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8章 没有我救不活的
    车子抵达省委大院。

    门口,一座岗亭,岗亭里站着一名身着军装的武警战士,身上扛着九五式半自动步枪,十分威严。

    车窗打开,检查通行证,然后放行。

    省委大院,绿化很好,十分的漂亮,假山假水。刚进入里面,郭义立刻感觉到了这省委大院之中有一股阴煞之气。普通人显然不会感觉到,可是,郭义作为一名修仙者,对这种阴煞之气十分敏感。这种阴煞之气短时间内对人体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长年累月影响很大。正所谓,温水煮青蛙。

    车子在一栋独门独院门口停靠了下来。

    “到了!”唐茹轻声提醒。

    此时,一名警卫员拉开了车门。郭义从车上下去。

    “随我来!”唐茹在前面引路。

    这里是省委大院专门给唐老安排的疗养所,唐老地位非凡,省委领导自然不敢怠慢。甚至给他配备了专业的医疗团队。

    昨天,唐老犯病,本来想去医院,后来还是转移到了这里。

    郭义跟着唐茹一路走进去,这里,阴煞之气更重,郭义直皱眉头。

    经过一个长廊,左右两边分别有两口古井。从分水学的角度来说,这两口古井分命就是犯了太岁,冲了风水。好端端的一个居所,却被活生生的破坏了。

    郭义没在意太多,直接走了进去。

    屋里,唐老躺在床头,精神不太好,有些萎靡不振。眼神也有些涣散。

    唐家几兄弟唯独唐战陪在身旁。

    “郭大师,你来了?”唐战笑脸相迎。

    “嗯!”郭义微微点头。

    唐老看着郭义,淡淡一笑:“大师,劳烦你了。”

    “不算劳烦!”郭义摆手,道:“我给你看病,当是还清你唐家之人情。从此往后,我与你唐家再无关系!”

    说话时,那一股孤傲之气不言语表。

    唐茹看得直皱眉头,这家伙太冷傲了,就好像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唐茹确实很不喜欢他,若非有求与他,她也不会这般低三下四的哀求他。唐茹是骄傲的,同样也是高傲的,自然不会轻易求人。

    唐老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年纪轻轻,却是武道高手,而且医术精湛,就冲这两点,他有资格骄傲。

    “躺下!”郭义吩咐道。

    “是!”唐老点头。

    郭义伸手捏着唐老的脖子。

    “你!”唐茹紧张万分。

    即便是京都御医来给老爷子看病,也不曾这么鲁莽的。

    “闭嘴!”唐战瞪了唐茹一眼,道:“郭大师看病,不可叨扰。”

    唐茹抿着嘴,不做声。

    屋子里就这几个人,显得比较安静。这一次,郭义本着治愈的目地而来。唐老的伤势他大致了解。早些年扛枪打仗的时候留下了一些暗疾,这些年他都靠着身体硬抗过来,但是,现在年纪大了,也扛不住了。再加上脏器也开始老化,生命也几乎到了大限。所以才会差点一脚钻进了鬼门关。

    郭义捏了捏他的脖子后,又捏了捏他的命门,中枢,灵台……几个重要穴位。

    半晌之后,唐老问道:“大师,可否有救?”

    “我自出手,从未失手。”郭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只有我不想救的,没有我救不活的。”

    咝……

    不管是唐老还是唐战,几乎都被郭义的这一句话震住了。

    年轻人,果然很霸气。只是,不知道他是真的有这一份实力,还是吹吹牛而已?

    “那就请大师出手。”唐战毕恭毕敬的说道。

    老爷子说过,一定要结交郭义,唐战不敢不从。这一世走来,他都是听从老爷子的安排,才顺风顺水走到这个层次。老大唐林下海从商,老三唐成在军区担任要职。唐家三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

    纵然如此,在国内依然有不少家族想要对唐家下手。

    如今,老爷子病重在身,更是让这些家族虎视眈眈,只要老爷子一倒,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向唐家发难。所以,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和郭义交好,能够和一个武道宗师拉拢关系,对唐家百利而无一弊。

    郭义也不做声,打开了黑色的锦囊。

    唰……

    手掌一翻。那些银针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控制了一样,浮空而起,漂浮在空中,纹丝不动。

    “命门!”郭义呵斥道。

    啵……

    一根银针刺在命门穴位上。

    “悬枢!”

    啵……

    又一个银针刺在了悬枢穴位上。

    那些漂浮在空中的银针,如同一个个待点名的士兵。

    “中枢!”

    “筋缩!”

    “灵台!”

    ……

    郭义嘴里不断的念到。

    而一旁的唐战和唐茹彻底惊呆了。

    上一次,唐茹未曾见过郭义施针,所以,她一直不知道郭义实力所在。而现在,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样。这一切仿佛违反了科学定律啊。

    银针为何能够浮空不动?

    银针为何会听从郭义指挥?

    一个一个的问题印在了唐茹的内心深处,她捂着红唇,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但是,郭义的身份却在她内心深处一下子变得无比神秘。唐茹内心震撼不已。

    难道……这就是你的骄傲所在吗?

    一定是这样的!

    三十六根金针从头至尾遍布。

    此时,郭义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洗髓丹,黄豆大小,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吃了它!”

    唐老不敢有疑,急忙张嘴吞了下去。

    当洗髓丹吞入肚子里的那一刻起,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些微热。肚子里似乎有一团火球在燃烧。

    “好热!”唐老说道。

    “你给我爷爷吃了什么?”唐茹问道。

    郭义不理会,他伸手在唐老的天灵穴上一抚。唐老立刻晕厥。

    “你!”唐如大惊。

    “闭嘴!”郭义怒视着她,道:“再吵我就把你丢出去!”

    好大的口气!

    这可是唐家的地盘,同样,郭义是第一个敢这么跟唐茹说话的人,而且,不是第一次!唐茹相信,这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唐战虽然胆战心惊,但是,他选择相信郭义。

    【今天无人打赏,难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