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02章 河东陈家
    对于郭义,从一开始的惊恐,迷茫,崇拜到现在恍惚,淡定,不屑。甚至诋毁!

    “唐家的大腿可不是那么好抱的。”

    “就是!”

    柳如烟呆呆的立在原地。

    郭义的背影,如此高大,伟岸。在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仿佛有万丈霞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今天是柳如烟的生日,却也是她人生之中最灰暗的一天。

    不知为何。

    看到郭义的成功,柳如烟就有一种心灰灰的感觉。

    看到郭义的冷傲,柳如烟就有一种心酸酸的痛苦。

    他有冷酷的底气;他有傲慢的资本;他更有不可一世的本钱。

    “如烟,你别担心。”李沐白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迟早要给他好看。”

    柳如烟努力的提起了心情,笑了笑,然后说道:“算了吧,我们继续我们的生日派对。”

    “好好。”李沐白点头。

    柳如烟缓步走到了陈安琪的身边,陈安琪一脸惶恐的看着柳如烟。

    “安琪,你不会以后不来公司上班了吧?”柳如烟拉着陈安琪的手。

    “怎么会?”陈安琪急忙说道:“我还担心你……”

    “不会!”柳如烟坚定的摇头,道:“你是我的好姐妹,只是,你现在飞黄腾达了,我怕……”

    “如烟,当初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怎么会因为这样而离开飞宇集团?”陈安琪紧紧的握着柳如烟的手,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飞宇集团。”

    “那就好。”柳如烟含泪。

    两人虽是上下级关系,但却情同姐妹。绝对不会因为客观因素而导致翻脸。

    …………

    河东陈家。

    一片位于半山腰的庄园,陈家上百人居住在这一片庄园之中。

    上山之路,有数道门禁,平日里,岗亭之中只有一名保安执勤。如今,每一个保安亭里都有数个保安执勤,门口还有两名保安交叉巡逻。防备指数很高。

    此时,在这一片庄园正中央,一栋三层楼的别墅。

    一楼大厅,聚集了几十号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片暮色。

    大厅正中央,摆放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这一具尸体正是陈家老二陈凡林。前日被郭义一道白莲圣火烧成了这般模样,面目全非,若非消息确切,估计陈家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爷子,绝对不能让放过此人。”一名青年男子咬牙切齿。

    “对!”一旁男子点头,道:“杀了二伯父的竟然是当年郭家的余孽。此等孽子,绝对不能轻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二弟,大哥一定会为你报仇!”陈家老大陈凡希老泪纵横。

    沙发上,一名黑袍老者,童颜鹤发,脸色阴沉,一双鹰眼更是诡异。这便是陈家家主陈庆荣。老二死了,对他的打击最大。毕竟,整个陈家的依仗几乎就是陈凡林。如今,陈凡林一死,陈家怕是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这些年,陈家恶事做尽,陈庆荣自己心里有数。所以,现在陈家老二陈凡林死了,他不仅要想着如何报仇,更要想着如何延续陈家的辉煌。

    “嗯!”陈庆荣眯着眼睛,眼神里吐露出一抹阴沉,道:“此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郭家之人,一定要死。他若不死,我便要死!”

    回想起陈家与郭家之仇,其中之复杂,怕是罄竹难书啊。

    其实说起来,八年前,陈家与郭家也算是交好了。至于陈家为何会背后反水。那也是陈庆荣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必须把坚持到底。有些秘密……纵然是带进棺材,也绝对不能吐露半个字。

    “老爷子,现在该怎么办?”陈凡希抹了抹老泪。

    陈庆荣深吸了一口气,道:“当务之急并非报仇。”

    “老爷子!”几十号人齐刷刷的看着陈庆荣。

    “都听我说。”陈庆荣缓步站了起来,略驼背,道:“老二之死,已成定局。现在各方势力如狼子野心。随时可能会对陈家下手。当务之急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防各方势力打压。”

    “难道老二就这么白死了?”陈凡希质问道。

    “那狼崽子竟然能一招将老二毙命,说明这八年他没有虚度。”陈庆荣在客厅里踱步,不急不缓的说道:“凡林乃是燕子门掌门亲传弟子。如今,凡林一死,燕子门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们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斩杀那狼崽子。”

    “有道理。”

    “燕子门出马比我们动手强多了。”

    “老爷子不愧是老爷子,一言点醒梦中人。”

    众人纷纷点赞。

    老爷子分析得没错,当务之急并非报仇。而是要稳固陈家的江山。陈家老二一死,陈家的声势之墙算是倒塌,外敌随时可能入侵。若不及时稳固陈家的江山,怕是别有用心之人会趁机而入。

    至于报仇的事情,自然由燕子门出马最合适不过了。

    燕子门掌门楚明飞,乃是武道宗师巅峰境界。

    已经算是人类武道极端了,身负万斤之力,拳能毁山,掌能填海,可踏空而行,吐气杀人。堂堂武道宗师巅峰,已经站在人类武道巅峰的人。对付一个猖狂小儿,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凡希,你立刻派人前往西北。”陈庆荣眯着眼睛,冷笑道:“把老二的消息通知燕子门。请求他们务必出山复仇。否则,我陈家就算是拼掉最后一滴血脉,也要把这狼崽子杀了。”

    “是,父亲!”陈凡希咬牙。

    西北大漠。

    一阵风吹来,便能扬起万丈沙尘。那大戈壁之上,广袤无垠,地面上寸草不生,寸木不长,尽是大片的碎石,无穷无尽。被风沙风化的石头,显得有些怪异,奇形怪状,怪石嶙峋。

    六月,正是大戈壁上沙尘最大的时候。

    此时,在那大漠之中,有一个身影正在那沙尘的中心。在他的周遭,尽是被风卷起的石头,显得十分的骇人,十分的惊人。

    男子年纪三十有余,四十而不足。身高七尺,身材挺拔健硕。穿着一件黑色的褂子,他立于沙尘中心,从外往里看,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他紧闭着双眼,负手而立。似乎正在领悟着什么。

    、

    、

    【跪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