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54章 你有什么资格进来?
    “这种地方是他能来的?”李沐白冷笑道。

    柳如烟和陈安琪都看到了郭义。

    “郭义?”两人几乎齐声喊道。

    陈安琪有些紧张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数天不见的郭义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柳如烟也觉得诧异,并且冷笑道:“这家伙疯了啊?这地方也敢闯?”

    “莫非,他也来参加酒会?”一旁的公子哥嘲讽的说道。

    “就他?”刘子恒不屑一笑,道:“有这个资格吗?”

    “那他怎么进来的?”公子哥好奇的问道。

    “哼,十有八九是偷偷溜进来的。”刘子恒不屑一笑,道:“搞不好,他对这里的古董图谋不轨!”

    “胡说八道!”陈安琪瞪了刘子恒一眼,道:“小义虽然穷,但绝对不是偷鸡摸狗之徒。”

    “谁知道!”刘子恒不屑一笑,道:“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穷**计,富长良心!”

    刘子恒的一句话,让陈安琪怒目而视。

    一旁的柳如烟说道:“安琪,你也别生气。他是怎么进来的,目的何在,让人上前询个明白不就行了?”

    “对!”李沐白点头。

    刘子恒冷笑一声,道:“这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刘子恒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刘子恒迎面朝着郭义走了过去。

    “是你?”郭义显然有些惊讶。

    刘子恒看到郭义惊讶的表情,更是得意不已。因为在他看来,郭义的惊讶就是害怕。古人云,做贼心虚。郭义肯定是偷偷溜进来做贼的,否则,他又如何会这般紧张?

    “对,是我。”刘子恒点头,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哼!

    郭义冷哼一声,似乎不屑见到刘子恒。

    他迈步准备走。刘子恒却挡住了郭义的去路,他笑道:“你怎么进来的?你的手环呢?”

    任何一个被邀请进来的人都有手环。

    因为这一次酒会很大,邀请了来自江南市的不少社会名流,而这些社会名流又带了孩子和家属。为了方便识别,每一个入场的人都会戴上识别手环。手环就是这一次酒会的通行证。

    郭义看了自己的双手,空空如也。

    他进来的时候,是从偏门进来,也没人拦着自己,更没有人给自己手环。

    “嘿嘿,你小子该不会是偷偷摸摸进来的吧?”刘子恒冷嘲热讽。

    郭义沉默不语。

    与一个凡人计较,他自问没意思。

    他索性从一旁的酒水区取了一杯红酒,自斟自饮。

    “呵,好大的胆子啊。”刘子恒见郭义不理会自己,便提高了嗓音,道:“偷偷摸摸进来,还敢在这里自斟自饮,这年头,当贼的胆子都大了不少啊。”

    刘子恒的一番嘲讽,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郭义看了刘子恒一眼,懒得理会这种无良二少。

    “我在这里,与你何干?”郭义不屑一顾。

    “这地方,可不是你能来的。”刘子恒瞪着郭义。

    “怎么?你也想挨一顿拳头吗?”郭义站直了身子,双目杀气凌然,直视刘子恒的眼睛。

    刘子恒不过区区凡人,哪儿敢直视郭义的眸子,他内心一惊,那一双眸子,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却吐露出一抹凶悍的光芒。这光芒他内心升起一抹退怯之意。

    “我告诉你,这可不是你闹事的地方。”刘子恒扯着嗓门。

    嗓门大,气势足。

    不远处,侯三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一次,郭义死定了。”

    “这小子没有邀请函就这么进来?”

    “这地方可不是他轻易能来的。”

    两名男生冷嘲热讽。

    刘婷显得有些紧张,虽然郭义孔武有力,能以一敌十。但是,这地方可不是打架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高端的酒会,江南市多少富贵名流都来了,惹毛了这些人,轻则牢狱之灾,重则杀身之祸。

    郭义,这一次,你是否能够度过难关!

    刘婷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尽是担忧之色。

    郭义已然不是半年前的郭义了。

    如今的郭义,已经拥有了大智大谋。

    “这小子也是作死。”侯三不屑一笑,道:“这地方可不是比武场,是他表演的地方。”

    “就是!”身边两人应和。

    “这地方可是名流聚集之地。”侯三冷哼一声,道:“他郭义算什么东西?岂敢在这种地方撒野,绝对没有好下场。”

    几乎没人看好郭义。

    刘子恒的大嗓门很快就引起了会场负责人的注意力。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脖子上系着一个紫色蝴蝶结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面带威严,厉声呵斥道:“谁敢在宁湾集团闹事!”

    “陈主任。”刘子恒急忙喊道。

    陈万三缓步走来,笑道:“原来是刘少啊,您……有什么吩咐?”

    “这里有人偷偷溜进来了。”刘子恒急忙说道:“这么重要的地方,若是有什么闪失,你担当得起吗?”

    咝……

    陈万三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重要的地方,聚集了如此之多的社会名流,而且,唐家唐老也在楼上。若是有什么人偷偷闯入,别说是贵宾有什么伤亡,纵然这二楼的古董宝贝有什么闪失,自己也担当不起啊。

    陈万三脸色一沉,道:“谁?谁闯进来了?”

    “喏,你看看这家伙,像是来参加酒会的人吗?”刘子恒冷笑道:“怎么看都像是来偷古董的啊。”

    陈万三皱着眉头,眼前的郭义确实不像社会名流。

    “这位先生,请问……你的手环呢?”陈万三冷声问道。

    “没有!”郭义摇头。

    “我就说这小子是偷偷摸摸进来的吧!”刘子恒冷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还不赶紧把这人赶出去。”

    “是,刘少!”陈万三点头。

    围观人群逐渐多了起来,陈安琪几次想要上前为郭义说话,却被柳如烟拉着:“安琪,你帮不了他,这地方,我说话都不管用。”

    “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赶出去?”陈安琪脸色极其难看,道:“八年前,小义受尽屈辱,丧尽尊严的被人驱赶。如今,又被人驱赶出去,我不忍心!”

    “谁让他偷偷摸摸跑进来?”柳如烟没好气的回道:“他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郭少了,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陈安琪露出了一抹凄美的笑容,道:“那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你是我朋友。”柳如烟认真的说道。

    陈安琪看着柳如烟,眼神里尽是哀求之色。

    “他若服软,若是不那么不可一世,我倒是可以帮他。”柳如烟摇头,道:“但是,他现在非要装作一副不可一世,生人勿近的样子,我才不想帮他,让他受一些挫折也好。也让他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

    陈安琪一脸失落。

    【感谢平少、奎奎的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