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96章 任何人都不入我眼
    郭义之战,龙五同样也扬威了。

    郭义的实力给龙五长了极大的脸面,各路人马如今已经对龙五毕恭毕敬。

    刘彪,高伟,蒋冬雷……

    哪一个大佬见了龙五都老老实实喊一声龙哥。

    “龙哥,威风啊。”林涛激动不已。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天,但是,这事情仿佛就发生在前一秒。那心情,激动的几乎手舞足蹈了。林涛显得无比的亢奋,无比的激动。

    龙五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真没想到,郭义竟然有如此能耐?!”

    龙五的思维显然更加深远。昨日一战,郭义只手斩杀陈凡林,从此往后,龙五只能依托在郭义下属。否则,凭借自己的能耐,显然挡不住燕子门和河东陈家的怒火。

    “龙哥。”林涛兴奋的说道:“以后我们可以仗着郭大师之名,从此一飞冲天!”

    “嗯!”龙五点头。

    郭义之名,依然名扬江南。自己显然可以狐假虎威一回。

    “以后,要对郭大师尊敬点。”龙五认真的叮嘱道。

    “不用龙哥吩咐,我等自然明白。”林涛点头。

    此一役。

    郭义之名已经传开了。

    省委大院,唐老居所。

    “爷爷,爷爷……”唐茹惊慌失措。

    “茹儿,什么事情这么急?”唐老正坐在庭院之中喝茶,身后,警卫员笔挺的站着。

    “出事了,出大事了。”唐茹面色焦急。

    “怎么了?”唐老脸色一凝。

    唐老对自己的孙女儿向来了解,若非大事,他绝对不会如此焦急和紧张。想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如此吧。所以,唐老也跟着有些紧张了。

    “郭义……郭义他……”唐茹气喘吁吁。

    “郭义他怎么了?”唐老疑惑的问道。

    “郭义参加了武林大会。”唐茹稳住了情绪,道:“还……还把陈凡林杀了。”

    “啊?!”唐老一惊,目瞪口呆。

    唐茹急忙说道:“现在,郭义已经成为江南市的名人了。人人都在传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郭义为何要杀陈凡林?”唐老不解。

    “听闻,八年前,郭家家破人亡,与陈家有莫大的关系。”唐茹急忙说道:“当年,好像是陈凡林带人对郭家进行洗劫,杀了十几个,伤了无数人。”

    “难怪!”唐老微微点头,面色凝重,道:“只是……陈家老二不是武道宗师境界吗?岂能轻易被杀?”

    “我听说,郭义只手斩杀了他。”唐茹双目震惊,道:“只用了一招。”

    “啊?”唐老大惊失色。

    武道宗师境界,不管是小成,大成,亦或者是巅峰境界。都不可能如此轻易斩杀。

    任何人都不可能对武道宗师一招击败,更别提杀之。

    而郭义竟然一招就杀了陈家老二陈凡林。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爷爷,郭义的实力太厉害了。”唐茹面露喜色。

    “此子……非凡人!”唐老深吸了一口气,道:“此战扬名,怕是有不少人要拉拢郭义了。”

    “我听说,徐振雷已经私下接触郭义了。”唐茹急忙说道。

    “徐振雷?”唐老捏着手中的玉石,眯着眸子,道:“背后是陈部长,陈部长那可是明和宫的人。”

    “明和宫?”唐茹似乎不太了解。

    “明和宫乃是江南省内的隐世门派。”唐老冷笑一声,道:“不对外收弟子,但是收一些富甲商人,达官贵人当外围弟子,会给他们提供一些丹丸,灵药作为养身之用。但是,这些人每年要给他们捐助无数资金。”

    “啊?”唐茹大惊。

    “看来,明和宫的人有心想要拉拢郭义啊。”唐老眯着眼睛。

    “那可怎么办?”唐茹慌了。

    “茹儿莫慌。”唐老轻轻一笑,道:“郭义岂是如此轻易打动的?再说了,以郭义那冷傲的性格,怕是已经得罪他们了。”

    “哦!”唐茹挠了挠头,甚是可爱。

    …………

    玉山茶楼。

    徐振雷稳当当的坐在茶盘前。一旁,一名美艳娇娘伸着葱葱玉指在沏茶。

    钱老立于徐振雷身后,脸色略白,估计是伤势还未愈合。

    “他会来吗?”女子问道。

    “会来的。”徐振雷点了点头,笑道:“如果他真的是郭家后人,定然会来。”

    话音刚落。

    郭义的身影出现在了茶楼门口,他径直朝着徐振雷这边走了过来。

    “郭大师。”徐振雷起身相迎。沏茶的女子也起身,见到郭义,她欠了欠身子,恭敬的说道:“女子徐柔见过郭大师。”

    郭义自当略过。

    “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真相?”郭义开门见山。

    众人皆是一阵愕然。

    这小子也太傲气了吧?徐振雷好歹也是丹东大佬,即便是龙五也不敢用这般语气与自己说话!

    徐振雷很快就缓过神来了:“郭大师,坐下说话。”

    郭义落座之后,徐振雷几人也纷纷落座。

    徐柔泡茶,玉指轻轻捧着杯子递给郭义:“大师,饮茶。”

    郭义单手接茶杯,徐柔的玉指在郭义的掌心轻轻一滑,荡开一抹娇媚之色。徐柔脸色浮现一抹绯红。

    郭义却皱着眉头,转手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说吧。”郭义开口道。

    “其实,陈凡林并非当年真凶。”徐振雷认真的看着郭义。

    “哦?”郭义笑道:“你是想说,我杀错人了?”

    “不不不!”徐振雷连连摆手,道:“陈凡林虽然不是真凶,但也是帮凶。所以,死有余辜。再说了,河东陈家老二被杀,人人称快。大师乃是做了一件好事。”

    “哼,真凶是谁?”郭义问道。

    “乃燕子门。”徐振雷眯着眼睛,道:“这一切其实都是燕子门的在背后作祟。”

    “是吗?”郭义不屑一笑,道:“要我看,是某人想要借我的手除掉燕子门吧?”

    郭义话音落下。

    徐柔和钱老浑身一震,没想到,自己的这点儿想法竟然被郭义识破了。

    “大师,我所言无半点虚假。”徐振雷笑了笑,坦荡的说道:“我们确实想要除掉燕子门,因为我们与燕子门也有世仇。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们想和大师联手对付燕子门。”

    “没兴趣。”郭义摇头。

    “呃……”几人都傻眼了。

    原本以为郭义会很有兴趣,毕竟,联手对付燕子门,显然成功率更高。却不想,对方竟然矢口拒绝。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联手。

    “郭大师,你可知道我背后是何人?”徐振雷冷傲一笑。

    “任何人,都入不了我的法眼。”郭义不屑。

    徐柔和钱老都惊呆了。

    、

    、

    【大家努力投票,茄子努力码字,晚上再来一更。加油。】

    ?  ?【大家努力投票,茄子努力码字,晚上再来一更。加油。】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