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20章 震惊八方
    在唐家列祖列宗牌位之下,摆放着一套桌椅。这乃是拜师大典用的。按照唐老之意,既然是拜师,那就走正规拜师流程。三跪九叩首,端茶倒水作揖,样样不可少。

    此时,唐老和三个儿子都笔挺站在列祖列宗牌位之下,唐老为首,三子并列其后。各持三炷香,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表情肃穆,以虔诚之心上香。

    “诸位。”唐老表情凝重,道:“今日乃是唐茹之幸,亦是我唐家之幸,更是我唐家列祖列宗之幸。”

    哗……

    现场一片哗然。

    唐老把这郭大师捧上天了啊。说是唐茹之幸,那没错;说是唐家之幸,有点高抬了。但是,说是是唐家列祖列宗之幸,那真是捧上天了。

    “这郭大师,得何等能耐啊。”

    “是啊,能够让唐老如此追捧。”

    不少人窃窃私语。

    人群里,柳如烟一脸羡慕,若是自己也能够拜入郭大师门下,那该多好?也许也能够得到如此之多人的羡慕吧?这些人,可都是江南市,乃至全国的名流。能够得到他们的祝福,这该是何等荣誉。只可惜,柳家与唐家相比,简直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唐茹背景深,能拜郭大师门下,只恨自己家浅业薄,抱不到郭大师的大腿。

    “若是我也能拜入郭大师门下……”这一股怨念,何其如此强烈?柳如烟自己都不明白。只可惜,这等好事,也就只能自己想一想了。

    唐老面色红润,道:“茹儿,给列祖列宗上香。”

    唐茹已经换了一席亚麻唐装,束着头发,俨然一副弟子模样,她双手捧着三炷香,表情肃然,缓步走到牌位之下,深鞠躬三次,然后上香。

    “请郭大师!”此时,司仪大喊道。

    众人皆是雀动。

    谁人都不曾见过郭大师之真面目,今日,就要解开传闻许久之郭大师的面目了,众人内心都有些激动,有些雀跃。

    在他们的心目中,郭大师应该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穿着一身死板的衣服,或者仙风侠骨,或者阴气森森。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

    一名穿着白t恤的少年,一身休闲装,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卧槽,这小子想干什么?”侯三惊愕。

    “妈的,他肯定是疯了。”刘子恒惊愕道:“这可是唐家宗祠,不是他捣乱的地方。”

    “哼,他死定了。”李沐麟冷笑一声,道:“以唐家老二的秉性,这小子今日铁定要倒血霉。”

    “他想干什么?”柳如烟也是惊得美目圆睁。

    一帮人惊愕不已。

    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郭义身上,没有人知道这小子为何跳出来,还朝着宗祠牌位下的那一把太师椅走过去。那可是今日拜师大典的珍贵文物。

    这一把椅子据说是明朝时期流传至今,乃是唐家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更是当年黄帝钦赐的宝物。由金丝楠木雕琢而成。

    在众人疑惑,震惊,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郭义在那一把椅子上坐了下去。

    哗……

    现场一片哗然。

    捣乱?!

    这是所有人脑子里的第一反应!

    敢在唐家的地盘,而且是唐家最为严肃的宗祠里捣乱。后果不言而喻。所有人都为郭义而担忧了。指不准一旁的警卫员直接用枪把他给崩了呢。

    “拜师仪式开始!”司仪大喊一声。

    哗……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

    什么?什么鬼?

    拜师仪式开始?难道……

    所有人都懵了,眼神里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的表情,难道……那个不起眼的黄毛小子就是郭大师?唐茹要拜他为师?

    惊悚!

    骇然!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个大写的‘惊’字。

    “他就是郭大师?”侯三表情曲扭。

    “天啊!”刘子恒差点晕厥了。

    “不,不可能!”李沐白摇头,脸色惨白。

    “郭大师……”李沐麟目瞪口呆,一直崇拜的,向往的郭大师……竟然是他?!谁信,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郭义……郭大师……”柳如烟差点没闪了舌头。

    这些人之中,最震惊,最惶恐,最恐惧……的,无非是柳如烟。郭义乃是自己的未婚夫,却被自己当场退婚,甚至多次羞辱。而自己,一次一次伤了郭义,一次一次把郭义往得罪的边缘上推。

    退婚,玉牌,老参,公司酒会,生日聚会……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次讽刺,打击,羞辱过郭义了。甚至把郭义贬的一文不值,骂的狗血淋头。现在回想起来,柳如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可恨。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你。’

    ‘原来,五百万都不放在眼里,是因为你有赚五百亿的能力。’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王者,你才是王的男人。’

    柳如烟面色惨白,一片死气沉沉。

    郭义一脸淡定的坐在太师椅上,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一叩首,一朝为师,终身为父。”

    “二叩首,从一而终,以师为尊。”

    “三叩首,天父地母,师命不违。”

    ……

    九叩首之后,司仪喊道:“敬茶。”

    一旁,唐战送来茶水。

    唐茹双膝依然跪在郭义面前,没有软垫,没有任何东西隔阻。而是踏踏实实的跪在大理石地面上。唐茹恭敬的捧着茶水,道:“师父,喝茶!”

    “嗯!”郭义微微一笑,他接过茶水,轻轻一抿。

    “师父训诫。”司仪喊道。

    所谓训诫,就是师父对弟子的叮嘱。

    郭义坦然一笑,道:“茹儿,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上古道清教弟子。入我上古道清,便遵循三大原则,其一,弘扬正义,救死扶伤,铲妖除魔;其二,不修不二之法,不练不正之功,不传歪门之道;其三,以身作则,匡扶大道。此三条不可忘!”

    “是,师父。”唐茹跪地接受训诫。

    “我师尊传我为人六律。”郭义笑了笑,道:“我便传你三字箴言,天、地、人!”

    “天,地,人?”唐茹错愕。

    以她的领悟能力,似乎还不能领悟这些。

    、

    、

    【感谢头顶的云、?、晴天、が忘お情な水だ、123、书友1424036380、♀亽芣瘋誑枉騷哖♀、帅的被人砍、聪儿、少看漂亮的宇智波、暖心、若相守?卟离几位兄弟的打赏。感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