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2章 我回来了
    “这人好凶啊。”

    “远离点,别是来医院寻仇的吧?”

    不少人纷纷远离郭义。

    体内的气息在郭义周身环绕,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而在周围人看来,这是一种杀气,一种煞气。屠夫杀猪一辈子,也就那么一丁点儿煞气,但是,郭义的身体周围,煞气竟然成形了。

    呼哧……

    他松了一口气,那密不透风的墙似乎瞬间消失了。

    他迈着步子缓步走进了医院里。

    四楼。

    站在病房门口,他迟迟不敢进门。八年了,物是人非,谁敢面对亲人?

    嘎吱……

    不等郭义推门,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四目相对,那一双美目却率先红了眼睛,陈安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少年,竟然回来了!

    “小义,是你吗?”陈安琪的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盯着他。

    八年未见,斯人依旧。她依然未变,仿佛是一朵盛开的桃花一样,带着淡淡的清香,只是,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沧桑。

    “陈姐姐!”郭义张开双臂,轻轻的把陈安琪揽入了怀里,道:“小义回来了!”

    “好,好!”陈安琪紧紧的抱着郭义,生怕他再次从自己身边离开,她哽咽道:“你回来了就好,以后……再也不要走了。我不许!”

    一句不许,包含万千牵挂。

    仿佛只是小别。

    但是,相隔八年,却有如此温情。只有真正的感情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陈安琪,弃儿。

    二十多年前被郭义母亲收养,一直在郭家长大。比郭义大三岁。八年前,若非陈姐姐,郭义也不再这个世界上了。那一群人,想要让郭家绝后,陈安琪把郭义藏在了地窖。任凭对方毒打,却死活没有供出郭义的下落。但是,陈安琪的身上也落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

    病床上,郭父眼光呆滞,面色蜡黄。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人一直傻傻的。

    “我爸一直都这样吗?”郭义问道。

    “嗯!”陈安琪点头,道:“爸一直都是这样,不见好转。”

    郭义深吸了一口气,他轻轻的抚摸着父亲枯燥的手,八年前那一场横祸,怕是对他造成了永久性的打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也多亏了陈安琪这八年来含辛茹苦的照顾。

    “陈姐姐,这八年,你辛苦了!”郭义面若寒冰。

    “小义。”陈安琪咬着红唇,道:“你回来了就好。”

    这些年,陈安琪吃了不少苦,不过,好在她都熬过来了,现在她在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收入不错,她几乎将所有的收入都投到了郭父的病房里了,病房价格不菲,单间,但凡入住的非富即贵,陈安琪也是托人找关系才弄到这么个单间。常年下来,花了不少钱。

    陈安琪看着郭义,这个少年。

    眼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神之中,带着坚毅,似若寒霜。

    唉……

    陈安琪叹息了一口气,也许,这些年,小义也不容易吧。

    门外,一声啼哭传来。

    郭义皱着眉头。

    “唉,隔壁的唐老难道走了?”陈安琪慌了一下,道:“小义,跟我去送他老人家一程吧。”

    郭义不想,但陈姐姐要去,他自然不会不陪,从这一刻起,他恨不得时时刻刻,二十四小时都陪伴在她的身边。

    隔壁病房,奢华程度可见一斑。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在啼哭,满脸梨花泪。病房里,围满了人,看衣着便知个个都是非凡之人。病床上,一名老者躺着,双目圆睁,面目清瘦,颧骨高高凸起。似乎咬着一口气,若是吐出了这一口气,便立刻会撒手人寰。

    在病床边上。

    “刘大师,真的不行了吗?”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着一旁已经站起来的老人苦苦哀求,道:“哪怕延续三个月的寿命也好啊。”

    “唉……天命如此,气数已尽。”一个面色红润的老者微微摇头,道:“唐老他已经寿元大至,脏器衰竭,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救他了!”

    一帮人伤心欲绝。

    哼!

    谁料,人群中却传来一身轻哼。

    “谁?”刘大师皱着眉头。

    众人皆看向郭义,一个不修边幅的年轻人,郭义沉默不语。陈安琪急忙拽着郭义的手,歉意的对刘大师说道:“对不起,小义他不是故意的。”

    “刚刚是你哼的?”刘大师看着郭义。

    “没错!”谁料,郭义抬头,一双眸子若剑芒一般盯着对方。

    “你什么意思?”刘大师是国内知名的大师,素有悬壶济世之称,多少富贵之人踏破门槛而求不得。

    “枉你自称大师,却狗屁不如。”郭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闪过一抹寒芒,道:“这老人分明气数未尽,尚有三年寿元,你却偏偏把人家往棺材里推一把。”

    “你!”刘大师一听,差点跳起来了。

    众人都愣了。

    刘大师本名刘国益。自幼学医,师承张元素,在国内有杏林大师、华佗再世之称。

    而如今,却被一个年轻人骂得狗血淋头。

    “这位小兄弟,请问你是?”刚刚的金丝眼镜男子急忙问道。

    “我?”郭义面若冰霜,露出一抹寒冰笑容,道:“我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咝……

    众人皆是惊叹。

    “哈哈哈……”刘大师一听,顿时仰头长笑,道:“今日,你若能救唐老,我刘国益必端茶作揖,行拜师之礼。”

    这下,场子热闹了。

    陈安琪急了,她轻轻拽了拽郭义的手,急道:“小义,你别胡闹啊。这……这不是我们胡闹的地方。”

    “陈姐姐,你放心,我不给你添麻烦。”郭义唯独面对陈安琪的时候才会有笑容,很暖的笑容,很贴心。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心疼的说道:“我回来,必守护你一生,佑你一世平安。”

    “小子,唐老恐怕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你若不快点,你死定了。”刘大师冷哼一声,言语之间,显然看不起郭义。

    此时,刚刚在门口哭泣的女子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哀求的看着郭义,道:“求求你,救救我爷爷,你若救他,我唐家……必……奉你为贵宾,以礼相待,有求必应!”

    女子很美,美不胜收,奈何,郭义内心只有穆芷若和陈姐姐二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