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98章 道法尊人
    可是,这在武道界来说,并不算什么。

    毕竟,武道界讲究的是实力,在乎的是境界。只要你有实力,纵然你杀一千人来晋级,也没人敢说你半句;若是你有能耐,你屠一万人给你做祭品,也没人敢管半句。

    阴阳鬼煞阵,乃是用了九十九个不满十二岁的儿童之性命,炼制而成的一个鬼煞阵。阵法威力无穷。比之药神殿的乾坤阵还要强上数倍。但是,因为恶毒之极,所以,逍遥谷一直不敢对外宣称,只是秘密进行。

    “哼!”老者冷笑一声,道:“阴阳鬼煞阵算什么?我逍遥谷谷主,乃是道门正统传人,修得三清道法,更是拥有御剑飞行的能力。他一手飞剑,更是无人能敌。敢问,区区一个武道者,能敌修法之人吗?”

    众人皆是肃然起敬。

    谷主的存在,自然是逍遥谷最大的依仗。

    修法道人,武道者,武炼者,甚至巫修者……都是这个世界上的神秘存在。

    常理上来说,修法道人最接近修仙者的存在。因为他们也是修的道门之法,炼的道家真力。借助心法,炼出真气。他们吞吐天地混沌之气,修体内无边真气。

    “对!”中年男子大喜,道:“谷主若来了,这小子定然是有来无回。”

    修法道人,乃是高高在上的高手。能力更是无边无尽。一剑破山河,一剑毁天地。御剑飞行,无所不能。这便是修法道人的非凡之处。比之武道者。

    修法道人的能力更强,更让人敬畏。

    只是,千门万宗,更崇尚武道的力量。而且,武道者修行的方式更简单,百人之中尚有一人可以入道。但是,修法道人就那么简单了,千人,万人之中兴许有一人。而且,修法之途比之武道一途更要危险三分。

    即便有修法之天赋,也没有人敢冒然踏入修法一途。

    世间千万人,修法道人并不多。能够达到道法真人级别的可谓是少得可怜。若是能够达到道法尊人的就更是屈指可数了。可偏偏,逍遥谷的谷主乃是道法尊人。

    以道法尊人之力,比之武道之中天道大师的境界一般。但是,若单纯的论实力,道法尊人的实力比之只高不低,只强不弱。

    “嗯!”老者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充满了诡异:“他若不来,也就罢了。这事情从此往后既往不咎。他若敢来我逍遥谷找事,哼!莫说我不让他走,纵然是谷主也绝对不会轻易让他离开。”

    距离逍遥谷山谷十多公里之外,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冰天雪地的世界。一片白雪皑皑,千万银树立于那连绵不绝的大山之上,一眼望去,甚是漂亮,美不胜收。

    “真漂亮!”

    唐茹穿着白裙,上身则是一见貂皮大袄,气质超凡脱俗,美丽动人。她手里摘了一朵梅花,轻轻嗅了一口:“师父,这梅花好香啊。”

    “是吗?”郭义笑了笑,然后说道:“这梅花与你有些相似!”

    “真的?”唐茹一听,顿时雀跃:“师父,哪儿相似?”

    “你与它一样都是自苦寒而来。”郭义伸手撩开唐茹眉前一缕细发,道:“梅花经受天寒地冻之苦,方有这芬芳之香;而你身中火毒,又经受断骨之痛……才得这逆天修为。唉,茹儿,为师让你受苦了。”

    “不不。”唐茹急忙摇头,道:“我并不感觉辛苦,也不感觉痛苦;能和师父在一起,我便已经感觉到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徒弟了。”

    郭义淡漠一笑,并未说话。

    两人肩并肩,继续前行。

    嘎吱……

    一辆奔驰越野车突然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一张年轻的脸从车窗里探出,面带阳光的笑容:“两位,请问逍遥谷如何走?”

    眼前便是一个岔路口,左手边往逍遥谷,右手边朝着燕京方向。

    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南辕北辙。而且,从这里抵达逍遥谷,少说还有十多公里的路程。逍遥谷本就属于隐世门派,路途并不容易,就算是从左边路口进去,一路上估计还有不少艰难山路,尤其最后两公里路,怕是车子也难行。只能徒步入山谷。

    “前面一百米,左手边拐入,一直往前。”郭义见他面善,便指了路。

    “谢谢!”男子急忙感谢。

    车子一溜烟又跑了。

    “这人……”唐茹嘟着嘴。

    没想到,车子刚跑十米不到,竟然有倒了回来,男子尴尬一笑,道:“两位,你们这是上哪儿去?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不要上我的车我带你们一程?也省的你们受天寒之苦。”

    郭义看了唐茹一眼,唐茹急忙点头。似乎早有了上车之意。

    沈从武在最近的一个小镇上落脚了,因为车子玻璃被砸了,车子漏风厉害,而且车子油路也出了问题,暂时不能上路。郭义和唐茹便徒步前往逍遥谷,还能够领略一路上的冰雪风景。

    “好呀!”唐茹点头。

    郭义知道唐茹也走得有些倦意,便跟着上了车。

    上车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女子。女子脸色苍白,面带倦意,见有人上车,只是微微点头,并未搭理。

    开车男子尴尬一笑,道:“两位莫介意,这是舍妹梁倩倩,在下梁文清。”

    “你们去逍遥谷做什么?”唐茹问道。

    “我们去……”

    不等梁文清开口,副驾驶女子皱着眉头:“跟这些闲杂人说这些干什么?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哎哎。”梁文清连连点头。

    郭义脸色坦然,倒是唐茹显得有些不悦。

    车子没开多久,梁文清笑了笑,道:“两位别跟舍妹一般见识,她是中了逍遥谷的毒,我们此番前去是为了让逍遥谷的人给我们解药。希望能够解舍妹身上的毒。”

    相对于梁文清的亲近和阳光,梁倩倩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从郭义和唐茹上车之后,就未曾见过她有半分笑脸,而是一直冷冰冰的态度,而且带着一丝提防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