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1章 你是我的未婚妻
    2017年,4月1号,愚人节。

    飞宇集团。

    二十楼,总经理办公室。

    柳如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你再说一遍!”柳如烟惊愕的看着他。

    “喏,黑纸白字上写着,你就是我的未婚妻!”郭义抬头,轻轻看了柳如烟一眼,说道:“我现在来娶你过门。”

    扑通……

    柳如烟屁股一滑,差点就从那奢华的椅子上摔下去了,她急忙稳着自己的身体,柳眉一挑,怒斥道:“你这个登徒浪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柳如烟是谁?飞宇集团行政总裁,掌管整个飞宇集团。

    在江南市,飞宇集团绝对是一家大公司,市值十多个亿。而她柳如烟,更是天之娇女,从小考最好的中学,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学,最后到耶鲁大学学习金融管理,更是硕博连读。以区区二十三岁的年龄便替父亲执掌飞宇集团,用两年的时间把飞宇集团的市值翻倍。更是被人称之为江南一朵金花。

    想要娶柳如烟的人可谓是从江南市排到了江北市。

    而眼前这个家伙,衣着土掉渣,形象更是不修边幅。一件白t恤,一条休闲裤,踩着一双脏兮兮的人字拖。头发几乎都快遮住眼睛了,唯独那一张脸勉勉强强看得过去。只是,在柳如烟的追求者之中,比郭义帅的人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他郭义有什么资格娶柳如烟?

    “不错!”郭义面色淡然,好奇的打量着柳如烟。

    肤似雪,肌若玉。五官精致,精雕细琢,樱桃小嘴,生气的时候都惹人怜爱。身材更是火辣,职业装,包裹着那傲人的罩杯,小西装勾勒出那纤细的腰围。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差点让柳如烟气哭了,郭义漫不经心的说道:“当我郭义的老婆,倒也勉强!”

    “你!”柳如烟差点吐血。

    柳如烟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想笑,却觉得今天好像是愚人节。难道这家伙是上天派来的逗比吗?

    只是,敢和自己开这样玩笑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吧?犹豫了许久,柳如烟最终叹息了一口气。因为老爷子的字,她认识啊。那一封家书,正是柳如烟的爷爷柳长征的字。

    柳老爷子在家书里提到,二十五年前,柳郭两家指腹为婚,现在时间到了,让两孩子结婚。

    柳如烟想死的心都有了。

    “等等!”柳如烟美眸一转,苦口婆心的说道:“郭义,你我素未谋面,你说你要娶我……估计你也不太愿意,对吧?好歹我们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接受过新思想教育的人,这种指腹为婚的事情,还是……”

    “父命难违。”郭义却摇头,道:“你若不愿意,可以给你爷爷打电话,让他取消婚约,我二话不说就走。”

    柳如烟愕然了。

    让爷爷取消婚约,这怎么可能呢?老爷子一生为人耿直,若是郭家家道辉煌也就算了,如今,郭家已经不复存在,八年前,郭氏集团已经被人整垮,郭母更是被人逼得投河自尽,郭父如今疯疯癫癫一个人。想要让爷爷取消婚约,那不等于让天下人笑话柳家不守信用吗?

    柳如烟为难了。

    想要让老爷子面子上过得去,又想把这一桩婚约取消。

    “郭义……”柳如烟轻咬红唇,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道:“我知道你家现在困难,你爸现在又重病在床,不如……我给你五百万,从此以后,我们两家互不相欠?”

    郭义略凝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柳如烟并不了解郭义,她见郭义沉默,以为答应了,她急忙掏出了支票,哗哗的就写下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豪爽的递给了郭义。

    五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赚到。但是,对于柳如烟来说如同九牛一毛。

    郭义眉头舒展,微微一笑。

    “同意了?”柳如烟试探的问道。

    “同意。”郭义点头。

    柳如烟也松了一口气,不过,她也因此而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和郭义在一起。这五百万,不仅看穿了一个人的人性,同样也了却了她一桩烦心事,值了!

    在郭义接过支票的那一刻开始,柳如烟恢复了面若冰霜。

    从这一刻开始,柳家与郭家再无瓜葛,至于郭家对柳家的恩情,也从此一笔勾销。

    撕……

    让柳如烟意想不到的是,郭义面无表情,将五百万的支票轻易的撕碎,仿佛手中并非五百万,而是一张白纸。

    “你……”柳如烟双目圆睁,震惊,迟疑,慌乱……眼神更是复杂。

    “我虽穷,却也不食嗟来之食。”郭义冷漠的回了一句。

    唰……

    郭义手一甩,漫天白纸飞舞。

    “你!”柳如烟愠怒,她刚要开口。

    却被郭义打断:“从此,柳郭两家再无关系。”

    说完,郭义站了起来,一米八的个子,顿感雄伟,伟岸。他迈着坚定的步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冷傲,清高……

    看着郭义的背影,柳如烟顿时有一种复杂的感情。

    “哼,自视清高,五百万也不要。”柳如烟咬着贝齿,美目之中露出愤怒:“郭家穷困潦倒,你清高什么?迟早有你求我的时候!”

    …………

    从飞宇集团出来。

    郭义拦车去了医院。

    离家八年,过往云烟,郭家的一切都不在了。仿佛那痛苦的一幕还在昨天。

    站在医院门口,闻道那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我回来了!”郭义仰头看着那湛蓝的天空,闭着眼睛,享受着着舒服的阳光。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熬了八年,痛苦了八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八年前,母亲被逼跳河自尽,父亲从此一蹶不振。郭氏集团被奸人瓜分,别墅被奸人没收,父子二人像两条狗一样被人驱赶。父亲疯了……

    “爸,陈姐姐,芷若,我回来了!”郭义骤然睁开了眼睛。

    眼睛里,两道杀人的光芒直逼天空,仿佛要把这天撕裂一道口子,那一股滔天的恨意,执拗,杀气更似要杀光眼前一切生灵。

    “我说过,要么死,要么复仇……”

    “我要让这天对我敬畏,我要让这地为我颤抖,我要让这世界因我而疯狂!”

    郭义内心的怒火点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