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26章 逼婚
    陈安琪眼眶红润,内心一阵咯噔。

    是自己错了。

    不该认祖归宗,应该与小义长相厮守。

    ‘有姐姐的地方才是家。’

    这一句话,彻底的刺激到了陈安琪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女人内心都有一种母性的光辉,当郭义那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陈安琪顿时就想哭了。她突然之间想到郭义失去双亲,孤家寡人一个,而自己现在有认祖归宗,小义一下子就被人抛弃了一般。

    “小义!”陈安琪紧紧的抱着郭义,然后说道:“不管怎么样,姐姐都会一直跟你在一起,不离不弃。”

    “我也是!”郭义的眼神显得坚定无比。

    酒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

    参加酒会的人陆续散场,郭义和陈安琪正准备离开。

    陈佐廷迎面走了上来,面带酒红:“安琪,我们准备开了一个家庭晚会,既然你现在是我们陈家的一份子,就留下来一起参加吧。刚好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讨论。”

    “我……”陈安琪犹豫了一下,她扭头看着郭义,道:“小义,要不……你先回去。”

    “郭义,你先回去吧。”陈佐廷笑道:“回头我把安琪送回去。”

    “也行!”郭义点头。

    陈佐廷毕竟是陈安琪的亲生父亲,陈安琪留在陈家应该也没什么危险可言。退一万步来说,他们终究是一家人。

    郭义走后,陈安琪在陈家别墅里的会议室内落座。

    出了陈家人之外,还有刘家几人也都在现场。

    陈安琪有些纳闷,刚刚不是还说陈家家庭会议吗?怎么还有别人家?陈家除了陈佐廷夫妇之外,还有陈枫华这个败家弟弟,以及二叔陈佐羽夫妇也在现场。

    会议室满座。

    刘家夫妇倒是用一种欣赏的眸子看着陈安琪,直让陈安琪内心发毛。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内心怪怪的。这所谓的家庭会议,似乎是刻意针对自己的。

    众人落座,佣人在一旁泡茶,递瓜果。

    “安琪。”陈佐廷笑盈盈的看着忐忑不安的陈安琪,道:“家里怎么样?还适应吗?”

    “我……”陈安琪尴尬的笑了笑,道:“挺好的。”

    “你看看,家里多大,多漂亮,而且有人端茶倒水,多舒服!”张金芬急忙插嘴,道:“在这里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每个月家里还能给你五万块零花钱。要不要……留下来住?”

    “不了,不了!”陈安琪急忙摆手。

    “如果不留下来,这零花钱可就没有了。”张金芬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企图用金钱把陈安琪诱惑下来。

    在她看来,陈安琪是一个过惯了穷日子的人,如今看到陈家如此之大的别墅,而且还过着这般无忧无虑的生活,并且每个月还能领到五万块的零花钱。估计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却不想,陈安琪竟然拒绝了,所以,她立刻拉下脸,表示不留下来就没有这一笔钱了。企图用金钱威胁对方。

    “我现在还有能力赚钱。”陈安琪急忙表示不用。

    见陈安琪水火不侵。张金芬竟然有些无力。

    此时,陈佐廷笑道:“不留下来也没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

    咳咳……

    突然,刘绍飞的父亲刘建德开口道:“老张,这孩子不错,我看着舒服。”

    “对对,我家孩子也比较满意。”一旁面相精明的妇女急忙开口,道:“我看这亲事可以定下来了。你们看……”

    张金芬一听,急忙笑道:“哎哟,这还用说嘛,也不看看我家孩子遗传了谁!”

    说话时,她用手摸了摸自己那一张早已经肥得变形的脸。

    “是是是!”刘建德老婆急忙吹捧:“确实有嫂子当年的几分丰韵。”

    “你们这是……”陈安琪完全不懂对方所说的什么事。

    “安琪啊!”此时,张金芬开口说道:“是这样的,你看你今年都老大不小了,一直也没有结婚。所以,我们帮你物色了一个对象。绍飞呢,是你父亲兄弟的孩子,两家乃是世交。而且经济上也有往来。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能够联姻,让我们两家的关系亲上加亲。”

    “对对!”刘建德笑道:“亲上加亲。”

    “这可是大喜事啊。”中年妇女笑道。

    嗡……

    陈安琪脑瓜子里顿时一阵眩晕,她急忙摆手,道:“我……我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而且,我也不打算这么快结婚。”

    “哎呀,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可以不结婚呢?”张金芬急忙笑道:“迟早要嫁,而且你都老大不小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把你生下来了。”

    “就是!”中年妇女点头。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陈安琪几乎快晕头转向了。

    “都别说了!”突然,陈安琪站了起来,面带愠怒之色:“我已经说了,我不打算结婚。至少现在!”

    现场一片愕然。

    鸦雀无声。

    一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安琪,怎么说话的?”陈佐廷面带怒色,道:“快给刘叔叔和刘阿姨道歉。”

    陈安琪面色红晕,抿着嘴,一副倔强的模样,道:“道歉可以,但是,我的婚姻由我自己做主,不需要你们插手!”

    “胡闹!”陈佐廷典型的大男子主义,道:“你能选择一条幸福的路吗?”

    “就是。”张金芬连忙劝道:“刘家多好,江南市产业很大,市值上亿呢。以后你和刘绍飞在一起,肯定能够幸福的。衣食无忧,还可以全世界旅游。何必辛辛苦苦上班呢?”

    “我不稀罕!”陈安琪一字一句的说道。

    一句话,又把张金芬顶得哑口无言了。

    “哼!”此时,张金芬冷哼一声,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张金芬的女儿,就必须听我的!”

    这一下,顿时把陈安琪的怒火点起来了。

    这才刚认祖归宗,立刻就遭遇如此的压迫,她哪里受得了?

    “我可不是你女儿!”陈安琪‘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然后说道:“你从未对我有过养育之恩。我也从未认过你这个母亲!”

    说完,陈安琪转身准备朝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