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圣医 > 第448章 斩杀逆苍天
    郭义收起了骨剑,正欲下跪。

    “等等!”逆苍天呵斥道。

    “你想变卦?”郭义皱着眉头。

    “把你的剑交给我!”逆苍天眼神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冷之色。

    郭义不疑有他,把手里的骨剑甩给了对方。

    逆苍天右手握着陈安琪的灵魂,左手捏着骨剑。他打量了这骨剑一番,露出了一抹讶异之色:“没想到,这剑竟然如此不一般。以魔岩兽之骨淬炼而成。需要很高的温度啊。你如何做到?”

    “与你何干?”郭义皱眉。

    “哈哈。”逆苍天哈哈大笑,道:“你可以跪下了。”

    四周一片寂静。

    道门弟子之中,一个个双目圆睁。

    “这一跪,便丧失了一个强者尊严!”陈宗源叹息了一口气,道:“不过,这逆苍天倒也够卑鄙的。和二十年前一样的卑鄙无耻。”

    “丧失了强者尊严,走到哪儿都被人瞧不起啊。”云殊长老摇头。

    “可悲!”裘千仞立于树梢,冷笑道:“为了一个女人的灵魂而丧失强者尊严,不划算!如果我是少年宗师,一剑劈了逆苍天这老鬼就行了,何须跟他废话。”

    强者尊严,是千金难易之物。

    武道者,以武入道,以实力换取尊严,用拳头打下一片天空。

    郭义乃是少年宗师,名声正盛。

    一步一步走向强者之位,斩杀出名分,斩杀陆风华,斩杀丁千秋,如今又战败逆苍天……

    强者尊严,在不经意间便已经能擎天撼地了。奈何,却在这个时候要一跪为乌有。多少人认为不值得,这一跪,恐怕郭义之名便被风云吹散,从此往后,郭义的名字在武道界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吹嘘的地方。

    “义哥哥,不要跪啊。”郭采洁双手握拳,一双美眸充满了担忧之色。

    “郭义!”郭采霞咬着银牙,道:“不可跪,你代表的是郭家。怎可为了一个女人而跪?”

    “小子,你也有今天?”郭平和郭杰目露凶光。

    “嘿嘿……”侯三顿感痛快,他吞了一口唾沫:“跪下去啊,老子相机都准备好了,从此以后这相片就可以传播到世界各地,我不能杀你,不敢骂你,但是我可以出钱请水军每天抹黑你!”

    “不要跪!”刘婷十指染血,她几近乎是哀求的喊道:“郭义,不可跪啊。”

    声音很大,却很快就被风吹散。数百米的距离,遥遥看去,似乎只能看到两个火材盒大小的人在不远处漂浮。哪怕刘婷是撕心竭力的呐喊,却也很快就消散的不见踪影。

    风吹过。

    郭义那如墨的长发飞舞,两颗黑宝石的眼睛充满了纠结,沉思片刻,郭义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为了陈姐姐,别说是牺牲尊严,就算是付出生命都可以。

    仅仅只是一跪,有何难?

    郭义弯下身子,缓缓跪下去。

    “小子,给我死来!”逆苍天左手紧握骨剑,向天一劈。

    剑气澎湃,如光芒从天际划过。

    咝……

    所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是武道界弟子,还是凡夫俗子,所有人都没想到逆苍天会在这个时候偷袭郭义。这简直就是武道界的耻辱,更是武道界的悲哀。

    偷袭,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他疯了?”陈宗源目瞪口呆,道:“他……不要一世英名了?”

    “他在殊死一搏!”云殊长老笑了笑,道:“换成是我,我也会选择这个时候痛下杀手!”

    “为何?”裘千仞问道。

    “杀了郭义,天下再无对手。”云殊长老脸色一沉,道:“不要一世英名又如何?天下之大,谁人能敌?圣墟宫依然是圣墟宫,逆苍天还是逆苍天。这个世界,无人能改变!”

    众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只要杀了郭义,天下再没有逆苍天的对手了。

    身为国内武道界第一人,依然是所有人心目中最高的存在,依然是武道界的精神标杆。纵然没有了一世英名,哪怕是背负半生骂名。又如何?谁敢与圣墟宫作对?谁敢与逆苍天为敌?

    没有!

    陈宗源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他立刻就明白云殊长老那一番话了。到了逆苍天这个程度,还需要什么强者名声。只要手握滔天之力,这个世界谁敢不服?

    杀了郭义,逆苍天还是逆苍天,还是武道界第一人。天下之人皆要臣服。

    轰隆!

    一剑斩下。

    郭义似乎早有防备,身体瞬间就被淡绿色的水灵之力包裹。一剑之下,郭义只是一阵颤抖。

    “找死!”郭义怒吼。

    虚空结印!

    郭义手一扬,水灵之力瞬间凝结成一把巨大无比的利剑。以无形之利剑对付逆苍天。

    巨剑扬起,眨眼劈下。

    轰隆!

    剑气落下,气荡山河。

    逆苍天连忙举起骨剑抵挡,只是,以他之力如何能够操控骨剑,又如何能够激发骨剑之精髓?无形之剑照着逆苍天的头顶劈了下去,劈头盖脸,气势澎湃。

    “啊!”逆苍天惨叫一声,当场坠落。

    身体坠落在落雁峰崖壁拱起的石台之上,身体斜躺,奄奄一息。

    郭义脸色森寒。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刚刚若非自己留了一手,估计就当场殒命了。

    怒气消散,郭义顿时有一阵后怕。

    他担心陈安琪的灵魂之火熄灭。

    呼哧……

    不远处,逆苍天手里的灵火还未消散。郭义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急忙快速冲过去,打算从逆苍天的手里把陈安琪的灵魂之火夺过来。

    逆苍天手中的灵魂之火,宛若狂风暴雨之中一朵随风摇曳的烛光,随时可能熄灭。

    就在此时!

    逆苍天的身体微微一阵颤抖,他缓缓的支起身体。

    刚刚那一剑,他虽然以强大的真元之力抵挡,但是,郭义之力,岂是他能够挡下的?这一击,蕴含了郭义无尽之怒。逆苍天的百年道行当场被毁,武道之骨被断。

    从此往后,纵然他活着也只能是一个废人。

    “少年宗师!”

    “你越在乎,就越痛苦,你越痛苦,就越入魔……”