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88章 国术馆易主
    “嗯!”李沐白点头。

    “你……怎么从这里出来?”两人错愕的问道。

    “老宗主已经死了!”李沐白开口道。

    “什么?”两人大惊失色,急忙跑进去一看,果然,老宗主竟然坐化在来原地,他垂着头,俨然已经没有了呼吸。两人目瞪口呆,惊愕的问道:“老宗主……这是怎么了?”

    “我杀了他!”李沐白淡然回道。

    “不,不可能!”两人显然不信。

    老宗主乃是天道宗师级别的顶级武道者,传闻这几十年一直都在闭关,一直都在寻求突破。而李沐白不过是一个武道刚入门的人,怎么可能杀了老宗主。

    “从今天开始,国术馆归我所有。”李沐白淡淡的说道。

    “你!”两人怒目而视,道:“李沐白,你竟然敢做这种以下犯上之事,你找死!”

    两人大怒,瞬速抽刀。

    “等闲之辈。”李沐白摇头,道:“当斩!”

    两道妖气化作黑刃,迎空斩了下去。

    轰隆!

    那两道黑刃顿时把两人劈成了两瓣,巨大的刀气瞬间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痕迹。地面上裂开两道足有数十公分的裂缝,让人看了一阵毛骨悚然。

    李沐白缓步走了出去。

    “出来吧!”李沐白立于门口。

    “别,别杀我!”一个中年男子哆哆嗦嗦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弓腰道:“我……我认你为主。从今往后,你就是国术馆的宗主。”

    “去,通知其他人到国术馆集合!”李沐白甩了对方一眼,道:“告诉他们,从今天开始,国术馆要易主了。”

    “是是!”中年男子哪里敢有半分拒绝,急忙转身出门。

    国术馆大厅里。

    现任宗主张狂立于中间,数名长老都聚集在了一起。

    “刘恒,到底怎么回事?”张狂冷声问道。

    张狂继任宗主之位已经有许多年了。国术馆在国内乃是数一数二的宗门存在。除了圣墟宫,昆仑宗之外……恐怕国内还没有哪一个宗门敢于国术馆抗衡。虽然最近崛起了一个叫上古道清的宗门,但是,这个宗门似乎一直很低调,而且传闻这个宗门没什么人。门内弟子十分罕见。所以,上古道清在武道界的排名摇摆不定,有人把他排在前列,有人则把他放在中间。

    以一人之力支撑起来的宗门,张狂并不放在眼里。

    “宗主,是……是李沐白!”刘恒哆哆嗦嗦的说道:“是他杀了老宗主和两位师兄!”

    “什么?”张狂一愣。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了李沐麟的身上,这一年来,李沐麟的实力涨得很快,乃是国术馆之中的后起之秀。国术馆当初救了李沐白一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以怨报德。

    “不可能!”李沐麟摇头,道:“我弟弟李沐白去了泰国,拜在了郑王庙门下。现在下落不明,谁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再说了,老宗主在密室闭关,这消息罕有人知道,李沐白又如何知道?”

    众人一听,似乎觉得有些道理。

    “刘恒,你说说看!”张狂问道。

    扑通……

    刘恒当即跪了下来,道:“宗主,我所言没有半句虚言,如果有半句虚言,必遭天打五雷轰!”

    “这……”张狂有些懵了。

    刘恒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弟子,整个国术馆的人皆知。但是,李沐麟的话似乎又不无道理。这就让人感觉到有些诧异了。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别为难他了,人是我杀的。”

    “谁?”张狂脸色一沉。

    门外,一个黑衣男子从外头踏入,浑身包裹着一层黑布。脸上也彻底的被蒙了起来。他冷笑一声,然后说道:“宗主,是我!”

    众人顿时让开了一条路。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男子身上。

    “你是?”张狂双目阴沉。

    “都不认识我了吗?”李沐白摘下了脸上的黑布。

    “真的是你!”张狂目瞪口呆。

    “沐白?!”李沐麟大惊。

    “老宗主当真是你杀的?”张狂厉声问道,浑身怒气正在膨胀。

    “没错!”李沐白点头,道:“杀了他,才能让我的伤势愈合。我才能够恢复到我巅峰时期的力量。这样我才能够带着国术馆成为武道界第一宗门!”

    “你好大的胆子!”张狂怒吼道。

    “哼!”李沐白冷笑一声,道:“你们这帮废物,谁是我的对手!”

    “嚣张竖子,看我不杀你!”张狂一步迎战。

    身为武道宗师巅峰,他觉得自己有一战的实力。所以,他一步登天。双手劈出两道刀刃。这一股力量,确实很强。纵然是天道大师来了也不敢硬抗。

    李沐白脸上浮现一抹不屑的表情,道:“就凭你,还没资格杀我!”

    说话间,李沐白双手一甩。

    两道黑色的尖锐刺了过去。

    砰!

    尖锐之刺当场就刺破了张狂的拳头。

    “啊!”张狂当场就倒了下去,双手被那锐刺当场贯穿,两条胳膊瞬间就被废掉了。

    刹那之间。

    张狂倒地不起,双手仿佛两条绳子一样曲扭在了一起。所有人都傻眼了。

    “宗主!”几名长老上前搀扶着张狂。

    双臂被废,这对于一个武道者来说基本上等同于废掉了修为,废掉了人生,更是废掉了未来。张狂的这一双手并非斩断,而是贯穿式的损伤。纵然是后期接好,愈合,最终还是会丧失功能。

    “李沐白,你以下犯上!”长老怒吼道:“你该当何罪?!”

    “罪?”李沐白不屑一笑,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国术馆的宗主。谁不服!”

    “你休想!”大长老一跃而起,手中长剑朝着李沐白刺了过去。

    啵!

    李沐白右手当下了大长老的剑芒。

    咔嚓……

    他的右手一掰,长剑断成两截。李沐白捏着那半截剑芒甩了过去。

    噗哧……

    剑芒当场从大长老的眉心穿入,从后脑勺穿出。大长老顿时从半空落下,身体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剧烈的抽搐。最终吐出了人生之中最后一口气。从此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