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5章 你算什么东西
    江南市,同仁堂。

    郭义在里面转了一圈,药材极贵,一些十年老参,竟然需要数万的价格,这三十年老参更是数十万。

    “有百年老参吗?”郭义问道。

    店里人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百年老参看重量,我们店里最便宜的一株也得八十万以上。你……”

    郭义一听,咋舌。

    这些年,他和北冥尊人游历世界,虽然治病救人,却从不收人一分一文,全靠机缘。郭义才回来,身上更是没有几毛钱。更何况是八十万?

    正当郭义踌躇不定的时候。

    “是你?”一个声音传来。

    郭义扭头,那不正是他的未婚妻柳如烟吗?郭义不语。

    “买人参?”柳如烟冷笑一声,道:“百年老参?最便宜的一株八十八万,最贵的一株三百七十八万。你要买哪一株?”

    在柳如烟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男子,年纪和她相仿。男子对她十分爱慕。

    “如烟,这人谁啊?”一旁的男子上下打量着郭义。

    “我名义上的未婚夫!”柳如烟倒也不避讳。

    “啊?!”男子大惊,他看着郭义时,眼神里十分不友善,甚至有些羡慕,嫉恨。

    刘子恒,刘氏集团的少东家,柳如烟的忠实追求者。奈何一直得不到女神的垂青。但是,他一直努力追求,从未放弃。刘子恒冷笑道:“穿得这么怂包样,根本就是一个土包子,哪有资格当你的未婚夫?”

    “我也不想,是我爷爷那一辈定下的。”柳如烟甚是苦恼。奈何郭义水火不侵。

    哼!

    郭义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站住!”柳如烟突然呵斥道。

    郭义扭头看着她,对于这个女人,他越发的没有好感了,初次见面,被她容貌略微吸引,但是,她的言行举止,已经把形象彻底的败坏了。郭义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站住,若非念及祖上旧情,我早就杀了你!”

    “操!”刘子恒一听,顿时怒了:“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

    “一!”

    “妈的,你还来劲了?”

    “二!”

    “老子非得教训你这狗东西不可!”

    “三!”

    郭义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机,眼看就要动手。

    “等等!”柳如烟看到郭义怒了,急忙阻止两人,若是郭义把刘子恒打了,郭义死定了,刘家的能耐岂是他能抵挡的?不管怎么样,柳郭两家祖上也算有交情。于情于理,自己该护着郭义。柳如烟急忙说道:“我知道你拿老参是给你爸。我给你!”

    说完,柳如烟急忙让人拿了一株最好的老参给他。

    郭义拿过老参,冷笑一声:“我郭义从不欠人,更不会欠你柳家。”

    说罢,他丢下一枚小巧玲珑的玉牌,玉牌不足婴儿巴掌大小,却光滑无比,看起来非比寻常。

    “此玉牌价值连城,抵你百株老参,他日我必取回。”

    说完,他背负双手离开。

    “什么破玉牌?”柳如烟柳眉轻蹙,一脸不屑,道:“还敢狂言抵我百株老参,真是痴人说梦!”

    “操,他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刘子恒急了。

    柳如烟看着郭义的背影。

    高傲,冷漠,杀气逼人。

    柳如烟觉得,这少年似乎与她想的那般有些出入。

    也许,八年前的事情对他打击甚大,所以才会让他养成这样狂傲的性格吧,狂傲的背后是极度的自卑。

    也罢,看在两家关系曾经那么好的份上,能帮就帮一下,只要他不逼我结婚就行了。再说了,他郭义,配吗!

    飞宇集团,资产数十亿,江南省内的同仁堂几乎都在飞宇集团名下。一株百年老参价值连城,说送就送,可见财大气粗。

    “如烟,你就这么让他走了?”刘子恒问道。

    “要不然?”柳如烟冰冷的问道。

    “也没什么,这种跳梁小丑,不值一提。”刘子恒摇头。

    …………

    百年老参,炼制丹药,效果奇好。

    依据黄帝内经上半卷所叙,丹药救人,针灸续命。

    当然,丹药同样可以让郭义冲击一下化气镜。一旦冲击成功,自己便可以横行世界,再无人可以对自己构成威胁。炼气境,可有千斤之力,拳可碎石。玄体境;拥有万斤之力,举铜鼎,碎巨石;化气境,便可以削山推海,手指穿石。

    想要炼制真正的丹药并不容易。光靠一株百年老参并不够,还需要不少的药材。但是,有这一棵百年老参,可以炼制简化版的丹药。

    说干就干。

    郭义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很小的铜鼎,把老参塞进了铜鼎之中,双手用文火淬炼。

    郭义不是炼丹师,只是在北冥尊人身边耳濡目染,习得一些。

    费尽体力,总算是炼成。

    一株硕大的老参,仅炼出了两枚黄豆大小的洗髓丹。或者说,这算不上洗髓丹,只能是缩小版的洗髓丹。功效不及洗髓丹的十分之一。但也足够了。用一枚应该就足够让自己捅破那一层膜了。

    途中,陈安琪回来过一次,给郭义送来了晚餐,让他在家一个人呆着。还送来了一台电脑,希望他别无聊。

    殊不知,郭义对这些东西毫无意思。

    想了想,这地方确实不太适合突破,所以,他给陈安琪留了一张纸条,然后离开了小区。

    百丈峰。

    江南省的灵脉,高百丈,似若被人横劈于此。

    郭义在山顶之上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寻求突破。若能突破,便可以高枕无忧。若不能,也无憾。

    打坐,入定。

    洗髓丹含于口中。

    啵……

    百丈峰不愧是江南市的灵脉,蕴含灵气不错,比小区里的灵气丰沛得多。入定不久,周围灵气源源不断涌来。郭义按照黄帝内经下卷的方式开始导气。

    导气是最基础的修炼方法,顾名思义,将外界灵气导入体内奇经八脉,然后沉淀在浑身每一个角落。

    夜。

    很黑。

    百丈峰顶,宛若晴空一般。巨量的灵气席卷而来,在山顶之上形成了一团浓雾,浓雾之中一个光影在不断闪烁。

    一日一夜,一晃而过。

    三日三夜,瞬息而逝。

    呼哧……

    浓雾之中,一道吐气声音。

    “来了!”郭义闭着眼睛,身体终于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从天而降。

    啵……

    他急忙咬破了那一枚洗髓丹。那一刹那,身体顿时轻盈,洗髓丹里,甘甜无比,澎湃的灵力涌入体内。减轻了那一股压迫之力。

    ps:恳请大家给一张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