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57章 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你们刚刚说什么?”唐茹脸色冷漠,问道:“少年宗师?怎么回事?”

    “想知道?”黑衣男子咧嘴笑道:“你如果给我亲一口,我就告诉你吗,如何?”

    “别逼我动手!”唐茹脸色一沉,双眸吐露凶光。

    “哎哟!”黑衣男子顿时仰头笑了起来。

    “师兄,这小蹄子很泼辣啊。”

    “大师兄,今天晚上你降服得了这小蹄子吗?不如,师弟们帮你啊?”

    哈哈……

    一阵哄然大笑。

    领头的黑衣男子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放心,今天我肯定能不这小蹄子降服的,你放心吧。”

    “不肯说?”唐茹双目阴沉,一道红光闪过。

    领头男子冷笑一声:“小娘子,不如从了沈某,以后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在西域地界,我沈某还算是有说话权的。以后你走出去,只要报我沈某大名,保证你……”

    “废话少说。”唐茹瞪了对方一眼,怒斥道:“少年宗师到底怎么回事?”

    唐茹自然知道少年宗师乃是郭义,否则,她又如何会对这事情这般关注?

    “我说了,你陪我睡,我就告诉你。”黑衣男子淫笑道。

    唰!

    一道白光闪过。

    手起剑落!

    领头的黑衣男子当场就被这一道无形的剑气劈成了两半,当场就血洒沙漠,五脏六腑流了一地。

    “妈呀!”

    “大师兄……”

    “你竟然杀了我们沈师兄,我们和你拼了!”

    几人慌了神,一时之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想过唐茹能够以无形之剑斩杀师兄。而他们几个又如何能是唐茹的对手?几人一拥而上,迅速围住了唐茹。

    “就凭你们几个?”唐茹不屑一笑,道:“说出关于少年宗师的消息,否则杀无赦!”

    “妖女!”长剑男子咬牙,道:“你杀我师兄,还敢这般嚣张?”

    “哼!”唐茹冷笑,道:“再不说,我便连你们一并杀了!”

    “好嚣张!”长剑男子怒道:“一起上,抓了这妖女,带回师门审讯!”

    “是!”一旁四人迅速围了上去。

    几人手持长剑,迅速扑杀。

    唐茹不屑一笑。

    噗哧……

    不等唐茹出手,一道白影一晃而过,几道利爪撕破了一名弟子的胸膛,心肝肺当场就落了下来,鲜血喷薄而出,洒在了其他几人的脸上,身上。

    胸口,一个偌大的洞,从前胸直穿后背。

    银狐的身影从半空之中落下,银色的毛发之上多了一抹红色。它背对着几人,舔舐着自己的毛发。

    “师兄,师弟,我……”胸膛剖开的男子眼神绝望,他晃了两步:“快……帮我通知师父,我……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妈呀!”

    “这……三师兄死了!”

    剩余几人吓得连连往后退,哪里还敢靠近本分,一个个眼神里流露出惊恐之色。吓得胆战心惊。

    惨遭银狐之爪的弟子眼神悲凉,虽然是道门弟子,却没有罡气护体,如今身死,连道消都没有资格。他往前两步,绝望的喊道:“师兄,师弟……救我……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扑通……

    话未说完,人立刻就气绝身亡,当场就倒了下去。

    “死了?”

    “三师兄死了!”

    大师兄的死,激发了他们体内的怒气,让他们暴跳如雷。但是,老三的死却让他们认清了现实,让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并非表面的那么甜美,好欺负。而是一个恶魔一样的存在。

    “快……快逃!”一名弟子失声大喊。

    唰!

    一剑斩下。

    那名弟子当场被剑气斩杀,地面上,扬起千尺沙尘,朝着四周弥漫。

    六名弟子,当场就被唐茹斩杀了三名,余下的三名哪里还敢有丝毫动静,唯有傻傻的立于原地。

    扑通……

    年纪最小的弟子急忙跪了下去:“别杀我,别杀我!”

    剩下两人也连忙跪了下去,苦苦求饶。

    “我不杀你们!”唐茹眯着眸子,道:“把你们所知道的少年宗师的消息都说出来,否则,我立刻就让你们人头落地。信不信!”

    “说,我们说!”胆小的弟子吓得屁股尿流。

    换做是其他人敢这么说,他们自然不信。但是,唐茹一脸斩杀了三位师兄,他们哪里还敢不信?只能老老实实把这些天从师兄们嘴里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华山之战,少年宗师,逆苍天之死,陈安琪魂灭……

    一件件事情都抖了出来。

    唐茹听得双目圆睁,目瞪口呆。

    原来,自己不在的这一段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唐茹内心宛若翻江倒海,更似万马奔腾。早知如此,还不如不离开江南市,随同师父一并前往华山。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了。

    没想到,自己不在的时候,逆苍天竟然在江南市把陈姐姐的三魂夺走了,甚至把刘雪灵也杀了。

    尤其是听到逆苍天临死之际还灭了陈安琪的灵魂之火,她火冒三丈,怒火冲天!

    怒啊!

    唐茹怒气澎湃。

    陈安琪虽然不是唐茹的亲姐姐,但是,爱屋及乌。唐茹深爱郭义,也就把陈安琪当成自己的亲姐姐。姐姐死了,她焉能不怒?唐茹脸色复杂。

    “女侠饶命!”几名弟子胆战心惊,道:“我们……我们已经把实情吐露出来了,绝对没有任何隐瞒。所以……请女侠一定要放过我们!”

    唐茹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离去。

    三名弟子见唐茹转身离开,其中一人眼里闪过一抹凶芒,他顺手抄起了长剑,一跃而起,双手握着长剑,以剑芒为锋,狠狠的朝唐茹的后背刺了过去。

    殊死一搏。

    虽然实力上不如对方,但是这个时候对方毫无防备,完全可以趁机偷袭。一旦成功,就可以为几位师兄报仇,而且还可以为师门立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

    当他一跃而起的时候,他立刻就发现不对劲了。

    唐茹的身形定住了,她虽未动身,但显然已经发现了背后偷袭之人。

    “哼,你发现了又如何?”那弟子凌空而下,手中长剑散发出寒气逼人。他咬牙道:“这距离,已经是必死的距离了,就算你转身,再还手,已经失去了挽救时间。你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