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78章 中毒
    “这……这就是神医?”

    “好年轻啊。”

    “不过才二十多岁吧?”

    一群人惊讶不已。

    郭义缓步进入了别墅里。

    老首长正躺在一张太师椅上小憩。一旁的保镖凑了过去,悄声嘀咕了几句。

    “哦?”老首长睁开眼睛,讶异的说道:“郭义来了?”

    “嗯!”保镖点头。

    “首长,让你久等了。”郭义缓步进入。

    “小义,你可算是来了。”老首长急忙起身。

    郭义快步走了过去,然后把他搀扶了起来,道:“首长,你躺下,我来给你治病。”

    “好好好!”老首长连连点头。

    体内之疾,谁不希望一除为快。

    老首长急忙躺在了太师椅上。一旁,刘秘书长急忙把江南省的大佬们都请了出去,门口两名保镖镇守,自己一人在里面做一个应接。

    其实,在见到老首长的第一眼,郭义就已经断定了他的病情。

    这种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简单来说,这就是慢性中毒。也就是说,暗中有人在下毒。而这种毒药……

    慢性毒药并非急性毒药。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即便是郭义,想要把老首长体内的毒性解除,也需要一番功夫。十多根银针扎在老首长的身体十多个穴位上。再用灵力相逼,迫使毒血从银针里排出。

    那黑黝黝的毒血淌出,黑透了老首长的白衫。

    “小义,我这是什么病啊?”老首长好奇的问了一句。

    “首长,你是中毒了。”郭义开口道。

    砰……

    一旁,刘秘书长手中的茶杯当场摔破。

    “不……不好意思!”刘秘书长吓得额头冒汗,他急忙说道:“大师,你可别乱说啊。老首长的饮食起居都是我负责的。你说老首长是中了毒,我……我这罪名可就洗不干净了。”

    “中毒不一定是饮食起居。”郭义笑了笑,道:“空气,焚香,甚至平日里用的东西都有可能中毒。”

    咝……

    刘秘书长一听,惊了一身冷汗。

    “大师,那为何我没有中毒?”刘秘书长急忙追问道。

    “这就是对方精明之处。”郭义笑了笑,道:“这种毒药,针对特殊体质的人。”

    “啊?”刘秘书长惊了。

    不仅是刘秘书长,连老首长都吓出一身冷汗。

    嗖嗖……

    此时,郭义收针。

    体内的毒药被被逼出了不少,再加上郭义用灵力滋润了老首长的五脏六腑和经络。老首长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他伸了一个懒腰,中气十足的说道:“我顿时感觉年轻了不少。小义,谢谢你。”

    “不客气!”郭义摇头。

    老首长此番可谓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不仅亲临郭庄,而且还亲自给父亲上香。就冲着这般礼贤下士的态度,郭义内心就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把老首长的病治好。

    “不过!”郭义突然开口。

    “怎么了?”老首长问道。

    “首长,你体内的毒素还未除干净。”郭义笑了笑,道:“而且,我要亲自去一趟你在京城的居所,以及活动的地方。看看对方到底是如何下药的。”

    “可以!”

    “不行!”

    老首长和刘秘书长同时开口,两人相视一眼。

    “首长,您的居所可是极为机密,绝对禁止任何人进入。”刘秘书长急忙说道。

    “有什么关系?”老首长摆了摆手,豪爽的说道:“小义若是想来,随时来。”

    老首长倒也大方,他的住所,同样也是他办公之处,放了多少机密文件,外人绝对不能轻易踏入。这里的文件,随便一份拿出去,都绝对是其他国家愿意出重金收买的。

    刘秘书长的担心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首长放心。”郭义坦然一笑,道:“我体内流淌的是炎黄子孙的血脉,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出卖国人之事。”

    “小义。”老首长深深的看了郭义一眼,道:“我相信你,就冲你体内的那一股孝心,悬壶济世的善心。你是我中华好儿女。”

    一旁的刘秘书长惊讶不已。

    老首长可是很少夸赞别人。纵然是自己的子女,他向来都很吝啬自己的赞叹之言。然而,他对郭义却一直都是赞不绝口。这郭义,当真有些令人大开眼戒啊。

    在逼出了体内大部分毒素之后,老首长和刘秘书长连夜回了京都。

    毕竟,老首长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处理。

    老首长一走,郭义也轻松了不少。

    这一次郭老太公大寿,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是郭义所未曾想过的,也是郭义不曾预料到的。

    如今,父亲的葬礼办妥了,郭老太公的寿辰也风光了一把。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陈安琪返回了飞宇集团上班,而郭义……

    一大早。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传来。

    郭义打开门,门外,叶小雨焦急万分,看到郭义开门竟然开心了起来。

    “小义,你……”叶小雨双目圆睁。

    一大早,郭义穿着一条裤衩睡觉,郭义自己也不曾注意。打开门看到叶小雨那表情的时候他才想起来。

    “我穿一下衣服。”郭义脸色微红。

    虽然是修道者,但是如此曝光自己,郭义还是有些不适应。

    叶小雨双颊绯红,羞涩的跟一簇含羞草一般。

    “叶姐,你找我有什么事?”郭义穿了衣服出来。

    “小义,这几日你一直不来。我以为你出事了。”叶小雨担忧的说道。

    电话不通,人也不见了。四处也找不到人,叶小雨内心自然很慌乱。至于郭义回郭庄,也不曾和叶小雨打招呼。郭义性格比较随性,做事也比较随意。

    这一折腾,他没想到把叶小雨弄的内心忐忑不安。

    “没事。”郭义摇头,道:“家父离世,处理了一些后事。”

    “啊?!”叶小雨大惊失色,急忙拉着郭义的手,道:“小义,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你父亲他……”

    “都过去了。”郭义笑了笑,道:“你放心,今天我就会去药房上班。”

    “不急,不急!”叶小雨连连摆手,道:“你先休息几日,这一段时间,你肯定累坏了。”

    叶小雨十分心疼郭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