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73章 后会有期
    哗……

    众人顿时不敢相信。

    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把xc请来的佛珠不当一回事,这简直就是对众人眼光的一种侮辱。

    “小子,你说这不是法宝,有本事,你说出个所以然来。”高伟勃然大怒,怒目而视。

    “当真想知道?”郭义淡然一笑。

    “今天如果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你就别想从这个大门出去。”高伟站了起来,居高临下,一副虎视眈眈的气势。

    郭义也不语,缓步朝着那一抹佛珠走了过去。

    众人的眼睛纷纷盯着郭义。

    郭义看了那一枚佛珠一眼,这佛珠确实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上面有一些念力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作用。

    嗖……

    郭义一挥手,一道灵力把上面的念力抹除。

    “再看看!”郭义淡然一笑。

    众人盯着那一枚佛珠,原本霞光流转,如今却变得平淡无奇。

    “咦,怎么不对了?”

    “怪了,竟然没了那神秘之光。”

    众人惊呼。

    高伟一脸错愕。

    此时,龙五笑道:“哈哈,高伟,你小子就拿这么个玩意来糊弄我们?”

    “你!”高伟脸色涨得通红,道:“也罢!”

    高伟一屁股坐了下来,看来,今年的争逐与己无关了。

    现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了郭义的身上。谁曾想,连刘秉承和李春树这两位大师都看走眼的东西,竟然被这小子看穿了。难不成,他的能耐比这两位大师还要高超?

    “该我了。”此时,一名雄壮的中年汉子站了起来,身上一股杀气。

    中年男子身边的白胡子老头站了起来,手里捧着那个金色的盒子,缓步朝着中间走了过去。

    白胡子老头把东西放在了中间案台上,眼神投向了中年汉子。

    众人眼神盯着那案台上的金色盒子。

    “刘彪,你小子今年弄来了什么?”龙五问道。

    “嘿嘿,等着刺瞎你们的狗眼!”刘彪咧嘴一笑,眼神里露出残忍之色。

    白胡子老头面无表情,枯燥如树枝一般的手轻轻拨开了那金色的盒子。

    盒子里,一道冷气扑面而来。

    郭义当即站了起来。

    盒子里,一枚玉符安静的躺在里面。

    那一刻,郭义有一种想要据为己有的冲动,不过,下一秒,他立刻就松了一口气。这确实是一枚玉符。但是……这根本就是一枚已经没有任何功效的玉符了。

    所谓玉符,乃是以玉为媒介,以灵气为导体。但是,炼制玉符,最少需要玄体境修为。

    郭义一直很想要炼制一枚玉符送给陈安琪,却一直不曾找到合适的玉。以为炼制玉符的玉需要极品美玉。而玉石的价格昂贵,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乃至上千万。

    哗……

    众人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对于这种法器,普通人拥有最为直观的感受。当盒子打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感觉到了这玉符绝对不简单。那一股沁人心脾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他们都忍不住站起来了。

    “好东西。”唐战都忍不住惊呼。

    刘彪冷笑一声,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请来的法器!”

    龙五错愕了,今年,他依然是带着去年的灵符而来。灵符的作用显然不如玉符。灵符,乃是以黄纸为媒介,以灵气为导体。炼制灵符,练气境就足够了。

    由此可见,灵符与玉符之差,有如天壤之别。

    “看来,今年刘彪赢定了。”

    “河东刘彪,今年要稳坐钓鱼台了。”

    一旁,不少人议论着。连唐战都对那一枚玉符露出了渴望之色。只可惜,一枚玉符,能抵千万。普通人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虽然唐战贵为江南市市委领导,若没有机缘,也不可能得到一枚玉符。

    噌……

    此时,郭义再度站了起来,冷笑一声,道:“此玉符……”

    众人都看着他。

    “这小子该不会又说这玉符不是法宝吧?”

    “切,他还敢这么说,我定然要撕了他的嘴。”

    “唉,年纪小,舌头大。”

    周围之人纷纷议论着,有甚者恨不得抓着郭义胖揍一顿。只可惜,这场合不允许。

    “小子,你该不会想说我这玉符也不是法宝吧?”刘彪不屑的看着郭义。

    “他敢!”刘彪身边的小弟叫嚣道:“他要是敢这么说,我们非得劈了他不可!”

    面对着众人的嘲讽,质疑,甚至是威胁。

    郭义面带微风一般的笑容,语气不轻不重,道:“此玉符,并非法器!”

    咝……

    现场几十号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怒!

    刘彪双目冒火,身后的小弟更是蠢蠢欲动,恨不得把郭义劈成两半。只是,今日的场合非同凡响,他们必须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怒火。

    “大哥,让我们去劈这****的。”小弟叫嚣道。

    “闭嘴!”刘彪瞪了几人一眼,脸色冰冷道:“郭先生,既然你说此玉器并非法器,那么……请你说出一个原因吧。”

    “敢问,这玉符你花费了多少钱?”郭义问道。

    “一千五百万。”刘彪回道。

    众人一片震惊。

    “唉……”郭义一脸惋惜,道:“玉是真玉,符是假符。”

    “什么意思?”刘彪皱着眉头。

    白胡子老头眯着眼睛,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提防之意。

    “万事万物,皆有寿命。”郭义坦然一笑,道:“这玉符已是大寿将至。你若不信,可以走近看一看,此玉表面恐怕已经是无数细弱的裂纹,若是再过上一段时间,怕是就会碎裂成灰。”

    “啊?”刘彪大惊,他快步走了过去。

    “刘总,你怎可听信他人谗言?”白胡子老头急忙盖上了盖子。

    “打开!”刘彪怒斥。

    白胡子老头不甘心,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悻悻的打开了盖子。刘彪拿起玉符,仔细一看,果然如同郭义所说,这玉符表面已经是一道道细弱的裂纹,别说过上一阵子,怕是眼下就要碎裂成灰了。

    “好你个老道。”刘彪大怒,伸手就要抓白胡子老头的衣领子。

    嗖……

    这老头看似孱弱,却身手矫健,几个跨越就逃出了刘彪的攻击范围,他恶狠狠地看了郭义一眼,道:“小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白胡子老头瞬间就冲了出去,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

    【感谢漫步人生路这位兄弟的打赏。大家给茄子投推荐票吧。没票活不下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