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99章 跪地求死
    “哼!”徐柔拍了拍巴掌。

    不仅李家之人震惊,连龙五,刘彪之辈都目瞪口呆。他们可从未想过徐柔竟然有此等功夫。简直……堪比女版郭义啊!几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盯着徐振雷。

    徐振雷却挺直了腰板,似乎一切理所当然,他的眼睛瞥了郭义一眼,原本以为郭义会露出一些讶异的神色,却不想,郭义纹丝不动,老态龙钟,宛若一个修行百年的和尚一般,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这让徐振雷异常的震撼。

    也由此可见,郭义之实力,非比寻常。不能用寻常眼光去看待。

    “还有谁要来送死!”徐柔双手叉腰,与平日里那个柔和似水的女子全然不一样。此时的她,就如同一只火爆的朝天椒。随时可能会爆发。

    李家人噤若寒蝉。

    “郭义!”李开山往前一步,脸色傲气:“放过我李家,李家半壁江山归你!”

    纵然是求饶,也绝不放下一个家主的傲气,也绝对不愿意放下一个家主应有的尊严。

    “父亲!”

    “二哥!”

    李家人纷纷急了。

    李家资产几十亿之巨,若是平白无故分给别人一半,那李家几年的心血岂不是付诸东流?连龙五,徐振雷之辈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郭义。

    “都闭嘴!”李开山明白轻重,知道急缓。

    若按照郭义的要求,李家要家破人亡,那这辈子都没有复仇的希望。壮士当有断腕之勇。现在的忍辱负重,都是为了将来十倍,百倍的复仇。

    “半壁江山?”郭义不屑一笑,道:“你若能我父母,我给十个李家财富。如何?”

    “我……”李开山脸色阴沉,道:“再说了,当初灭郭家,并非我李家一人之力。为何你要为难我李家?”

    “江南李家,河东陈家,江北刘家,谁也逃不掉。”郭义抬着眼皮看了李开山一眼,然后说道:“李家就先当领罪羊吧,杀你李家,灭你满门,以李家百人之血祭我母在天之灵。”

    “动手!”龙五下令道。

    哗啦啦……

    几十号身强力壮之人从外头涌了进来。

    “住手!”李开山呵斥道。

    众人停手,都望着龙五。

    李开山盯着郭义,道:“你要如何才肯放过李家?”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郭义淡淡的看着李开山,道:“总该有人为当年死去的人负责吧?”

    “八年前,乃是我一人所为。既然要死,那就死我。”李开山冰冷的看着郭义,道:“与其他人无关。请你不要牵扯无辜。”

    “无辜?”郭义笑了笑,道:“我父,我母,何其无辜?郭家死去的那十多名工人,何其无辜?”

    “那你要如何?”李开山有些怒了。

    “跪下来求我啊!”郭义风轻云淡一笑。

    扑通……

    李开山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大丈夫能伸能屈,今日所受之辱,日后定要千倍,万倍讨回来。

    “父亲!”李沐白顿时气炸了,青筋暴露。

    “二哥!”一干李家之人面露哀色。

    没想到,江南市数一数二的家族,竟然会落得如此凄惨的地步。家主跪地求饶,族人倍受欺辱。

    “我求你,放过我李家族人。”李开山跪地哀求,道:“我愿意以我的命,偿还你父母的命。”

    啪嗒……

    郭义甩了一把匕首过去,淡然说道:“自刎吧。”

    李开山浑身一阵颤抖。

    那一把匕首长约半尺,锋芒无比,透露出一股极其森寒的气息。看了都感觉内心凉了三分,更别提用这一把匕首扎进自己的内心。李开山眼光呆滞,手缓缓的拿起了那一把匕首。

    “父亲,不要!”李沐白怒吼。

    一旁,几名壮汉死死的挟制着他,不让他动半分。其他几个人都不敢乱来,纵然是李开山的兄长,以及李开山的二弟,都老老实实的站着。哪里敢动丝毫。

    “二哥,别糊涂啊。”

    “别干傻事!”

    一帮个人纷纷大喊道。

    李开山已经麻木了,此刻已经是身不由己,富贵在天。八年前造下的孽,今日终于要还了。李家的富贵,与把八年前那一场杀戮不无关系。背后之人许下重诺,否则,自己又岂会干下如此人神共愤之事?

    没想到,最终还是东窗事发。

    “我若自刎,请放过李家老小!”李开山拿起匕首的那一刻,眼神顿时释放出一抹决然之色。

    “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郭义语气冰冷。

    一时之间,空气中的温度骤降几度。

    最靠近郭义的龙五几人分明就感觉到了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咝……

    龙五一阵哆嗦,道:“这是要变天了吗?”

    分明只是八月天,如何能有腊月寒?

    “好!”李开山重重的点头。

    他突然站了起来,龙五几人一脸警惕的盯着对方。

    李开山看着李家大哥和二弟几人,道:“我走以后,李家变卖资产,不再与人争利。李家后人立下规矩,不能好勇斗狠,不可习武从恶……”

    “大哥!”

    “开山!”

    李家一干人急得不可开交,但是,有龙五,徐振雷等人在现场,又有几十个壮汉好手和徐柔这样的好手在现场,谁敢乱来?一个个都只能听之,任之。

    李开山一心赴死。

    只有自己死了,才能够保全李家大大小小近百人。若自己不死,他们都要受到牵连。

    噗哧……

    他决然的看了众人一眼,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直接扎入了心窝口,匕首全部没入其中,只留下一个刀柄。可见其赴死之心很深。

    “够了吗?”李开山脸色惨白,痛苦涌了上来。

    “不够!”郭义摇头。

    噗哧……

    李开山拔出匕首,又往心窝口扎了一刀。

    “够了吗?”他咬牙问道。

    只有博得郭义的谅解,李家方可有救。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奈何,时间不等人,心口一阵痛苦上涌。李开山只感觉自己浑身乏力,空虚,冷!仿佛整个人漂浮在云朵之上。

    扑通……

    李开山一头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