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58章 未辱师名
    上古道清?

    少年宗师?

    那不就是郭义吗?!

    燕子门最大的敌人是谁?那便是郭义!燕子门最想要报复的对象是谁,那便是郭义!

    如今,上古道清的弟子就在眼前,这一口恶气焉能不出?!

    何秋明强压体内的一股怒气,沉声问道:“姑娘的师尊……便是少年宗师郭义?!”

    “正是!”唐茹骄傲的点头。

    “既然如此……”何秋明眯着眼睛,寒芒毕露,独臂左手紧抓着一把银剑,骤然朝唐茹猛然刺了过去,怒呵道:“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身后几名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想到刚刚还准备低头妥协的何秋明,在一秒钟之后竟然就变卦了。

    唐茹冷笑道:“找死!”

    何秋明实力强悍,却也敌不过唐茹天道大师之力。唐茹右手在半空一旋,一道强劲的气流化作一道道锋芒朝着何秋明席卷而去。

    砰砰……

    何秋明化攻为守,剑芒连续左右回荡。

    唐茹的灵力在何秋明的左右回荡之下,化为乌有。何秋明的实力不赖。竟然能够以一臂之力挡下唐茹的攻击。而且还不处于下风。由此可见,这老头这一年闭关并没有虚度,而是真心领悟了许多先前未能领悟的东西。

    “哼!”唐茹冷笑,道:“光凭这样,可还不够呢!”

    “郭义之徒,必死!”何秋明眼神里闪过一抹凶残的搏命之色,咬牙道:“他与我燕子门有不共戴天之仇。此生纵然不能杀了少年宗师,我也要灭了少年宗师的徒弟。我要杀你!”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别看这老头既不高大,也不威猛,但是,这一嗓子确实中气十足。一嗓子差点没能把人的耳膜都喊破了。

    “杀我师父不成,想杀我?”唐茹连声冷笑,道:“我若被你杀了,岂不是给我师父丢脸了?”

    唐茹不屑一笑,她顿时一跃而起。

    身形宛若一道红色的丝绸一般,飘逸,仙柔。

    “哪里逃!”何秋明紧步相随,手中长剑紧随其后,一道道剑芒在空气中点开。

    每一道剑芒都充满了无比的杀气。

    偌大的剑芒落下,炸开一团巨大的气流。若是打在了人的身体上,定然要留下一个血窟窿。若是普通人,估计当场就能陨灭。即便是武道者也要吃些苦头。

    唐茹乃是天道者,天道之下,皆不惧。

    那一道道的剑芒尽数被那灵力凝聚的真元之力所当下。每一朵剑芒绽放,都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颤抖。唐茹的身形宛若一朵随风飘荡的云朵一般。

    “老头,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话音落下。

    唐茹凌天而立,到了天道境,便可踏水而行,凌空而立。一拳破山,一掌排海。

    “我师父有九式神通,他虽然只传我一式,但是灭你有余!”

    唐茹怒呵!

    郭义曾经告诫过唐茹,九式神通不可轻易动用。若非到迫不得已,绝对不能乱用。即便只是第一式虚空结印,但也能够刹那之间抽空体内真元之力,在短时间内令人无法恢复灵力,会刹那间虚脱而死。

    “虚空结印!”

    唐茹右手轻轻抬起,似那九天之上的观世音菩萨般,表情淡定,动作柔和,看似平静而淡定的背后,却是蕴含着一抹无穷尽的杀生之威。

    手指以一种奇怪的动作结印。

    随后,手中凝聚了一把巨大无比的空气之刃。

    “斩!”

    唐茹脸色一凝,如天神审判,又如上天的执法者一般。高高举起的右手,赫然落下。刹那间,一股阴云扑面而来,一道以真元之力凝聚而成的巨剑从天儿落。

    “不妙!”

    何秋明大惊失色,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他急忙以罡气护体,将体内的罡气疯狂的注入到那银剑之中。并且以渺茫的银剑抵挡唐茹那浩瀚的一剑。

    轰隆!

    那浩瀚之剑,如摧枯拉朽一般,轻易的斩断了何秋明的银剑,并且破掉了他的防御。

    何秋明眼睁睁的看着那劈天斩地的一剑从天儿落,他顿时露出了一抹绝望的眼神,眼看着就要死了,他只能闭上眼睛,嘴里念叨:“呜呼哀哉,老朽这一辈子……不值!”

    一剑落下,常常就化作一抹肉泥,四溅在这黄粱的戈壁滩上。

    地面上,一道裂缝从唐茹脚下一直往前延伸,宛若一条在地面上蜿蜒攀爬的蜈蚣一样,有些惨不忍睹。

    一剑落下,烟尘四起,地面上扬起了遮天蔽日的尘土,让人不敢直视。

    “何掌门!”

    身后,数位长老一脸悲呛。没想到,燕子门才上位一年之久的何秋明掌门竟然又死了。这才多长时间,燕子门竟然连续陨落两位掌门。一个死在郭义手中,一个死在郭义徒儿手里。

    “我燕子门完了……”

    “完了,完了,我燕子门从此就没有武道宗师了!”

    几名长老哭哭啼啼,似乎已经预见了燕子门的未来。一个连武道宗师都没有的宗门,注定了是一个悲惨的宗门,注定了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宗门!

    灰尘落定,阳光西斜。

    唐茹看了天边一抹血色夕阳,仰起头:“师父,徒儿没有辱没师父威名。”

    这一战,唐茹第一次使用郭义传授的神通。

    虽然体内的灵力被瞬间抽空,但让她见识到了神通之力,也让她见识到了修法之道的强大。比之武道者强大得太多太多了。唐茹立于原地,风吹起了她的长裙,在荒凉的大漠之上,她就是一抹靓丽的风景线,然而,正是这一抹靓丽的风景线,却双手沾染了鲜血。

    “你们……服否?”唐茹斜眼问道。

    “服!”

    “我们服,绝对不敢找姑娘麻烦!”

    他们纷纷跪了下去,苦苦求饶。几名长老并没有楚明飞,秋明鹤,何秋明之辈有骨气。

    当年,楚明飞明知不敌,却依然拼了性命与郭义一战。纵然是何秋明,也比他们有骨气得多。至少他从未退缩,也从来没有给燕子门丢脸。

    “唉……”

    唐茹叹息了一口气,道:“是该回去了,师父受此大难,遭此折磨……我怎么可以离他而去?”

    说完,唐茹又折身返回大漠。一步一步朝着大漠深处走去,夕阳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