,宛若那一道巨大的屏风立于宫本村后背。

    “老师终于爆发了!”井上和彦目瞪口呆。

    生死门。

    忍者的第二条生命。一旦打开,意味着放弃第二条生命。燃烧有限的寿元,打开一条汲取无限力量的路途。宫本村刹那之间强大了无数倍。

    此时的宫本村,竟然有了丁千秋的即视感。

    “好强大的力量!”李胜天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自问不敌。”

    “我也是!”陈宗源点头,道:“除非拼死一战,兴许有五成胜算。否则,毫无胜算!”

    所谓拼死一战,便是和宫本村一样,燃烧寿元换取力量。这是武道者也能做的事情,但是,谁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寿元。因为一旦放弃了寿元,那就意味着自己就永远失去了在武道之上再进一步的机会。

    “小子,拿命来!”宫本村右手一抓。

    忍息成形,一道十多米长的黑剑已经紧握在手。以宫本村的力量,速度完全有一股斩杀天下英雄的气势。只可惜,他眼前站着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郭义。

    少年宗师。

    名声在外,实力非凡,一人灭一门,一人斩万宗。西柳河上,丁千秋丧命,药神殿里,陈宗源臣服。

    如今,宫本村开启生死门,进犯宗师之威。

    便注定,他要身首异处!

    “不自量力!”郭义抓着骨剑一扬。

    骨剑爆发出一股刺眼的光芒,那水灵之气灌注其中,骨剑暴涨,拉着一道长长的剑芒,足有十米之长。

    焚天之术!

    火龙席卷而来,以剑芒为引。朝着宫本村席卷而去,漫天的火焰似乎要把这一片天地都焚烧殆尽。

    远在江南市的城区。

    “哇,流星雨!”

    “天啊,大白天竟然都能看到流星雨!”

    众人纷纷立足街头,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内心许愿。

    而在百丈峰山脚下,处处设置关卡,沿途更有部队士兵站岗。山脚入口,叶向强叼着烟,身后是几名肩扛金星的将军。众人站在外头,亲眼看到天降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