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30章 岂敢尊称大师?
    名扬大药房。

    郭义还没抵达,门口便已经围满了不少的人。前两日,传闻西街名扬大药房来了一个杏林大师,人人皆前往看个热闹。其中,有真心诚意来寻医问药的患者;也有吃瓜看热闹的群众;更有同行前来围观,寻机闹事的同行。

    门口,老林头正和药房几个员工忙着维持秩序。

    “老林,这……怎么这么多人?”叶小雨赶来,一脸诧异。

    “叶总,这些人昨日就来了。”老林头苦笑一声,道:“都是冲着郭大师的名头来的。”

    “哦?”叶小雨眼神里闪过一抹光彩,道:“那……小义呢?”

    “他……这两天都不曾来。”老林头无奈的说道:“这不……寻医问药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我给他打个电话。”叶小雨急忙说道。

    叶小雨内心窃喜,郭义年轻有为,名声在外,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名扬大药房的名声也因此而水涨船高。如今,西街上,谁不知道名扬大药房里坐诊一位杏林高手?

    门外,人头耸动。

    队伍排得很长。

    前两日,那老太太的孙儿起死回生,这两日正活蹦乱跳,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更是让老太太对郭义的医术十分肯定,而且四处宣扬。以至于周边人望风而动,前往看个究竟。

    “不用打了,我来了。”

    正当叶小雨准备打电话的时候,郭义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众人并不知这就是郭大师。

    “小义,你可算是来了?”叶小雨喜出望外,眼神里也是充满了喜色。

    郭义换了一身灰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一双运动鞋,一身装备休闲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只是,那一双眸子里似乎不悲,不喜,波澜不惊,谁也看不穿他内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郭义没有理会,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在那坐诊台上端正的坐了下来。

    “喂喂,年轻人,寻医问药也得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啊。”

    “可不,你赶紧起来,那可是神医的坐诊台,你小子坐着像什么样?”

    “小子,快起来,否则,别怪老夫这砂锅大的拳头!”

    一帮排队的人哪儿见过郭义?更不知郭大师为何方神圣。

    却见郭义不理不问,依然稳如泰山。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

    此时,叶小雨急忙堵了上去,一脸尴尬的看着众人,道:“这位就是你们要找的神医郭大师!”

    “什么?!”

    众人皆是震惊。

    区区二十多岁,竟然敢自称神医?若非声誉在外,恐怕早就被排队的人群上前殴打了。即便有前期堆积的声誉,但是,排队的人群却依然半信半疑。

    “这么年轻?怎么看都不像啊。”

    “我也觉得,人人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看他……”

    一干人等纷纷点头。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所谓大师,年龄最少也得五六十,多则七八十。一个人的阅历与见识决定这个人的能耐。年龄大了,什么样的疑难杂症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郭义不过才二十多,人生的序幕才拉开,又能见过什么样的世界?又能懂什么样的医术?岂敢尊称大师?

    若是其他领域也就算了,这可是治病救人啊。稍有差池,那就是一条人命。

    谁敢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问诊就医。

    “你们还愣着干嘛?”叶小雨急忙说道:“郭大师来了,你们却在这里干愣着。”

    不等众人开口,后面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个老太太站了出来,道:“我先来吧。我娘这病有几年了,走遍大江南北,寻医问药多年,也不见有所好转,今日来,也当是撞个运气吧。”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

    既然有小白鼠敢跳出来,他们自然乐的围观。

    中年男子扶着老太太走了过去。

    老太太一身青衣,脸色蜡黄,无精打采,一头灰发很乱。估摸着是被这病痛折磨了些许年。老太太在郭义面前坐了下来,无力的说道:“年轻大夫,我这病好多年了,你治不好也不打紧。莫拘谨,放手治。就算把这命治没了,我儿也不会怪你。”

    “娘!”中年男子一脸幽怨。

    老太太心地善良,怕郭义年轻底气不足,所以才出言宽慰。

    郭义坦然一笑,道:“老人家,我自出手,绝不失手。你这病,我药到病除。”

    坦荡,自信,仿佛任何疑难杂症在他手中都不在话下。

    咝……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口气……也太大了吧?人家游历大江南北,寻医问药整个中国都没能治好。这小子倒好,信口开河,扬言药到病除?这牛皮吹的,怕是江南市的杏林大师刘国益来了也不敢这般说吧?

    原本众人还对郭义半信半疑,如今倒好,一个个对郭义吹牛皮的功夫倒是十足的笃定。至于他的医术……众人自然是不敢恭维。

    老太太听了郭义的话,那菊花一般的老脸顿时笑了起来:“小伙子,那就拜托你了!”

    老太太如此善良,又如此善解人意,郭义又岂能让她失望?

    不用号脉,也不用做抽血检查,更没有望闻问切。

    郭义站了起来,道:“老太太,这边躺下!”

    “好,好!”老太太自当是配合。

    寻医问药多年,让她养成了配合医生的习惯。医生说什么,她立刻就明白。

    老太太躺下之后,郭义解开了老太太的衣服。

    查看了一下身上的经络以及皮肤上的一些异象。从郭义的判断来看,老太太的病应该是从出生开始就有了,是一种阴郁之疾。这种病在科学上还没有办法解释,患病者眉头心情阴郁,而且浑身乏力,口干舌燥,要饮大量水。阴郁之疾并非体肤之疾,也难怪老太太这些年走南访北,寻医问药也不见有好转。

    但是,这一次她遇到了郭义,这种阴郁之疾在大型医院里,根本就无从下手,即便是医生也只能开一些安心养神的药,叮嘱病者回家休养。可是,这种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根本就没作用。

    “行不行啊?”

    “不行就别瞎折腾了。”

    众人见郭义左摸摸,右捏捏。有些不耐烦了,竟出言训斥。

    此时,郭义打开锦囊,捏着一根银针。

    这一根银针是郭义锦囊之中最长的一根,足足有近二十公分之长。众人看了,甚是吓人。

    然而,让人更惊骇的是,郭义竟然捏着这一根银针缓缓的从老太太的天灵盖上刺了下去。

    咝……

    众人皆是深吸。

    【感谢じ訫賥の爲゛蒳覑づ鱈ヤ的488书币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