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38章 惩戒
    这骨琴乃是她心中至爱之物,贸然被郭义收走,她如何能够割舍?再说了,这些日子,没有郭义的陪伴,她几乎整日都抱着骨琴入眠,完全把骨琴当成了郭义。

    至爱之人,收走了自己的至爱之物。这算是人间悲剧啊!

    “今日,这骨琴不走,我走!”郭义是下了狠心要治一治这丫头任性的毛病。

    “师父,你别走!”唐茹一手抱着骨琴,一手抱着郭义的手。

    两边都是自己的最爱,如何能够割舍,良久之后,她咬着红唇,左手把骨琴送到郭义面前,道:“师父,你不要走,我把骨琴还给你。”

    两行清泪,弯弯的睫毛上挂着晶莹剔透的眼泪。漂亮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脸上更是委屈至极,粉舌的红唇嘟着。就好像一个被父亲收走了心爱玩具的可爱女童。

    郭义内心一软,差点就放弃了。不过,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原则。

    惩戒这种东西,如果第一次心软了,以后同样会心软。为人之师,要奖惩有度,绝对不能因为一时心软就放弃。

    郭义拿着骨琴,叹息了一口气,道:“我并非没收你的骨琴,而是让你十天之内不能弹。”

    “哦!”唐茹点头,脸上的委屈丝毫未减,反而增多。她抿着嘴,道:“师父,那你一定要善待它,不能让它有任何的磨损,也不能让它收到任何伤害。”

    “那是自然!”郭义点头。

    嗖……

    话毕,他一甩手,凭空把那一只幻兽捏住。

    喵呜……

    幻兽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最终被郭义打入了骨琴之中。

    唐茹看得心惊肉跳,那幻兽毕竟是自己的灵兽,两者之间也有一些意识上的牵连。她急忙说道:“师父,你温柔点。它还小,你这样会让它受伤的。”

    “一头畜生而已。”郭义淡然一笑。

    “可是,对于我来说,它就是我的朋友。”唐茹抿着嘴。

    “你这半个月若是能够安心打坐修炼,到时候武道大会我便带你去,可好?”郭义眉头一挑。

    “什么是武道大会?”唐茹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郭义摇头,道:“大概就是我们这种人的聚会吧,到时候,明和宫的人会带我们一同前往。”

    “明和宫?”唐茹愣了一下,轻哼道:“又是那个徐柔,谁稀罕跟她们一块儿去。”

    “你不去?”郭义问道。

    “不不不,我去,我去!”唐茹急忙挽着郭义的手,道:“师父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条件是,这几日,你静心打坐,不可胡来。”郭义认真的说道。

    “嗯!”唐茹连连点头,道:“我一定听从师父的叮嘱,认真打坐,不思修炼之事。”

    “这还差不多!”郭义轻轻捏了一下唐茹翘挺的鼻梁。

    “嘻嘻……”唐茹心情顿时大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唐茹被关了禁闭,几乎每天都在唐老居所的二楼,每天在屋子里打坐修炼。不再想骨琴之事,而是以心修炼,用心感受这天地万物,用心来畅游这世间一切。

    郭义每日在名扬大药房坐诊,晚上在王者别墅之中认真的修炼,吞吐天地灵气,吸收万物精华。境界似乎隐隐有所松动。自从那日踏入了化气境大成之后,郭义对更进一步有了很大的信心。他也知道,在珠峰之上吸收的紫色灵气对自己的修为有莫大的妙处。

    王者别墅。

    郭义盘腿坐在顶楼之上,放眼望去,是一片烟雾缭绕的望江,景色美丽至极,只是,此刻的郭义并没有心思看着江南市独一无二的美景。他的手中正捧着父亲的遗书。

    父亲虽然在病床上躺了八年,但是,这八年他并没有虚度。他脑子都在揣测,在琢磨。郭家向来与人交好,为何会落得一个如此悲惨的下场。堂堂燕子门,西域地区偌大的一个宗门,如何会与江南市一个很小的企业家族作对?另外,曾经的河东陈家也一直与郭家交好,为何会一夜之间反水?

    这其中定然是有原因的,至于为何,郭松林一直不得而知,郭义也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是,这背后定然是有人在指使。至于这个人是谁,郭义完全不知情。

    这一封遗书,与其说是一封遗书,不如是一份嘱托。父亲在书信之中嘱托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调查出当年谋害郭家的真相,一定要为郭家报仇!

    身为郭家独子,经历了当年的家破人亡之痛,流离失所之苦。他自然要肩负起郭家振兴的责任,更加要承担起这个家庭的义务。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亡家之恨,刻骨铭心。

    身为修仙者,若是连亡家之仇,杀母之恨都不能报仇雪恨,那自己修的哪门子仙?传的哪门子法?此生定要将背后真凶寻出,然后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至于燕子门,河东陈家,江南李家,江北刘家……这些都不过是替死鬼而已。他们的死,都是死有余辜。

    啵……

    郭义的手轻轻扬起。

    那一张遗书随风废物,在半空之中冒出了蓝色的火焰,逐渐的化成一抹灰烬。

    “父亲,家仇母恨,我时刻铭记在心。”郭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定然会用仇人的鲜血来祭奠母亲在天之灵!”

    恨!

    如何不恨?!

    好端端的一个家,好好的一个阔少,幸福完美的生活,拥有一个漂亮而且死心跟着自己的女朋友。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崩塌,家没了,母亲死了,自己也被逼上绝路,丢下父亲,丢下陈姐姐,丢下穆芷若灰溜溜的逃走……

    想到这里,郭义内心就涌出了一股无名的仇恨。

    嗖……

    突然,一道白影一晃而过。

    喵呜……

    幻兽晃到了郭义面前,一只雪白的狐狸被它从天丢了下来。

    “嗯?”郭义一阵狐疑。

    那一只毛发纯白的雪狐正簌簌发抖,一双眸子显得惊恐万分,刚刚在丛林之中,天知道它经历了什么,不过是出来捕食而已,没想到竟然就被一团白雾疯狂的追逐,足足追了自己一个多小时,白狐浑身乏力,一股脑钻进了一堆荆棘之中。最后却活生生的被这幻兽从里面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