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84章 骨琴染血
    火毒之威,常人难耐。

    很多终身承受着火毒的煎熬,有些人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坏了!”唐老一拍大腿,道:“快,快去取天山雪莲,给茹儿服用。”

    “是!”警卫员连连点头。

    天山雪莲,仅用了一瓣,唐茹身上的温度降了不少。只是,体温依然偏高。唐老心疼之极:“快……快去请郭大师。”

    “是!”警卫员迅速的跑了出去。

    郭义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诊疗,正准备回去。

    “让一让,让一让!”外头,一个人影钻了进来。

    “大师,不好了。”警卫员连连大喊:“唐小姐……中了火毒!”

    “什么?”郭义一惊。

    “今日唐小姐在屋顶弹琴,没想到……”警卫员脸色焦急,道:“竟然炸开了。”

    “带我去看看。”郭义急忙站了起来。

    叶小雨第一次看到郭义如此慌张。

    脚步如流星,表情紧张。

    “小义……”叶小雨迎了上去。

    “叶姐,我有事,先回去了。”郭义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甚至不等叶小雨问他情况,就急匆匆的走了。

    唐府。

    唐茹躺在床头,表情痛苦,眉头紧皱。

    一旁,骨琴染血,唐茹十指糜烂。

    疼!

    心疼!

    看到这一幕,郭义内心竟然如同针扎了一般。不顾其他,他急忙给唐茹喂了自己身上最后一枚小还丹,小还丹乃是九品上等丹药,而且,以小还丹的属性,用来祛除唐茹体内的火毒,再适合不过了。

    一枚丹药下去,唐茹的体温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皮肤表面的粉潮也逐渐的退了下去。

    “好了,好了!”唐老见状,顿感欣慰。

    体内的火毒去掉了,但是,那十根糜烂的手指。却如同刺一般扎进了郭义的心里。用回春水敷伤口,可以很快就让伤口愈合,但是,那十指连心之痛,谁能忍受?

    骨琴染血,那永远无法褪去的鲜红,宛若一朵盛开的玫瑰一般。

    “师父……”唐茹转醒。

    “这是为何?”郭义眼里的柔情顿时化作严厉之色。

    “我……”唐茹分明看到了郭义眼中的心疼,但是下一秒竟然就变色了,她抿着嘴,道:“我只是想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够踏入琴道天师境。这样才能够保护师父。”

    “你!”郭义顿时无处发火,他的声音柔和了些许:“天道之路,并非一朝一夕。有人百年也不过炼气巅峰而已。而你,短短几天时间,便已经是炼气大成,这已经够快了。”

    “不够!”唐茹摇头,道:“我要更快!”

    “修炼速度太快,心境不稳,容易走火入魔。”郭义摇头,道:“万事万物,都要寻根追源。高楼大厦也得平地拔起。你这般修炼,道根不稳,必然会毁掉一身修为。”

    “哦!”唐茹乖巧的点头。

    “今日是你运气好。”郭义叹息了一口气,道:“才未能酿成大错。否则,以这骨琴之威,魔兽之魂,定然会断你性命。这一次,骨琴未能发威,但是,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师父,我知道错了。”唐茹点头,道:“不过,这一次也让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哦?”郭义一惊,道:“你不过修行一月有余,竟然就有所感悟?”

    “嗯。”唐茹点头,道:“我感觉,修行一路,遥不可及。修行之人,宛若雨滴,天道则如同那汪洋大海一般。追求天道,是每一个修行者内心的梦。”

    “不错。”郭义淡然一笑,道:“能有这般领悟,天资不错。”

    “对了师父!”唐茹爬了起来,十根手指包着,她紧紧的抱着郭义的胳膊,道:“我还发现这骨琴好像有生命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强行弹琴的时候,似乎听到这骨琴里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嘶吼。”

    “没错!”郭义点头。

    “啊?”唐茹大惊失色。

    “这骨琴淬炼之际,我取了那魔岩兽的灵魂,封印在其中。”郭义笑了笑,道:“所以这一把骨琴才拥有如此威力。若你实力提升,得到这骨琴之魂的认可,方能与这骨琴融为一体。达到人琴合一的境界。纵然你不是琴道宗师,走南闯北,也绝对无人能敌。”

    “是吗?”唐茹顿时大喜,她激动的抱着那一把骨琴,虽然十根手指包得跟粽子似得,却也难掩她内心的激动:“没想到,真没想到,这一把骨琴竟然拥有灵识。”

    “师父赠送的东西,能差吗?”郭义眉头一挑,得意之色跃然于表。

    “嘻嘻……”唐茹露出了少女般俏皮的笑容,她嘟着红唇,在郭义的脸上亲了一下,道:“谢谢师傅。”

    那一刹那。

    纵然郭义内心成熟万分,却也经不住如此男女之情。脸色唰的就红了一大片。

    咳咳……

    唐老在一旁干咳两声,连连说道:“茹儿,你没事了?”

    “爷爷,你怎么还在?”唐茹大惊失色,脸色顿时一片红潮。

    “怎么?允许师父在,就不允许爷爷在了?”唐老爷子翻了一个白眼。

    “不……不是!”唐茹羞愧难当。

    “哈哈……”唐老爷子哈哈大笑,道:“看到你没事就好,我……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唐老爷子转身离开,临走时,他冲着警卫员使了一个眼神。警卫员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下去。

    屋子里。

    只剩下师徒二人,四目相对,唐茹脸蛋红得跟红富士一样,烫得跟八月天一般。

    “以后不许强行弹琴了。”郭义厉声道。

    “哦!”唐茹点头。

    “修炼之道,不能操之过急。”郭义声音柔和了些许。

    “师父,我知道了。”唐茹点头,她有余了片刻,道:“师父,我明天可能要回军区了。不过你放心,等我完成了这一次任务之后,我就从军中退役,回来专心修道。”

    “嗯!”郭义点头。

    唐茹要回军区,自己也要去一趟武夷州。

    万琳儿这几日的表现还可以,对自己也是百依百顺。

    其实,若非那日万琳儿站出来指责自己,让郭义看到了她善良的一面,估计当场就被郭义轰走了。正是因为郭义看到了她善心的一面,所以才决定要把这个女人的心高气傲都磨掉。

    这几天,万琳儿人变了许多。干活积极,家里的事务基本上都被她一手包揽了。回到家里,基本上饭菜已经做好,吃完饭,她立刻就送来了漱口水,进门出门都主动送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