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4章 血债要有人承担
    从大唐酒店出来。

    郭义抱着这一枚黑石急匆匆的离开,这一枚寒冰石,确实十分了得。观这石头的属性,应该不似地球之物。也许是天外陨石,也不知道是从何处飞来的一颗石头,兴许是经历了宇宙洪荒,经过无尽虚空,经受万千真火所淬炼,然后才落在了地球之上。

    这一次,虽然损失了一枚小还丹,但是却获得了一枚贵重的寒冰石。

    收获颇丰。

    抱着寒冰石,迅速的赶回了现代华府。

    郭义在小区里四处转悠了一圈,这小区老旧,住宅密集,不太适合布置聚灵阵。若是布置了聚灵阵,怕是这小区的人都能受益。当然,郭义并不在乎其他人受益,他在乎的是陈安琪,若是能够让陈安琪受益,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现代华府小区不大,十多栋房子,总面积也不过几万平方米。

    此处距离百丈峰有些远,若是能够近一些,或许聚灵阵的效果会好上许多。两地相聚甚远,即便是聚灵阵,恐怕接引的灵气也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不管了!

    郭义一咬牙,既然决定要做,那就放手去做。

    想要布置聚灵阵,首先要炼制一块命格。

    所谓命格,就是阵法的基础。想要完成一个阵法,得有命格来启动。若没有命格,即便获得了五大元素石,恐怕也没有用处。命格,乃灵魂之盘。每个人都能炼制属于自己的命盘。这也是每一个修仙者必须的一步,没有命盘,就没有办法布置阵法。

    炼制命格,需要用岩浆之火凝结成型,刻上修仙者的生辰八字,再注入灵力,便能启动命格。

    只是,这岩浆之火,何处方有?

    江南市,乃是丘陵之地,若要找火山,倒有一处地方。在河东与邻省交界之处,有一座山,名叫武夷山。这武夷山上,便有一座火山,虽然只是死火山,常年不曾爆发,但是,郭义自有办法取那岩浆。

    只是,现在估计是没时间去取岩浆。再说,这事情也不急。毕竟,五大元素石,自己现在只有一块寒冰石,其他四块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方能够凑齐。

    正当郭义盯着那一块石头发呆的时候。

    门被人推开了。

    陈安琪带着酒味进来。

    “陈姐姐。”郭义收起寒冰石。

    “小义,明天的比试,你别去。”陈安琪进来之后,开门见山,道:“李沐白是精武武馆的弟子,他从小习武,实力很强。你去了,肯定会吃亏的。”

    看着陈安琪担忧的眼神,郭义淡然一笑,道:“陈姐姐,你放心吧。习武之人,切磋都是点到为止。”

    “可是,李沐白这人心眼很小。”陈安琪无奈的说道:“他绝对不会点到为止。而且,他家大业大,就算把你打残了,他们也不会负责的。若是让他父亲知道你还活于这个世界,定然不会放过你。”

    江南李家,与郭义有不共戴天之仇。

    明日一战,谁死谁伤还不一定呢。

    郭义认真的看着陈安琪,伸手抚摸陈安琪的额头,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撩拨她的长发,轻声细语的说道:“陈姐姐,小义已非当年之小义。江南李家,河东陈家,江北刘家……他们迟早要成为我刀下亡魂。明日一战,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是啊!

    这一笔血债,总该有人来承担吧?

    李沐白,乃是江南市李家李开山之子。当年,李开山犯下滔天罪行,既然法律无法惩罚他,那就让自己祭起屠刀,亲自复仇。

    人有高低;罪有大小。

    李开山之罪,可谓滔天罪行,罄竹难书。李家发家,能够达到今日之程度,少不了他们刽子手的行径,也让他们的手上染满了无辜之鲜血。

    每每想到这些,郭义都夜不能寐。

    “小义。”陈安琪紧紧的抱着郭义,道:“对不起,姐姐不该强行让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若非自己强迫让郭义去参加公司酒会,让他找到一个对眼的女朋友。也不至于发生今天的事情。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当众被人羞辱。甚至被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羞辱。

    “陈姐姐。”郭义双手捧着陈安琪漂亮的脸蛋,认真的说道:“不管你让我去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追星逐月,披荆斩棘,我也在所不惜。”

    “傻瓜,姐姐怎么会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呢?”陈安琪心疼的看着郭义,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一辈子。再也不要过那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日子。”

    “有陈姐姐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郭义低头看着陈安琪。

    精致的五官,肌肤吹弹可破,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忽闪忽闪,十分有神。陈安琪越来越美了,也难怪追求者越来越多。看着如此诱人的陈姐姐,宛若女神一般,皮肤上泛着圣洁的光芒。郭义内心有些满足,只是,他希望陈安琪能够找到一个满意的,完美的归宿。这样,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傻瓜。”陈安琪把脑袋贴在郭义的胸口,听着郭义胸口砰然的心跳声,不知为何,自己竟然如此满足。

    夜虽已深,人却不倦。

    月光透过窗帘,洒在两人的身上,宛若一对金童玉女。

    郭义抱着陈安琪,挺直脊梁,身为男人,他要承担起一切责任。陈安琪是自己的至亲,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她。她的生命比自己更重要。

    ………………

    第二天上午。

    恶少陈天明带着一帮狗腿子前往精武武馆。

    昨天受了一肚子的委屈,晚上又想了一晚上,虽然林涛叮嘱他不要招惹郭义,但是,这一口恶气却难以平复。所以,他决定去精武武馆搬救兵。

    江南市,精武武馆可谓是一等一的厉害。

    每一次的全国比武大赛,精武武馆都能挤入前十。据说,精武武馆的馆长陈天海是一个实力强悍之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据说,五年前他已经是武道大师巅峰级别的高手了。如今,五年过去了,至少也应该是一个武道宗师了吧?

    这世间,武道宗师便是那传说中的人物。

    “陈少,听说精武武馆的陈馆长是个厉害人物啊。”小弟说道。

    “那又如何?”陈天明冷哼一声,道:“这精武武馆还不是在我爸的管辖范围,让他拆就拆,让他搬就搬。他还敢放一个屁不成?”

    “那倒也是。”小弟嘿嘿一笑。

    、

    【加更一章,感谢[童童]、知、飞天马龙、止念灵犀、lv. god的打赏。也感谢大家的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