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23章 血缘关系
    废物?!

    堂堂武术教练竟然被人称之为废物?这该多打脸?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看起来文弱,清秀。没想到口气如此猖狂,如此嚣张。陈家一行人愣是恼羞成怒。陈佐羽更是气得脸色都红了,他咬牙切齿,道:“小子,回头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吗?”郭义淡然一笑,道:“可是,我看你怎么都像一个只会耍嘴跑的贱人。”

    “操!”陈佐羽怒吼一身,抡拳就杀了过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一口气,焉能咽得下去?被一个黄毛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几乎已经磨掉了最后一丝耐性。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挑起了他内心的怒气和杀气。

    这一拳很直接,直奔面门。而且,这一拳的力度绝对不小。以陈佐羽这样的肌肉,一拳少说有三五百斤的力量。这便是陈佐羽这样的武术教练最强大的力量了。

    只可惜,他面对的是郭义。

    郭义何许人,那可是只手斩杀陈凡林,一招灭了楚明飞,一人之力屠了燕子门的牛人。在郭义面前,陈佐羽简直连一只咬人的蚂蚁都不如。如此之人,如何能敌?

    砰!

    郭义抬手一挥。

    似乎只是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看似轻柔的一个动作,却瞬间就把陈佐羽扇飞了。

    那一股力量从郭义的手掌上迸发出来,形成了一股密不透风的墙。也就是说,郭义手中几乎是抓着一堵墙狠狠的朝陈佐羽扇了过去。这一股力量,足以让任何人五脏六腑受伤。

    噗哧……

    纵然陈佐羽身强力壮,而且是一个武术教练,在这一股力量的攻击之下,他顿时吐了一口鲜血。

    “佐羽……”几人急忙上前搀扶。

    “好小子,你竟然敢伤人?”陈佐廷怒视着对方。

    “伤人?”郭义看着陈佐廷,笑道:“今天如果是我倒下,你们怕是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你!”陈佐廷竟然无言以对。

    说不过,又打不赢。

    陈佐廷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陈安琪,道:“安琪,不管时间怎么流逝,不管人生怎么改变。你的骨子里永远流淌着我和你母亲的血。血缘关系是一辈子都不能改变的。我们为曾经的错误而道歉,而自责。如今,上天又把你送到了我们的面前。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陈佐廷拉着中年妇女的手,道:“我们走吧。”

    一群人缓缓离开。陈佐羽咬牙切齿的看了郭义一眼,眼神里又多了一抹敬畏之色。

    人走之后,客厅里立刻就安静了许多。

    陈安琪蜷缩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她怎么都没想到,前几天带着自己去做dna对比的中年夫妇竟然真的是自己的父母。虽然当时自己只是怀疑,毕竟自己长得与他们有几分相似。她只是去抽了血而已,没想到,结果出乎自己的预料。

    这几十年来,她一直都在等待着亲生父母的到来,她内心多少次渴望能够与自己的亲生父母团聚。可是,当结果来临的时候,她竟然有些接受不了了。内心顿时崩溃了。

    “陈姐姐。”郭义在她身旁坐了下来,道:“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小义!”陈安琪突然抱紧郭义,道:“不管我做什么样的决定,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弟,是我内心唯一的弟弟。”

    郭义沉默了。

    毋庸置疑,陈安琪内心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了。而且,这是一个让自己很不舒服的决定。但是,郭义绝对不会表现出来。陈安琪想要回到父母身边,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从未享受过亲生父母给予的感情。如今,她心心念念的亲爹亲妈终于回来了,如何能不想呢?

    “陈姐姐,如果你想回去,就回去吧。”郭义松了一口气,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姐姐。”

    “小义,我不会离开你。”陈安琪摇头,道:“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是我的亲人。我与他们有血缘关系。我不能不认他们啊!”

    “可是……”郭义表情复杂,良久之后,他笑了笑:“也对,你与他们有血缘关系,这是骨子里就没有办法改变的东西。”

    “是啊!”陈安琪含泪:“我也恨他们为什么当初会抛弃我,为什么会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曾找我,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找到了我!”

    “至少他们在找你,对吧?”郭义笑了笑,道:“至少你还有一个家,有一对父母。”

    “可是……”陈安琪仰望着郭义,道:“你和他们的关系似乎……结下了仇怨。”

    “没关系。”郭义摇头,道:“我与他们并不相识,我只和你相识,你才是我的姐姐。”

    突然出现的父母,打乱了陈安琪的生活。

    陈安琪的母亲,张金芬隔三差五的到飞宇集团找她。每次都哭成一个泪人,诉说这些年对女儿的思念,愧疚,后悔……总之,几乎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把陈安琪说得在心目中是有多么的重要。

    陈安琪的办公室里。

    张金芬俱生泪下:“女儿啊,没有你,妈妈活不下去啊。”

    陈安琪沉默不语。

    “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张金芬含着一汪眼泪,道:“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成天就知道厮混,败家。你如果不回来,你爸的公司该怎么办?”

    “当初,你们为什么要遗弃我?”陈安琪内心耿耿于怀。

    “是我们不小心遗失的,并非有意的。”张金芬泪流满面,道:“孩子,妈妈这二十年来都在苦苦的寻找你。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孩子,你终究是我们的骨肉,回来吧。”

    陈安琪再一次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