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66章 剥夺郭姓、族谱剔名
    na市。

    郭庄。

    郭松林之死的消息瞬间传开,不少人惊叹不已。对于郭松林,很多人都已经有些印象模糊了。真要说起来,对于郭松林的印象怕是已经有近十年了。

    八年前,郭家遭难,郭氏家族并未出手协助,反而落井下石。尔后,郭松林因为承受不住丧妻之痛,家破之恨。所以病倒在床,一躺就是八年。而郭氏家族的人更是从未前往江南市探望过一次。对于郭松林这个郭氏后人,他们觉得无足轻重。

    “四爷。”此时,有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来人是老大的小儿子,郭金贵。

    老大十多年前就死了,留下几个儿子,都没什么出息,基本上都在郭氏集团任职。一个个都要看四爷和五爷的眼色过日子,日子过的别提有多憋屈。不过,人一旦被奴性惯了,很快就会习惯这样的生活。

    “什么事啊?”四爷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褂子,坐在大厅里喝茶。

    “刚刚得到消息。”郭金贵焦急的说道:“听说郭义那小子要把郭松林的尸体弄到郭氏宗祠来举办追悼会,而且,还要把郭松林的灵牌放在祖宗牌位上。”

    “什么!”四爷一听,脸色微沉。

    “四爷,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郭金贵急忙补充到,似乎要撇清关系。

    “放肆!”四爷脸色勃然大怒,道:“郭庄有规矩,死在外头的郭氏后人,一律不能进宗祠。另外,郭松林有什么资格被后人供奉?!”

    怒了!

    四爷彻底怒了!

    郭松林不过是自己的后辈,又有什么资格进入宗祠?区区一个落魄的后辈,还敢把灵位放于祖宗灵位上,这不是岂有此理吗?四爷能不怒吗?

    正当四爷准备出门的时候,五爷带着郭旭东等人急匆匆的赶来了。

    “老五,看来你已经知道消息了。”四爷眯着眼睛。

    “是啊!”五爷点头,道:“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你年长与我。”

    “哼!”四爷一甩袖子,道:“郭松林,无德无功之辈,又何德何能敢入郭家宗祠?若是让他入了郭家宗祠,那我们岂不是要被祖宗戳脊梁骨了?”

    “你说的没错。”五爷点头,道:“此事干系到我郭家之威望。若是让郭松林入了宗祠,怕是……被我们的后辈所看不起!”

    “老五,那此事你看如何?”四爷问道。

    “后天便是郭老太公的百岁寿辰。”五爷踱步,低头沉思:“倒是可以借此机会大肆发挥,坚决不允许郭家小子把郭松林遗体放入宗祠。到时候,我们可以动员郭庄千号人马,相信郭家小子不敢乱来。”

    “哼!”此时,一个肥头肥耳的大肚婆咬牙切齿,道:“这小子把我儿子的车骗走了,这一笔帐我还没跟他算呢!”

    郭平低着头不敢说话。

    保时捷钥匙被郭义拿走,他只能对老妈说是被郭义骗走的,哪里敢提赌博半个字?

    郭杰等人幸灾乐祸。

    四爷冷笑一声:“妇道人家,现在商谈大事,你们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自己解决去。”

    大肚婆缩了缩脖子,公公的脾气她可不敢冲撞。郭长和在一旁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父亲,郭义那小子如此猖狂,不把你和五爷放在眼里。”郭长和站了出来,道:“不如,干脆把他轰出郭家,剥夺他的郭姓。从此以后,他便再也不是郭家之人。如此一来,他还敢入郭家宗祠不成?”

    四爷愣了一下。

    郭长和的这一招果然够阴险,够狠毒。

    四爷下意识的看了老五一眼,老五笑了笑,道:“四爷,郭家之事,全凭你来做主。”

    “嗯!”四爷满意的点头,他捋了捋胡须,道:“既然如此,那就下一份诏告书。从此以后,郭松林一脉剥夺郭姓,从郭家族谱剔名。禁止郭松林一脉任何人进入宗祠。”

    “如此一来,郭义便再也不敢来郭庄了。”

    “哼哼。他敢来,我就好好收拾他。”

    一帮人纷纷叫嚣道。

    此时,四爷对一旁的老五说道:“五爷,诏告书就交给你去办了。”

    “呃……”五爷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老四竟然如此阴险。本来他并不想参与其中,却硬生生被他拖下水。五爷深吸了一口气,道:“也罢,既然四爷吩咐,我哪敢不从。旭东,这事你得替四爷盯紧了。”

    “是,父亲!”郭旭东点头。

    没多久,郭庄的公示牌上,一纸罪状书贴了出来。

    痛诉郭松林八大罪状,为上不尊、不孝、不仁、不义。十年不曾尽孝,不曾入宗祠敬拜,不曾探望郭家列祖列宗,不曾看望郭家长辈……

    总之,八大罪状写满了诏告书。

    最后公布,郭松林一脉被剥夺郭姓,族谱剔名,驱逐出郭庄。

    消息一出。

    一片哗然。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郭采洁看到公示牌,立刻找到了四爷理论。

    “哼,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四爷看着郭采洁,冷笑道:“你父亲和郭松林同出一脉,怎么?难不成你家也想和郭松林家一样,被驱逐出郭家?”

    “郭庄可不是你的一言堂。”郭采洁竭力辩驳,道:“郭长和夺走了郭义母亲的产业和别墅也就罢了,没想到,现在你们竟然把他们一家驱逐出郭庄,你们还有一点儿良知吗?”

    砰!

    四爷勃然大怒,脸色阴沉:“你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你要不客气就不客气!”

    别看郭采洁这丫头平日里温婉淑女,一旦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定然比谁都刚烈。

    “反正你连这种不要脸的事情都敢做,你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郭采洁咬牙切齿,道:“大不了我也被你驱逐出郭家好了。反正我不能看着你把郭义哥哥一家驱逐。”

    郭采洁死了心要跟郭义在一条船上。

    “好好好!”四爷气急,骂道:“今天老子就成全你。”

    郭采洁被人赶了出去,此生都不能再进郭家宗祠,更不能进郭家的议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