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35章 兽魂
    “一个都别放过!”龙五用手帕擦了擦脸,眼神里多了一抹淡漠之色。

    几十号小弟立刻对现场展开了一场疯狂的厮杀。张金芬被割断了气管,肥胖的身体抽搐了几分钟才断气,陈枫华被一刀刺穿了胸腔,肺叶直接被扎破了。鼻子,嘴巴里不断的吐出带血的泡泡,很是恐怖。至于刘绍飞……被人一板砖拍死的。死相还算好看一些。

    陈家几号人无疑列外,全部死于非命。

    现场所有的尸体都被丢在了一个焚烧炉里,进行焚烧。至于这别墅,原本龙五打算一把火烧了,但是想了想,郭大师似乎并没有吩咐自己烧房子,所以最终被龙五保留了下来。

    “龙哥,都死了。”林涛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嗯!”龙五眯着眼睛,道:“好啊,都死了!”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林涛问道。

    “下一步,杀光刘家!”龙五淡淡的开口说道。他极力的想要模仿郭义那一种风轻云淡的表情和情绪。却始终感觉有点儿邯郸学步。虽然语气有些相似,但是表情和气魄完全不足。

    郭义那种闲庭散步,风轻云淡的气质一直是龙五所追求的。龙五已经不是以前的龙五了,这家伙几乎每天都要饮用一杯回春水,这回春水对他的身体改造很强大,以前身体亏空的龙五,现在感觉每天都精力充沛,力大无穷。虽然不曾入武道,但是现在的龙五一拳头可以在一颗大树上留下一个拳印。

    “是,龙哥!”林涛点头。

    ####

    西柳河,王者别墅中。

    陈安琪身上的几道伤口已经止血了,郭义用灵水洒在伤口上,很快就结痂,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愈合,连疤痕都不会留下。望着安静躺在床头的陈安琪,郭义忍不住有些心疼,这才几天的时间,陈安琪竟然就瘦了一圈。

    郭家,郭松林这一脉,仅存郭义一人。而陈姐姐乃是郭松林的养女,从小抚养长大。郭义与陈安琪之间的感情自然也就毋庸置疑的深刻和玄妙了。

    如今,陈安琪是郭义内心仅存的亲人。当然,唐茹在郭义心目中同样格外重要。真要说起来,陈安琪与唐茹,两人在心目中要分一个孰轻孰重,怕是郭义自己也拎不清吧。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

    “小义。”陈安琪睁开眼睛,看到一旁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郭义。

    “陈姐姐,你醒了?”郭义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两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一种邪魅。这一抹笑容,怕是要迷死万千少女,纵然是陈安琪也在这一颗芳心跳动。

    陈安琪对郭义,自然内心充满了爱慕,只是,限于两人姐弟之情,陈安琪从来不敢吐露心声。她也知道,这是一种不伦之恋,所以,她只能把这一抹心思隐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我……”陈安琪脸色绯红,羞涩的问道:“我在哪,我不是做梦吧?”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却发现伤口已经不在了。顿时有一种恍若梦境的感觉。

    “不是!”郭义摇头,道:“我已经带你离开了那个魔窟,这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陈安琪打量了四周一眼,果然是郭义的别墅。她松了一口气道:“那……陈家呢?”

    “陈家?”郭义脸色一沉,眼神之中吐露出一抹冷气:“都死了!”

    “啊!”陈安琪目瞪口呆。

    “陈姐姐,他们为富不仁,差点就害死你了。”郭义深吸了一口气,道:“也当是死有余辜。”

    陈安琪呆呆的望着窗外,良久之后,道:“他们毕竟是我的亲生父母。”

    “不!”郭义摇头,道:“你已经与他们断绝关系,再无瓜葛!”

    “好吧。”陈安琪点了点头,道:“死了就死了,但是,我想给他们操办葬礼,不管怎么样,他们对我有生育之恩。我作为仅存的女儿,理当如此!”

    “可以!”郭义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陈安琪亲手给陈家三口人操办葬礼。所谓的葬礼并不风光,而是简单的给他们举办了一场小型追悼会,然后入殓,直接把骨灰埋在了公墓之中。日后也有一个祭拜的地方。

    省委大院。

    唐老居所的人工湖旁,一个白裙女孩,她立于一株柳树之下,一双眼眸如星辰一般璀璨,她面无表情,盯着那柳树上的一片枯叶,那一片枯叶镶入柳树一寸有余。

    “师父随意一招,竟然能够入木三分。”唐茹认真的看着那柳树,道:“而我,拼尽全力却不急师父一半。”

    唐茹向来是一个不肯认输的女孩。尤其是现在,她因祸得福,竟然踏入了武道大师大成境界,与武道宗师仅有一线之差。而正是这一线,让唐茹内心捉急。她想要尽快突破武道宗师,方能成为师父的左右臂膀,只有这样才有资格跟随师父左右。

    “不能多想了。”唐茹叹息了一口气,她缓步走到一旁的草坪。

    草坪上,一个琴台,上门摆放着那一把白若温玉的骨琴,上门还印着鲜红的血印,宛若一朵绽放的玫瑰,而在这一个血印下面,便是郭义的字迹:赠予爱徒,唐茹。

    唐茹时常抚摸着这一把骨琴,爱惜之极,甚至抱着入睡。

    坐好,抚琴。

    葱葱玉指轻拨琴弦,袅袅琴音。

    以前的唐茹只能弹拨五次琴弦,尔后也只能十多次而已。自从踏入了武道大师巅峰,这一把骨琴便可以随意弹奏。只是时间久了便会有一种疲倦感。

    “师父说过……这骨琴有灵识,里面封印了兽魂。若能够得到兽魂的认可,便可以越级杀敌。”

    “这兽魂……如何与它沟通?”

    “我一定要将这兽魂收服,让它臣服于我!”

    唐茹双目迸射出一抹寒芒,内心那一股好强之心再次涌出。既然降服兽魂可以让自己发挥出这骨琴更加强大的力量,那一定要降服它。让它对自己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