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74章 真正的考验
    “死不了!”顾中山叼着烟,道:“他们的命都是铁的。”

    李晓急道:“他们都是肉捏的,可不是铁打的。”

    外头,十三人依然在死撑着。

    “行了。”郭义看了十三人一眼,道:“你们合格通过我的考验。”

    “啊?”王大牛一听,道:“教官,我还没站够呢。”

    “王大牛,你个驴脑子。”庄毕叫苦不迭,一双腿已经冻得无法移步了,他咬牙道:“要站,你自个儿继续站,我……可不愿意陪你!”

    “教官,你说的惊喜呢?”刘虎咬牙,疼得他紧要牙齿。

    “明天自然就知道了!”郭义看了几人一眼,道:“都回去休息,该去医务室的去医务室,该休息的就休息。明天放假!”

    “什么?”众人都愣住了。

    这才训练半天,竟然就要放假?

    “放假!”郭义坚定的说道。

    “太好了!”众人欢呼。

    放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随意的吃喝玩乐,甚至可以下山入城购物。

    燕京军区办公室。

    一张传真纸摆在了众人面前。

    “叶副司令,这小子该不会是打着训练的名号为自己谋利益吧?”

    “对啊,你说训练能要这些药材做什么?”

    “我看就是他自己想要!”

    办公室里,一些人议论着,显然对郭义提出的要求有些不满意。既然是来训练战士的,那就拿出一副教官的姿态。这下好了,这小子刚入军区,竟然提出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条件。

    叶向强坐在首座,看着下面的人议论纷纷。

    “诸位!”叶向强看了他们一眼,道:“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中央领导的意思。全力配合郭义同志的工作!”

    众人一听,只能无奈点头。

    领导心甘情愿被人骗,那有什么办法呢?

    “叶副司令,如果这个郭义干不出成绩呢?”有人问道。

    “那也不是我操心的。”叶向强看了对方一眼,道:“自然有中央领导操心。”

    有军区出马,郭义所需要的药材自然而然也急就很容易凑齐了。

    三天之后,一辆大卡车带着大批的药材驶入了狼牙特战队的训练营地。

    “果然都凑齐了。”看着那一大堆的药材。郭义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郭先生,这些药材到底有什么用?”李晓十分不解。

    “以后你就知道了!”郭义淡然一笑。

    这些药材,以一定的比例放在一起,然后熬成一锅,以汤汁泡澡,便能够对人体有很大的淬炼作用。只是,想要扛得住淬体汤的煎熬,那就必须要有相当强悍的躯体。否则,根本就顶不住这汤药的威力。

    校场之上。

    三十多人以十分诡异的方式在训练,仿佛并非在训练,而是躺在地上睡大觉。

    “奇怪了,你说这也算训练吗?”

    “管他呢,教官让我们这么做,那我们就老老实实这么做就行了。”

    几人开口说道。

    “奇怪了,刘虎和庄毕他们呢?”

    “好像一大早就被李政委喊走了。说是教官找他们!”

    一边训练,一边聊天。

    在不远处的一栋房子里,仅有一层,这是战士们的活动中心。有室内篮球场,也有室内运动馆。

    郭义立于刘虎几人面前。

    “教官,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刘虎问道。

    “难道要给我们惊喜?”王大牛露出一抹兴奋和期待的笑容。

    “没错!”郭义点头,道:“是惊喜,同样也是考验!”

    十多人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眼神。

    郭义指着不远处十三个木桶,每一个木桶之中都冒着滚滚浓烟。他语气不轻不淡:“这是我上古道清秘法,熬制的汤药,能够淬炼身体,但是,却要承受着非常人所能够忍受的痛苦。”

    众人一脸好奇。

    “如果你们之中有人不愿意进去,我不勉强。”郭义淡淡的说道:“毕竟,这个时候退缩,我不会看不起你们!”

    “教官,我们坚决不退缩!”

    “狼牙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孬种!”

    十三人齐声呐喊,一个个表现的视死如归。哪怕那木桶之中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他们也会义不容辞的跳下去。

    “好!”郭义点头,道:“入了木桶,就绝对不允许出来了。这是命令!”

    “是!”众人依然表情坚定。

    “我再重申一次!”郭义认真的看着他们,道:“这不是开玩笑。这汤药的痛苦绝非常人能忍受。”

    “教官,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王大牛喊道。

    “去吧!”郭义点头。

    十三人,一丝不挂。直接跳进了木桶之中。

    “痛快!”王大牛躺在木桶里,舒服的喊道:“大冬天,泡一个热水澡,爽死了!”

    “爽啊!”众人齐声喊道。

    只是,没过几分钟,立刻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们隐隐感觉不对劲了,这温度似乎越来越高,而且,这药水似乎能够穿透肌肉,直逼骨髓之中。很快,他们就感觉到了入刀剔骨一般的痛苦传来。

    “疼啊!”刘虎脸色惨白。

    “我也疼,好像是骨子里的痛!”王大牛连连点头。

    所有人之中,唯有庄毕好一些,毕竟他乃是道门弟子,形意一脉的弟子,从小到大对这种汤汁似乎也司空见惯。而且,形意一脉的人在入门的时候也有这种淬体汤药的浸泡。却没有这般厉害。

    很快,庄毕也感觉到那蚀骨之疼。

    此时,房间里已经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疼……疼死我了!”

    “杀了我吧,我感觉我的心脏都快被人掏出来了!”

    “狼牙,我们是狼牙,是刺入敌人心脏的獠牙!”

    惨叫的声音传出。

    外面训练的人反而惊出一身冷汗。

    “这是咋回事啊?”

    “里面发生什么了,他们是不是在遭受什么折磨啊?”

    外头训练的战士慌了神。

    “顾队,不会出什么事吧?”李晓忧心忡忡。

    “放心把。”顾中山眼神里复杂,他也拿捏不准。

    两人站在门口,看到里面一片惨状,所有人都被锁死在木桶上了。郭义立于窗台旁,凭栏而望,对于屋里的惨叫却充耳不闻。似乎并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