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39章 脏了我的手
    “你敢不服?”贺川松上冷笑一声。

    “弹丸之地的土著,也敢到我泱泱华夏叫嚣?”郭义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真当我华夏没人吗?”

    “中国武道,百年前就已经沉沦了。”贺川松上冷笑一声,道:“现在的中国武道界,就是一群鸡飞狗跳之徒。根本就拿不上台面。唯独我贺川流,卧薪尝胆,定要血洗二十年前的耻辱。”

    “贺川流?”郭义眉头一挑,道:“宫本那老东西还活着?”

    “你!”贺川松上双目冒火,道:“小子,你竟然敢这般羞辱我师尊。信不信我立刻向你发起挑战!”

    “你没有资格!”郭义不屑一笑。

    “你!”贺川松上脸色顿时一片酱紫色,唇上那一抹呼吸抽搐,头上的冲天辫更是一抖一抖。他往前一步,道:“今日,我赌上贺川流的声誉,誓要与你一战!”

    “我说了,你没资格!”郭义摇头。

    “混蛋!”贺川松上双手一环,似乎从左右两边的虚空之中兀然抓到了两股力量,骤然朝郭义推了过去。

    “郭先生,小心!”陈宗源急忙喊道。

    郭义傲然而立,双眸以藐视天下的气势盯着贺川松上。

    啵!

    那一股力量打在了郭义的身上,竟然纹丝不动。让人看不到任何东西,那一股无名的力量刹那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感觉到有一种骇然。

    “这……”贺川松上一脸错愕。

    贺川流十年前研究出专门用来克制以武入道之人的天罡之气。任何天罡之气都能轻易化解,并且穿过那罡气所形成的防御打到武者的本体上。

    没想到,这一下竟然失手了。

    贺川流一脸懵逼,彻底傻眼了。这功法乃是贺川流延续至今的核心所在。没想到,一朝出手,竟然就失手了。

    “竟然没用?”陈宗源一脸好奇。

    “哼!”贺川松上一咬牙,单腿一踏。

    嗖……

    人腾空而起。

    郭义不屑一笑:“雕虫小技!”

    右手一扬。

    啪!

    虚空之中,赫然一个透明的巨掌从天儿落。

    轰隆……

    贺川松本当场就从半空之中拍落。人趴在地面上,宛若一条死狗一样,浑身抽搐,七窍流血。

    “贺川君。”几名贺川流的弟子急忙上前搀扶。

    贺川松本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郭义,宛若看到了死神来临一般。他目瞪口呆,瞠目结舌,道:“你……”

    “我说了。”郭义淡然一笑,道:“你没有资格与我一战。”

    “明日,我师父便抵达中国。”贺川松本咬牙切齿,道:“到时候,定要将你千刀万剐,让你知道我贺川流派的厉害!”

    “宫本老头?”郭义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道:“就算是他来了,也没资格与我一战!”

    “你!”贺川松本刚准备冲上去拼命。

    似乎突然想起了郭义那骇人的一掌,他依然心有余悸,吓得他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他脸色一沉,道:“哼,我们走。等到明天定要让你好看!”

    说完,贺川松本正欲摇摇晃晃离开。

    “站住!”郭义呵斥一声。

    “怎么?”贺川松本眯着眼睛,道:“还想打吗?”

    “不知道你听过一句话没有!”郭义看着贺川松本。

    “什么话?”贺川松本一脸懵逼。

    “宗师之威不可辱!”郭义淡然一笑,笑容里暗藏杀机。

    “你想怎么样?”贺川松本双瞳一阵紧缩。

    “杀你!”郭义笑了笑。

    贺川松本目瞪口呆,但是,他从郭义的眼神里已经看到了杀机。武道者,杀机外泄,表示杀心已起。贺川松本根本就不是郭义的对手。他心中暗道一声:坏了,今天嘴多惹祸,快逃!

    贺川松本手指一弹。

    轰隆!

    一枚丹丸炸开,一阵阵浓烟滚滚。顿时就把贺川松本的身影遮蔽。大厅里众人慌乱。

    “就这等伎俩也想从我手中逃走?”郭义眼神顿时好笑。

    贺川松本已经破窗而逃。

    郭义往前一步,随手一扬。

    一道澎湃无比的劲霸之气从体内涌了出来,这一股劲霸之气顿时形成了一把锋芒无比的利刃,直接从窗户里斩了出去。

    贺川松本踏空而逃,他暗觉不妙。

    回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坏了,我命休矣!”

    噗哧……

    一把天刃从天而降。当场就把半空之中的贺川松本劈成了两半。鲜血顿时从几十米的高空洒落。两半尸体更是宛若两节腊肉一般从天儿落。

    哗……

    宴会大厅,灯红酒绿。

    一群富贵之人,名流名媛何曾见过这般阵仗,一个个顿时吓的脸色惨白。

    “好大的胆子!”

    “竟敢杀我贺川流派弟子!”

    贺川流派几名弟子怒目而视,几人已经刀剑在身,正欲抽刀报仇。领头的一名男子急忙说道:“住手!”

    “大师兄!”

    “我们一起杀了他!”

    众人纷纷怒吼道。

    领头的男子深吸了一口气,他抬头看着郭义,低头:“今日得罪宗师,是我贺川流派之错。他日定然向宗师请罪。”

    “走吧!”郭义挥手,淡漠道:“杀了你们又不能怎么样,只能脏了我的手!”

    言语间,气势无二。

    那一群贺川流弟子当即就不敢开口了,一个个目瞪口呆。这家伙!当真傲气啊。竟然敢这般说话,当真是不把贺川流放在眼里。贺川流在东瀛国,乃是数一数二的宗门。忍术之道,乃是以贺川流派为尊。

    在东瀛国,贺川流乃是顶尖至尊的存在。贺川流派的弟子走出去,任何人见了都要礼让三分,尊敬有加。自然而然也就养成了贺川流派的弟子飞扬跋扈的性格。

    如今,在中国竟然遭人羞辱。他们哪里受的了这一口恶气?

    正当后面的贺川流派弟子恼羞成怒,领头的弟子急忙拦住了后面的弟子,道:“行,今日大师在此,自是不敢多言。明日待我师尊帝临。我们再言高低!”

    “行!”郭义似有闲情雅致,淡漠一笑:“明日等宫本老头来了,再给他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